第三千四百四十二章 兴师问罪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8      字数:3394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哈哈!”
  雪无夜笑了起来,道:“恕晚辈直言,太上若真想见你,早已打开阵法,邀你进入昆仑。”
  一位新神,如此冒犯神尊,师智神尊竟没有动怒,道:“太上与我族天尊乃是旧识,不会不见本座的。难道……难道传言是真的,太上他老人家已经陨落?”
  师智神尊面露伤感,催促道:“赶紧打开阵法,本座无论如何都要见太上最后一面。你们几个小辈若再敢阻拦,休怪本座不客气了!”
  话语间,师智神尊的神威,已是彻底爆发出来,镇压得下方三位神灵难以支撑。
  “哗!”
  剑光划破苍穹,重重一剑斩向师智神尊。
  师智神尊眼瞳深处精芒一闪,一掌按出去,掌心涌出万道雷电,与无间神剑对碰在一起。
  “轰隆隆!”
  师智神尊倒退出去三步,每一步都是十二万九千六百里,将神剑上的威能化解。
  千骨女帝的绝美身影,从天而降,一根根发光的长发,宛如光丝在飘舞。
  无间神剑铮鸣一声,飞回她手中。
  “昆仑界是你雷族神灵说闯就能闯的吗?”
  师智神尊目光凝视千骨女帝,继而又看向不远处的神舰。
  神舰上,只有蚩刑天,不见张若尘的身影。
  千骨女帝道:“他们没有资格与你商议,你看,我是否有这个资格?有什么事,你可以讲了!”
  师智神尊铁板一般僵硬的脸上,浮现出笑意,道:“原来是昆仑界的新晋神尊回来了,恭喜,贺喜!老夫是真的有要事,必须当面拜见太上,还请轻蝉神尊行个方便。”
  千骨女帝道:“不方便!有什么事,跟我说一样的。不然,阁下就请回吧!”
  师智神尊再三斟酌,道:“也行!天尊欲邀花影太上至无定神海,参加诸天大会,共商应对量劫的大计。”
  “抱歉,既然是诸天大会,雷罚天尊邀请的自然该是诸天才对。我爷爷,不是诸天,怕是没有机会去参加。”
  千骨女帝自然没有将这个所谓诸天大会放在心上。
  雷罚天尊不过是想借此机会,重新展现自己的影响力。
  有昊天和酆都大帝在,天庭和地狱哪位天会去参加他主持召开的诸天大会?
  “花影太上在天庭没能列入诸天,但我族天尊认为,他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成为诸天。此外,天尊知晓三十万年前二十四诸天征战的隐秘,也知晓十万年前那三个月量劫的内幕,到时,将在诸天大会上公布于众。”师智神尊道。
  千骨女帝心中巨震。
  三十万年前,二十四诸天征战,仅三人还!
  成为至今未解的历史秘案。
  回来的三人,已知的只有昊天和六祖。但,昊天和六祖对那场征战的事,一直都是闭口不言。
  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至于十万年前的量劫,更是可怕,直接灭了当时辉煌鼎盛的圣界,各界神灵不知陨落了多少,这才催生了后来天庭的诞生。
  就连昆仑界,当时都被天火包裹了三个月,险些覆灭。
  就是这一次惊心动魄的灾劫,逼得昆仑界,不得不开启日晷,进入“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疯狂修炼时代。
  师智神尊很满意千骨女帝的神情,笑道:“也请轻蝉神尊,还有……”
  他看向神舰,道:“还有若尘神尊,到时候也来雷族做客,雷族必以上宾之礼待之。”
  “唰!”
  师智神尊进入雷光梭,消失在宇空尽头。
  张若尘看着师智神尊离开的方向,道:“好厉害的神魂强度,居然感应到了我。”
  张若尘虽然没有穿始祖神行衣,但已经小心收敛身上的气息,掩盖了天机。
  蚩刑天道:“这位师智神尊,徒手能挡无间神剑,摆明修为比轻蝉还要高出不少。这么近的距离,你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感知?”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没那么简单!这个师智,未必是这个时代的修士,来头怕是不简单。”
  张若尘很想将师智神尊拦截下来,但想到如今局势复杂,没必要节外生枝,也就压制住了心中想法。
  ……
  张若尘、千骨女帝、蚩刑天进入昆仑界,直接去了剑阁第十八层。
  这里是剑祖留下的始祖界,可掩盖一切天机!
  太上坐在一棵银松下,一张石桌,一壶茶,似乎已经等了他们许久。
  洛水寒白衣出尘,站在不远处。
  “拜见太上!”
  “爷爷!”
  见太上安好,三人都松了一口气,压抑的情绪一扫而空。
  “回来就好,都坐下吧!”
  太上含笑示意,道:“你们都破入无量了,很好!若尘,未来的路想好了吗?”
  张若尘坐下,知晓太上问的不是他对未来的规划,而是修行之路。
  毕竟四象圆满后,想要修为实现大的突破,必然还有结合天地演变,推出下一步变化。
  张若尘道:“目前有一些想法,但都不成熟,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去推演。”
  太上道:“太师父对你有信心!不用太着急,达到四象圆满,本身就需要继续沉淀,你的时间还多,慢慢推演便是,一步一步走稳。”
  “嗯!”
  张若尘深深看着含笑的太上,心情突然变得沉重了许多。
  蚩刑天忍不住问道:“对昆仑界出手的,到底是谁?真是阎罗族那位太上?”
  太上道:“此事,对你们来说没有意义,地狱界任何一位诸天出手,其实都一样,昆仑界并没有被攻破,我们没有损失。”
  太上没有说出来,似乎是不愿意因为此事使得张若尘和阎罗族交恶,但张若尘听出来了!
  地狱界诸天,还是天圆无缺者,那么只能是阎罗太上了。
  太上道:“若尘、轻蝉,你们刚刚破境,得尽快巩固境界。刑天,你的根基还没修复,让若尘帮一帮你,得听话一些,做事不能急躁。都退下去吧,做你们该做的事。”
  花影轻蝉和蚩刑天都离开了,张若尘却留下来。
  洛水寒给他斟满了一杯茶。
  张若尘端起茶杯,终于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伤感,眼眶发红,道:“太师父,找到第二儒祖的始祖界了吗?我听雨前辈说,第二儒祖很可能是精神力始祖,或留下了疗愈精神力的至宝。”
  太上虽然精神状态很好,毫无伤势的样子。
  但,张若尘却听出,他一言一语都似在交代遗言。
  况且,真要无事,太上怎会进入剑祖的始祖界?
  这显然是因为,在外界,太上已经无法维持人类模样,就要彻底消散。
  太上道:“都已经是神尊了,怎还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
  张若尘平复心中情绪,强掩悲痛。
  “第二儒祖的始祖界,应该不在昆仑界。若在,只可能在幽冥地牢的第十八层!”太上道。
  张若尘道:“太师父还有多少时间?”
  太上笑道:“能看见你和轻蝉达到无量,太师父已经很欣慰了!可惜了,终究无法将你父亲从命运神殿救出来。”
  “太师父无需自责,父皇在命运神殿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张若尘道。
  “去吧,努力修炼,今后昆仑界就交给你了!”
  太上露出疲态,张若尘压下心中的许多疑惑,没有继续询问,走出了剑阁。
  张若尘将阿乐放了出来,让他就在剑阁修炼。
  “无论成与不成,必须得去了一趟黑暗之渊,或许只有优昙婆罗花,可以帮太师父续命。”
  张若尘知晓黑暗之渊的凶险,也知晓优昙婆罗花的珍贵,天姥不可能给他,但,必须要去试一试。
  他收拾起情绪,正欲去一趟紫微宫,却见劫尊者出现在眼前。
  两人各怀心思,大眼瞪小眼。
  张若尘在思考,宣扬劫尊者的始祖神力,帮昆仑界塑造出一位诸天级强者,在前面顶雷。
  劫尊者则在思考,如何说服张若尘与天龙界联姻的事,毕竟聘礼他都收了!
  最终,劫尊者那张老脸率先挤出笑容,和颜悦色的道:“若尘不愧是我张家的麒麟儿,这就破无量了,好,没有辱没家门。见过太上了吧?太上的状态不太好啊,对了,有一件事,还是要和你说一下……”
  “要不就不说了吧,我很忙。”
  张若尘挪移出去,直接进入紫微宫。
  自己骗了他一件始祖遗物,这老家伙还笑得出来,绝对没有憋什么好事!
  先走为上。
  劫尊者跟着挪移现身,挡在他身前,脸色严肃,道:“本尊不是和你商量,是来告诉你。你知道五龙神皇为何冒着那么大的风险,连天龙界都不顾,去离恨天助你们破境?”
  “难道是你老人家的功劳?”张若尘道。
  劫尊者颇为得意,道:“嘿嘿,你还真猜对了一半,这另一半呢,还得……”
  “两位神尊,大事不好了!”
  雪无夜化为一道神光,出现到一座宫阙的顶部,继而飞落下来,走到他们面前,十分急切的模样。
  劫尊者话都到嘴边了,却被打断,自然是很恼火,沉声道:“本尊只是一个伪神,别乱喊。发生了什么事,那么急躁干什么,难道师智又来了?”
  “不是雷族,是千星神祖。他老人家带领千星文明的神灵,来昆仑界兴师问罪了!”雪无夜道。
  “谁?千星神祖,兴师问罪?”
  劫尊者有些懵,完全弄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逻辑关系。
  星空战场还很不稳定呢,神战时常爆发,千星文明的神灵来昆仑界兴师问罪是什么意思?
  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道:“肯定是你惹的事,赶紧去吧!”
  “怎么可能是老夫惹的事?”劫尊者道。
  张若尘道:“不是你惹的事,千星神祖那种诸天级的存在,怎会亲自前来昆仑界问罪?别的修士,没有这个资格。多半是你十万年前犯的事!”
  劫尊者觉得张若尘说得有一定道理,心中犯嘀咕,开始回想十万年前的事,是否真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千星文明。
  他最怕的是,自己那些红颜知己中,有千星神祖的直系后代。
  因为数量太多了,很多红颜知己的确切身份,他并不是那么清楚。万一其中一个是千星神祖的女儿,或者孙女,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