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三十一章 夜土崩塌,禁忌出世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8      字数:4069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凤天如画中仙妃,清丽而高贵,但面纱下的目光冷漠,仿佛凌驾于众生之上,不含任何人间的情感。
  她屈指一引。
  顿时,张若尘体内的一成黑暗奥义和天枢针飞走。
  黑暗奥义在她身周流动一圈,敛入神体。
  天枢针则出现在她手心,随之,密密麻麻的命运规则,从她掌心蔓延出去,打破虚无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界线,在推算什么。
  张若尘将剑魄、剑魂、剑骨全部收起。
  特别是剑骨,藏入了玄胎。
  没办法,这是剑祖的骸骨,凤彩翼怎么可能会没有兴趣?
  张若尘看向被镇压在血叶梧桐下的天盛君,它的赤蜈身躯,已经合二为一,恢复如初,正释放滔天神力,嘴里发出震耳嘶吼,想要挣脱。
  虚无世界中,神力浪潮一层连着一层冲击出去。
  “哼!”
  凤天垂目看了他一眼,身旁的空间中,一连飞出数件神器,将天盛君的神躯打得爆开,血雾一团团涌起。
  “不灭无量,你达到了不灭无量……凤天大人,请饶过本座吧,本座和赤蜈族从未冒犯过你。今后,赤蜈族便是死亡神宫座下的势力,本座誓死追随凤天。”
  换做别的时候,就算见到凤彩翼,天盛君也最多只是表现出敬意,不会像现在这么怂。
  神尊,得有神尊的尊严和傲气。
  但今日,天盛君感受到气氛不对劲,刚刚冲入虚无世界,凤彩翼就将他镇压,而且没有要和他交流的意思。
  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要杀他吗?
  可是为什么啊,凤彩翼就算封号“死亡神尊”,杀伐一生,也不至于如此轻易拿一位神尊开刀,这可是要得罪一族,树敌一方。
  除非她将整个赤蜈族灭族,不然赤蜈族后续的报复,怎么都会给死亡神宫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况且,夜妖六族同气连枝,这样庞大的势力,哪怕面对命运神殿,也有一定的对话权。
  张若尘见不太可能从凤天手中夺回天盛君,立即后退,打算趁空间裂缝闭合前,退回夜土。
  凤天声音清美平淡,却又蕴含不可抗拒的意志,道:“既然来了,拿出地鼎,替本天炼了这只蜈蚣。”
  张若尘就算再自信,也还没有自信到和凤天叫板的地步,露出笑意,向凤天微微躬身一拜,道:“在离恨天,还得多谢凤天出手,否则若尘怕是没那么容易从雷祖和二大人面前脱身。等解决了夜土中的事,一定帮你老人家炼一炉无量神丹。”
  凤天没什么好语气,道:“你这个时候回夜土,是找死吗?”
  张若尘停下脚步。
  他当然知晓,夜土肯定要发生什么巨变了,否则石天不会真身前来,凤天也不会真身出现在虚无世界中。
  但,荒天和千骨女帝还在夜土。
  荒天有石天庇护,倒也不用担心什么。可是千骨女帝正被困在百足帝陵中,一人面对吴道和凤凰族族长两位无量,情况危急。
  张若尘再次迈开脚步,飞向空间裂缝。
  但,空间规则变了!
  他明明向前飞,但身体却在向后移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拉扯到血叶梧桐下。
  远处,空间裂缝彻底合上,夜土消失在张若尘眼前。
  张若尘心中急切,担心千骨女帝的安危,道:“凤彩翼,你管得太多了,本界尊做事,你凭什么插手?我们是合作的关系……你……”
  凤天的双眸,冷锐似剑,一股切切实实存在的寒气,将张若尘冻僵,体内血液凝固,无法继续说出话来。
  张若尘自然是不惧凤天,因为他知道,凤天要想迅速提升修为,追上昊天和酆都大帝,必须借地鼎的力量。
  这是他有恃无恐,能够以平等的态度,与凤天对话的底气。
  特别是现在,修为达到无量境,底气也就更足。
  被镇压在血叶梧桐下的天盛君都惊呆了,张若尘一直都这么勇敢吗,现在的年轻修士都这么有血性吗?连他都不敢直呼死亡神尊的姓名,更不敢语气这么强硬。
  张若尘顷刻间炼化了体内的寒气,心绪平稳下来,思考对策,道:“凤天若是肯出手,将千骨女帝接来此处,我不仅帮你炼了天盛君,还可以送你老人家一位无量。”
  凤天懒得开口,目光无情而傲慢。
  张若尘补充一句:“太上对我有大恩,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孙女,陨落在夜土。凤天若不答应……”
  “木灵希在死亡神宫修行,张陵和般若也在命运神殿。”
  凤天看向张若尘,仿佛是在警告他莫要再威胁,自己手中也有筹码。
  见张若尘眼神逐渐深邃冷彻,凤天意识到他或许是真的动怒了,道:“有星天崖的雨蔺生在,她死不了!夜土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原来星海垂钓者也来了!
  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想通许多事,难怪石天没有对他们出手,想来是被星海垂钓者拦下来了!
  这些老古董,一个个都藏在暗处隐而不发,坐看他们一群小辈斗法,到底是意欲何为?
  看来夜土下面镇压的东西,比他想象中更可怕。
  凤天这是怕他死在夜土,才坚持将他拦下来?
  张若尘看向对面这位美若谪仙的女子,心中更加没有惧意了,含笑问道:“夜土下面到底镇压着什么?你们真身驾临,就是因为此事?”
  “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凤天凝白的掌心,天枢针颤动了起来,缓缓转动,指向虚无世界的某一方位。
  她自言自语:“他果然也来了!张若尘,先别炼那只蜈蚣了,你还剩多少神气?”
  凭借无极神道,张若尘可以源源不断吸收天地之气,弥补自身的消耗。因此,虽然接连大战,但体内神气依旧冲盈,处在巅峰状态。
  张若尘自然不会将真实情况告诉凤天,道:“接连大战,神气严重消耗,大概还剩五成。”
  凤天将天鼎取出,扔给他,道:“将你体内的神气,全部灌注到天鼎中。”
  “若神气枯竭,将会陷入极度虚弱的状态,到时候……”张若尘道。
  凤天道:“有本天护你,你怕什么?”
  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张若尘双手托举天鼎,体内神气化为两条混沌长河,源源不断涌向鼎中,存储在里面。
  他心中暗暗思考,意识到,随着自己四象圆满,修为精进,凤天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将他完全看透,可以藏住一些秘密。
  同时也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凤天也没有把握应对。
  正是如此,才准备了天鼎这招手段,也不知是用来对付谁?
  天盛君再次开口,向凤天秘密传音:“本君乃是九死异天皇座下,算是黑暗神殿的神灵,还请凤天看异天皇的面子,给条生路。”
  “九死异天皇的手可伸得真长。”
  凤天又道:“你向死亡神尊要生路?真当死亡二字,只是说说而已?”
  天盛君心中怒意激增,凤天这完全就是区别对待,张若尘那么冒犯她,也没见她提“死亡”二字。
  自己加上赤蜈族,具有的价值,还不及张若尘吗?
  “轰!”
  天盛君体内涌出浩荡神劲,与大量属于百足大帝的规则神纹,将血叶梧桐的树根撕得粉碎。
  凤天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赤染塔飞了出去,将他强行收进塔中,暂时镇压下来。
  赤染塔飞起,挂到了血叶梧桐的树枝上,像一盏神灯。
  在她眼中,吞噬了百足大帝血肉的天盛君,就是一株大药,一旦用地鼎炼成神丹,足以抵得上她数万年修炼。
  所以,无论天盛君有没有得罪她,无论天盛君背后是谁,都得死。
  “哗!”
  一道命运之门,出现在凤天前方。
  发光的门上,显化出夜土中的景象。
  百足帝陵宏伟壮丽,山脉连绵,但此刻却千疮百孔,无数阵法崩灭。帝陵周围的大地,也出现许多万里长的裂痕。
  吴道带着赤蜈族的神灵,正在急速逃离。凤凰族族长与他同行!
  千骨女帝不知所踪。
  双手托举天鼎的张若尘,忍不住看向命运之门,心中震撼,整个夜土都要崩裂了!
  不仅百足帝陵在毁灭,天狐墓境、龙墟、凤凰奠堂……都在坍塌,无数神阵发出耀眼光华,但顷刻间又暗淡,被夜土下耸立起来的山峰挤碎。
  镇守夜土的六族神灵,都在逃命。
  整个幻灭星海,甚至是虚无世界都在晃动,恐怖的能量,让神王、神尊都要心悸。
  凤天的目光,锁定天狐墓境、龙许、凤凰奠堂等古之大帝的墓,心中在盘算什么。
  感受到张若尘看她,她盯过去,道:“好了没有?”
  张若尘脸色苍白,身体发虚,仿佛被榨干了一般,道:“我体内神气,已经尽数打入天鼎。”
  凤天以神气卷走天鼎,手指一划,直接撕开空间。
  她迈步走去,高达千万里的死亡之门在她身后显化,强势降临到夜土,声音传回张若尘耳中:“血叶梧桐会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空间闭合。
  “若尘界尊,跟我走吧!”
  血叶梧桐的声音,与凤天有些像,动听却冰冷,枝叶间涌出浓郁的血雾,将张若尘包裹,急速向远处飞去。
  张若尘自然不是真的虚弱,坐在树根上,看向挂在树枝上的赤染塔,道:“回真实世界吧,本界尊要尽快恢复修为,帮助凤天炼化天盛君。”
  血叶梧桐在虚无世界中飞行了一个时辰,不知到达多少亿里之外,才冲出虚无,进入真实世界。
  来到真实世界,张若尘立即起身,望向夜土所在的星空方位。
  稍微一推算,便发现,这个位置距离夜土足有数百亿里。
  夜土所在方位,被绚烂的神光笼罩,空间塌陷,时间长河显化,各种天地规则受奥义的牵引,疯狂向那里涌去。
  神力波动无比强劲,将幻灭星海中许多星辰都摧毁了,不知多少生灵化为尘埃。
  即便站在数百亿里外,依旧给张若尘很不安全的感觉。
  血叶梧桐显然也是如此感觉,继续向远处飞行。
  “凤天、石天、星海垂钓者、羌沙克,还有另外一股力量。”
  张若尘感觉到背脊发凉,在边荒宇宙,远离天庭地狱是非的地方,一下子冒出五尊不灭无量级别的存在,斗法在一起。
  这是要将整个幻灭星海都毁灭吗?
  血叶梧桐从一颗主星旁边飞过,张若尘释放出神念探查,发现这颗主星属于夜妖凤凰族。
  星球上,建有圣城级别的妖城,有一道道神灵的气息。
  但,这颗主星,正被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拉扯,急速飞向夜土。
  不止是这颗主星,整个幻灭星海的无数恒星,都在急速移动,向夜土靠近。
  这样的力量,太过惊人,完全超乎了张若尘的想象,心中震撼:“难道石斧君的猜测是真的,整个幻灭星海的星球,都是夜土中那位禁忌存在身体的一部分?”
  张若尘懒得多思考,反正这种层次的交锋,自己能躲多远是多远。
  “哗!”
  夜妖凤凰族的主星上,一对火焰羽翼展开,越来越巨大,化为八千万里长,将主星包裹。
  是凤凰族族长,她将主星收入进了神境世界。
  凤凰族族长看见了站在血叶梧桐下的张若尘,耳中响起天盛君求救的声音,但她没有出手,立即飞遁而去。
  携带主星和亿万生灵在身上,她和张若尘交手,必然束手束脚。稍有不慎,整个主星上的生灵都要灰飞烟灭。
  她其实更担心张若尘对她出手!
  张若尘没有出手,静静看着她飞离而去,突然,轻咦一声,目光转而望向星空中的另一方位。
  只见,数亿里外的星域中,荒天正在追杀玄一,两人都伤得极重。
  一逃一追,如两颗流星。
  张若尘岂能容许玄一逃走,不再隐藏,虚手一抬,灼热而明亮的神剑悬浮起来。
  下一瞬,一字剑道爆发,神剑激飞出去,将空间不断刺穿,如同打水漂一般,在空间中不时闪现。
  不多时,神剑便跨越数亿里的虚空,击中正在逃命中的玄一,将他胸膛击穿。
  “唰!”
  张若尘踩着始祖靴,身形消失在血叶梧桐下,真身赶赴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