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百零三章 进入离恨天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7      字数:3073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劫尊者进入王山祖地,来到天尊墓下。只见,张若尘站在金猊神兽尸身下方,手中捧捏着什么。
  他没好气的道:“悟出不动明王拳的第十九重拳意了?”
  “没呢,哪那么快,只悟出一半。”张若尘道。
  劫尊者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挺起胸膛,道:“为何你身上气息突然增强了一大截?”
  “空间之道上有大突破,将无量神通’极暗重力空间’修炼到了大成,太极阴阳更加稳固了!”
  张若尘淡淡说道,并未觉得修成一种无量神通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劫尊者看见张若尘手中拿着一只镂空的金球,金球内部封有一枚紫色宝石,吼道:“你这个不孝子孙,那是金猊老祖佩戴之物,什么东西都拿?赶紧放回去。”
  金猊,是不动明王大尊的坐骑,修为强横,在那个时代,绝对地位超然,便是张家子弟都要敬重,要称“金猊老祖”。
  镂空金球内部的钝空石,劫尊者都觊觎很久了,一直在纠结。担心金猊老祖没有死透,还有精神意志未灭。
  哪想张若尘这么干脆,直接取下,捷足先登?
  看来自己以前担心太多了!
  劫尊者苦苦相劝:“金猊老祖陪伴了大尊一生,征战宇宙各处凶地禁域,一路杀到天下无敌,我们张家子弟必须心存敬意。你怎能扰它老人家安宁?赶紧还回去,否则本尊家法处置。”
  “让宝物蒙尘,不见天日,才是不孝。金猊老祖若还活着,也肯定希望我能妥善使用钝空石,扬张家声威。劫老,你让我还回去,不会是自己想要吧?”张若尘道。
  劫尊者气得哆嗦,道:“放屁!本尊做事一贯讲究礼法,不是什么东西都取。”
  张若尘将镂空金球缓缓拧开一圈,顿时大地摇晃,祖地中的空间重力达到平时的万倍。
  一座座大墓中涌出神光圣芒,抵挡重力。
  “住手!你这是要毁了祖地吗?封印一旦全部消失,钝空石暴露出来,空间重力会瞬间达到十亿倍,整个东域都会被压成平地,没有任何生灵可以生还。”劫尊者道。
  张若尘道:“没事,这块钝空石被祭炼过,化为了器,力量可控。”
  虽然这么说,但他没有继续去拧,将镂空金球还原。
  祖地中的重力,恢复过来。
  这钝空石是奇宝,一旦与他修炼的空间之道结合,可以爆发出更加可怕的威能。
  劫尊者双手合十,丝毫没将神尊的尊贵放在心上,直接跪在天尊墓前,道:“老夫对不起大尊,对不起金猊老祖,张家后世出了这么一个混账,来祖地找东西,闹得列祖列宗无法安宁,老夫有罪!你看什么看?”
  张若尘自然有意见,觉得劫尊者没有资格这么说他,毕竟大家都是一路人。
  劫尊者起身,道:“你是不是还想将列祖列宗的墓都挖了?”
  “你这是说出自己的心理话了吧?你当初说,那扇门是挖出来啊,是从哪里挖出来的?不会是从某位先祖的墓中挖出的吧?你将它给我,是心里有愧吧?”张若尘道。
  劫尊者指着张若尘慑慑发抖,道:“你小子少含血喷人!”
  张若尘心中一跳。
  莫非被自己说中了,那扇门真的是老家伙从某位先祖的墓中挖出?
  劫尊者猜到张若尘在想什么,怒吼道:“本尊还没那么不孝!那扇门,的确是来自祖地墓林下方,但,是十万年前躲进地底沉睡疗伤时无意中发现的。”
  张若尘懒得与劫尊者争执下去,道:“取钝空石时,我已祭拜过金猊老祖,和你不一样。”
  随后,张若尘目光落向十二尊数千丈高的石人,道:“劫老,你说有没有可能,将它们带出去?有它们,张家立即就能跻成为宇宙第十大家族。”
  石人的战力,堪比太虚巅峰大神。
  十二尊石人坐镇一个家族,绝对可以睥睨天下,傲视一方星海。
  “别做梦了,它们是祖地的守护者,离开祖地就会化为黄沙。想要成为宇宙第十大家族,你要多努力才行,张家若是能有几百、几千个昆仑、孔乐、红尘、羽烟那样的天骄,未来必然鼎盛。”
  劫尊者看出是无可能从张若尘手中诈出钝空石,道:“走吧,去离恨天,尽快破境才是当务之急。宇宙发生了很多大事,正是风云变幻之时。”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忧色,立即问道:“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以你现在的修为,告诉你有什么用?这些事,动不动就涉及到封王称尊级的争斗,甚至有诸天在背后布局。等你破了无量再说吧,到时候你倒是可以掺和一二。”
  劫尊者和张若尘先去了一趟天魔山,带上蚩刑天。
  本来十万年前,昆仑界是有与离恨天的通道,但已经在神战中崩塌。
  劫尊者打算带二人去天庭的通道,但……
  只见,张若尘站在雪山峰顶,释放出太极阴阳图,全力以赴运转起来。
  乌云密布,雷电闪烁。
  上空,一条通道显现出来,有量的力量,向昆仑界蔓延而来。
  劫尊者看得失神,感觉自己低估了无极神道的厉害,挥了挥手,道:“去吧,花影轻蝉和荒天在无量净天,大概位置已经告诉了你们。”
  张若尘道:“劫老不随我们一起前去?”
  劫尊者道:“我一个伪神,又不冲击无量,去离恨天做什么?”
  蚩刑天道:“如今的离恨天可是相当凶险,不仅有远古天尊出没,还有阿芙雅和贝希那样的夺舍成功的古老存在。”
  张若尘道:“我去离恨天破境,肯定瞒不过天圆无缺者的推算感知,擎天不可能放任我进入无量。此外量组织……”
  劫尊者挥手,道:“别废话了,我们虽在昆仑界,但一直关注着离恨天,一旦发生变故,自然会出手。虽然你这小子不孝,但,谁叫你运气好,有一位负责人的老祖宗呢?”
  紧接着,劫尊者又道:“你们两个身上的天机,已被太上掩盖,只要小心一些,在破境前,不会被察觉。本尊目标太大,若与你们同行,反而容易出问题。”
  张若尘算是明白过来了,老家伙肯定也在害怕,担心始祖神源被夺,难怪常年窝在昆仑界,就算外出也是偷偷摸摸。
  老家伙的确是不被天下神灵所容的存在,逆天的融合了始祖神源,能够运用一缕始祖神气和少量始祖规则。能够为力量耗尽的始祖遗物,重新注入始祖神气,瞬间可爆发无与伦比的力量。
  当今天下,就他一人了!
  那些诸天,对劫尊者的兴趣,说不定还在张若尘之上。
  送走张若尘和蚩刑天,劫尊者回到中央皇城,在剑阁下,再次与太上会晤。
  一道魁梧神圣的身影,站在一团金色光晕中,是人类形态,头上长着龙角,散发出来的气势可与天地相比。
  他道:“轻蝉、荒天、蚩刑天、张若尘,他们任何一个都潜力无穷,未来成就绝对不凡。如今在离恨天聚到了一起,必定会有人冒险出手,太上,你这个时候将本座请来昆仑界,是不是故意的?”
  劫尊者嘿嘿一笑:“天龙界和昆仑界同气连枝,哪分什么彼此?他们若是破了无量,等于是天龙界也有了更多的盟友不是?”
  那浑身金芒的威武男子,道:“若真发生了什么事,本座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但,天龙界今后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会不会出手帮忙,谁又知道呢?”
  劫尊者道:“神皇是想要报酬?”
  “神皇不是这样势利的人。”太上含笑,道:“神皇是认为天龙界和昆仑界的盟友关系,在我们这一代,的确是很紧密。但在新一代的年轻人中,却显得太过生疏,想要加强盟友关系?”
  眼前这长着龙角的威武男子,正是当今天龙界的界尊“五龙神皇”,也是龙主和八翼夜叉龙的五哥,是天庭的二十诸天之一。
  劫尊者不说话了,能理解五龙神皇的顾虑,毕竟天下人都知道太上撑不了多久了,等他老人家故去,天龙界和昆仑界的唯一联系就只剩下龙主。
  劫尊者道:“蚩刑天和八翼夜叉龙不是打得火热吗?他们两个早该在一起了!”
  “哼!”
  五龙神皇声音沉厚,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谁不知道未来昆仑界的核心是张若尘?本座这一脉,有一资质不凡的女子,可与张若尘联姻,此事二位若答应下来,一切都好说。”
  玲珑仙子从金色光晕中走出,出现在剑阁下,向太上和劫尊者恭恭敬敬行礼。
  太上眼神意味深长,向劫尊者看去。
  “好!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本尊替张若尘答应下来。”
  劫尊者心中已经乐开花,但还是克制住自己,话锋一转,傲气的道:“不过,张若尘的潜力、修为、身份,如今可是天下第一等,张家是始祖家族,家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神皇,说句不客气的话,你家这位女子,虽然资质不俗,样貌也是一流,但想嫁张若尘这个未来始祖,却依旧是高攀。这嫁妆,我们得好好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