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四百零一章 剑阁第十八层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7      字数:3095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剑阁第十七层广阔无垠,长度超亿里,堪比一座大世界。
  之前,张若尘在这里闭关数千年,让方圆十万里之地出现了绿洲、植被、河流,地貌大变。
  这些年过去,随着剑阁源源不断吸收天地之气,在死寂中复苏,第十七层的生命痕迹,蔓延到更远的地方。
  此外,张若尘一层层登上来,发现第十层,第十一层……各层都有不同程度的生机,不再像以前只有漫地黄沙。
  劫尊者神秘兮兮的道:“剑阁第十八层,很有可能是剑祖留下的始祖界。第十七层一直往下,到第十层,多半就是始祖界的外围区域。”
  张若尘有相同的猜测。
  因为,从第十层开始,每一层的世界之门看似是石头材质,实际上,内部充满始祖神纹。
  劫尊者道:“剑祖和剑阁与这个时代相隔太久远了,剑阁的器灵,不知换了多少代,曾经必然爆发过惊世之战,第十层到第十七层的世界都被打得破灭,寸草不生,荒凉得如同死星表面。”
  看了看,发现海棠婆婆不在,劫尊者低声道:“如今海棠达到神境,剑阁重新成为神器,整个剑阁的十八重世界必然会有惊人蜕变。不用太久,最多万年后,剑阁内部的十八座世界就会天翻地覆。”
  剑阁内部每一层的时间流速和外界都不一样。
  外面过去一万年,在第十层,便是二十万年。
  在十七层,则是一百万年。
  但不是谁都能进入第十层,必须悟透剑十才行。
  尽管如此,剑阁也必将成为昆仑界的修炼至境,将推动剑道在昆仑界迅猛发展。
  而且,这还是第十八层没有打开的情况。
  若剑阁第十八层,真是剑祖的始祖界,剑阁所具有的价值将更加非凡,必能进入《太白神器章》的第一章。
  因为它将不再只是一件器,被赋予了更多价值和意义。
  张若尘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劫尊者,拍手道:“佩服,佩服,我此刻才是真正的服了你老人家。没想到,你布局如此之深,多年前就在谋划剑阁。若我猜得不错,你在剑阁赖着不走,养伤是假,取这件绝世神器才是真。”
  “哈哈……”
  劫尊者笑声逐渐止住,脸色不善,道:“你小子什么意思,说得本尊好像很阴险似的。张家要发展壮大,要重新崛起,要重现始祖家族的辉煌,肯定需要大量的修炼资源,剑阁正好可以提供。再说,若非本尊让海棠做了剑阁的器灵,剑阁现在只是一处悟剑之所罢了。”
  “你整天在外面招惹是非,哪里明白本尊的苦心?”
  “对了,这些年可有为老张家再添一男半女?”
  每次都离不开家族振兴的话题,自己却不努力,张若尘懒得理他,向剑阁第十八层的石门走去。
  石门上,布满碧翠如玉的藤蔓,是从两扇门中间的缝隙中生长出来。
  与上次见到相比,藤蔓更加浓密,最长的,足有数十米。
  劫尊者告诉张若尘,他是凭借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带海棠婆婆一连通过石门,来到剑阁第十七层。但,第十八层石门上的剑道始祖神纹太浓厚,以他现在的修为完全无法撼动。
  “我已修成剑十八,应该可以试试。”
  张若尘的手掌,缓缓按了上去,剑十八的剑意随之爆发出来。
  这股剑意,与石门上的剑道始祖神纹发生共鸣。
  “哗!”
  石门爆发出璀璨的白光,每一道光,都是一柄剑,汹涌滂湃的冲向张若尘。
  古怪的是,这些剑气白光,自动从张若尘身旁滑开。后面的劫尊者,却没那么好运,见亿万剑气涌来,他立即撑起九彩神霞,将自己包裹。
  难以抵挡。
  劫尊者急速后退,体内爆发出阵阵轰鸣,一重重天宇在头顶升起。
  等到剑气白光散去,张若尘已消失不见。
  石门再次紧闭。
  劫尊者头上玉冠已经崩裂,披头散发,骂道:“本尊一身始祖修为,居然进不了一扇石门,难道真要潜心修炼剑道?”
  海棠婆婆走来,道:“你若凝聚出第二十重天宇,或许也能强闯进去。”
  劫尊者整理仪容,风度优雅,道:“不,本尊就要悟剑。不悟出剑十八,此生绝不走出剑阁。海棠,我就留在剑阁陪你了!”
  修第二十重天宇?
  劫尊者只是想想就觉得头疼,没有数十万年时间,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
  穿过石门,眼前白雾茫茫,视线只能到达数十里外。
  张若尘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上,长满长卿果藤蔓,将大地扑成绿色。
  上一次,是一道剑魂进入,所以无所顾忌。
  但现在是真身,这里是一位始祖的逝地,谁都不知隐藏有什么凶险,自然要小心谨慎。
  张若尘衣袖一挥,形成一股飓风,将白雾吹开。
  渐渐的,大地一里里不断变得清晰,出现了峰峦、平原、深谷,有一棵棵参天古木,似松树,但针叶散发银白色光华,给人极其危险的感觉。
  风吹开千里大地。
  张若尘穿上始祖神行衣,激发出“宇宙无边”的真理界形,使得身周千里化为星海。
  一手持逆神碑,一手持地鼎,大步向前。
  张若尘避开了始祖神纹密集的区域,顺着心中感应前行,来到银松下。
  银松树干如同山峰的山体,极其粗壮。
  树皮如同金属铠甲。
  张若尘的手,刚刚触碰上去。
  银松树干摇晃了一下,针叶如同剑雨,从上方飞落而下,银光满天。
  “嘭嘭。”
  张若尘撑起地鼎。
  针叶与地鼎撞击,发出铿锵的金属声。
  半晌后,张若尘移开地鼎,地面落满松针。
  “还好,只是诞生了基础的灵智。”
  这里参天古松成片,不知多少根,拥有了简单的智慧,可以爆发出圣者级的攻击力。
  前行数十万里,张若尘看见了一株墨黑色的古松王,树体之庞大,可与蟠桃树相比,叶片呼吸吐纳间能释放出精纯的天地神气。
  是一株神树!
  张若尘试探了一番,遭到墨黑色的剑雨攻击。
  是防御性的攻击,没有主动追杀张若尘,战力水平只有伪神层次。
  可见,古松王只是一株比较特殊的神木而已,智慧有限,且没有修炼过功法和神通。
  这种天生地长的神木,伪神级战力就是极限。
  除非踏上修炼之路!
  这让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是,剑阁第十八层,像剑神殿一般,诞生出了天梯和血泥人那样的拥有绝对自主意识的神尊级强者。
  想想也不太可能,哪怕剑阁第十八层是始祖界,也不可能独立到宇宙之外,需要吸收天地间的各种灵气、圣气、神气,才能支撑界内生灵修炼。否则,必会有一个上限。
  剑阁没有器灵之时,第十层以上完全封闭,根本无法与外界连通。
  反观剑神殿,却始终处在浩荡宇宙中,这为天梯和血泥人踏入神尊层次提供了条件。
  同时,张若尘不相信,剑祖逝后,第十八层就彻底封闭了,历史上某些时期,肯定被打开过。
  剑阁内部,第十层到第十七层完全一片破败,第十八层多半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张若尘现在看到的所有植物,以古松王为长,年龄却也不超过十个元会。
  继续前行,张若尘见到了不少稀世奇药和类似古松王的神木。大地之下,发现了神石矿和一些能够用来锻造至尊圣器,乃至神器的宝材。
  他心中震动极大,若是剑阁第十八层开放,并且能够将这里的植物生灵教化成功,昆仑界的整体实力必将在短时间内,达到一个极度恐怖的地步。
  一株松树,可以教化成一尊圣者。
  古松王这样的神木,一旦踏上修炼之路,未来战力必定突飞猛进。
  剑阁第十八层太广阔了,天知道诞生出了多少株神木?说不定,能够比得上妖神界的木系一族。
  不过,张若尘很理智,十分清楚,修士多了,消耗的资源也多。真要将这里的植物生灵都教化,昆仑界目前的修炼资源根本不够,必须像地狱界那样对外发动战争,去掠夺,去扩张。
  任何事,都需要循序渐进的推动,一旦过了,离毁灭也就不远。
  除非……
  接去剑界。
  顺着心中感知,继续前行,张若尘发现这里的植物生灵,诞生的年龄,的确都不超过十个元会。
  这说明,十个元会前,剑阁第十八层必然破灭了一次。
  这个时间点,很微妙。
  此外张若尘也发现,这里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一样,与预估的不同。毕竟,剑阁第十七层,与外界的时间比例,已经达到惊人的一比一百。
  对寻常圣境修士来说,目前的剑阁第十八层非常危险,可谓处处杀机。
  对绝大多数神灵来说,这里也可称为禁地,一旦触动始祖神纹,多半会陨落。不是每个神灵,都有张若尘这样的感知能力!
  不知走了多久,张若尘再次看到那株赤红色的高大神树,树干长满鳞片,叶片如红色宝石。
  离得很远,张若尘就立即停步。
  若无意外,剑祖的骨身,就在那棵神树下。
  上一次,张若尘的剑魂,就是因为想要靠近剑祖骨身,被剑祖身上爆发出来的剑气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