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九十六章 儒祖迷局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7      字数:4422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昆仑界有龙主和太上在,加之天庭如今需要结盟剑界,张若尘哪怕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星空防线,这些老家伙也无法将他怎么样。
  张若尘并不怕他们。
  怕的是行踪暴露后,将量组织、雷族、乱古魔神引了出来。
  也怕有人觊觎地鼎和逆神碑,暗中下黑手。
  “哗!”
  千星文明大世界,一座云遮雾绕的神山中,爆发出超然气息,明亮的光芒照耀亿万里大地,直向宇宙中飞去。
  无尽虚空外,一条金色神龙腾飞,气息震动苍穹,星空摇晃,以极快速度消失在黑暗中。
  巫神文明大世界的大气层连绵无垠如白色海洋,突然,云海中心位置散开,一尊手持铜钱宝剑的战神,骑一只黑虎,随金龙消失的方向而去。
  ……
  张若尘察觉到了这些强者外散的力量波动,他们向同一方向而去。
  难道他们真的感知到了三煞帝君的气息?
  要控制两位天使族大圣,并且将三煞尸毒灌注在他们体内,对三煞帝君而言,太简单了,甚至都不需要真身出面。
  三煞帝君不可能真的来了吧?
  张若尘没有去凑热闹,看向手中的染血儒袍和棋子。
  儒袍上的血液,蕴含浓厚的三煞尸毒,但张若尘手掌上包裹有一层金色佛光,能将之隔绝,丝毫不惧。
  蚩刑天站在远处,心中有不祥预感,问道:“到底什么情况,你手中的儒袍……莫非……”
  “目前还没有定论,等龙主归来再说吧!棺中,没有别的东西。”张若尘道。
  孔崖城外。
  那尊千星文明的女神王,取出一只紫色袋子,将其催动。
  不多时,笼罩在这片地域中的三煞尸毒和血气,被袋子收走。
  张若尘盖上棺盖,将棺材扛在肩上,快步小跑,隐藏回神府中,不想被女神王发现。
  被天庭最高层的那些老家伙察觉,不算什么事。
  那些老家伙就算有问题,这个时候,也只能克制,说不定他们脑海中还在思考,张若尘的意外出现,是不是太上和昊天设的局,在钓大鱼。
  ……
  不多时,龙主归来。
  他在城外与那位女神王交流了几句,身形挪移,出现到神府中。
  女神王则是飘然离去。
  “拜见龙主!”
  神府中所有修士,齐齐行礼。
  一些年轻修士,忍不住跪拜。
  这是传说中的绝代神尊,威名极盛,无人不敬,无人不崇拜。
  龙主进入大殿,跟在后面的张若尘、蚩刑天、洛虚、璇玑剑神相继入内,诸圣全部只能等在外面。
  洛虚和璇玑剑神走在最后面。
  根据进殿的次序,就能看出他们修为身份的高低。
  许多人都在猜测张若尘的身份,紧跟在龙主身后,连蚩刑天都要慢行半步。
  已经有人猜测到张若尘身上,但不确定。
  “不会真是他吧?”
  万花语心中颇为激动,想到了昔日种种,目光看向万沧澜,猜测或许姑姑能知道一些内情。
  北宫岚凝思,目光向青霄看去。
  最初见到那个圣王的时候,他就是与青霄同行,如此说来,可能性真的很大。
  “莫要议论了,发生如此大事,连龙主大人都惊动,大家还是静等消息。就算你们心中所有猜测,也只限于这神府中。走出神府,若有人胡说一句,杀无赦!”
  北宫岚气势外放,如有千重山岳压在在场诸圣身上,顿时,众人安静下来。
  这里只有昆仑界的修士!
  外界修士早在变故发生时,就被请到后院的阵法中。
  殿中。
  张若尘变化成本来面目,没有多余的寒暄,只与璇玑剑神和洛虚相互点了点头,一切都在不言中。
  龙主道:“三煞帝君没有现身,来的是一道尸袍分身。”
  蚩刑天笑道:“纵然他三煞帝君乃昔日地狱界的诸天之一,恐怕也还没有胆子真身进入星空防线作怪。”
  “也能说明许多事了,至少说明他还活着。”谈到昔日诸天,璇玑剑神表情慎重。
  湟恶神君量使的身份确认后,三煞帝君量皇的身份,随之暴露。
  有消息传出,在北泽长城时,酆都大帝还没有找上三煞帝君,三煞帝君就失踪了!
  地狱界对外宣称失踪,但天庭这边谁都不知道真实情况,完全有可能被酆都大帝镇压了,也可能死在乱古魔神手中。只不过,这些可能性很小。
  今日发生的这一切,足以让天庭诸神确认一些事。
  张若尘将棺材取出,放在大殿中央。
  棺中有血色儒袍,也有散落的黑白棋子。
  “这是……这是儒祖的袍衫?”
  “是天地棋台的棋子吗?”
  洛虚和璇玑剑神不能平静,心口剧烈起伏,继而有感觉到压抑。
  第四儒祖是精神力达到九十阶的存在,他虽失踪,但谁都不愿相信他已陨落。
  龙主拿起儒袍看了看,脑海中,回想起当年那位羽扇纶巾的长者。
  又捡起一黑一白两枚棋子。
  都非凡物,是第二儒祖炼制出来,内部交织大量天地规则。一枚棋子内部的天地规则之多,超过一颗恒星。
  凭借天地棋台,和这些棋子,可以衍化宇宙格局,推演世间一切。
  龙主冲张若尘等人点了点头,确认了他们心中的猜测。
  所有人的心都猛然一沉。
  儒祖血袍和天地棋台棋子的出现,虽不能说明第四儒祖已经陨落,但,足以说明他老人家遭遇了厄难。
  张若尘困惑道:“天地棋台是世间少有的重器,若我没有记错,进入了《太白神器章》的第一章。棋台和棋子加起来,才是完整的神器。三煞帝君为何这么做,将棋子送给了我们?”
  璇玑剑神道:“此事太反常了!若是为了杀人,根本没必要送来血袍和棋子。三煞帝君和量组织到底意欲何为?”
  洛虚道:“莫非他是在告诉我们,第四儒祖在他们手中,想要与我们谈判?”
  张若尘再次将棺材、儒袍、棋子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别的东西。
  龙主沉吟道:“有一则信息,或许你们还不知晓。有神秘高人,借命运天书推算出了关于第四儒祖的一些信息。第四儒祖失踪前,去了天庭。”
  张若尘心中许多念头闪过,立即问道:“玄一和久泽背后的量皇找到了吗?”
  这种层次的隐秘,或许也只有龙主才知晓。
  在场都是神灵,龙主没有瞒他们,道:“久泽背后的量皇,应该是妖族的奇瓦达祖神。因为我们在北泽长城收到消息的时候,奇瓦达祖神就失踪了!”
  “玄一背后的量皇,倒是有人怀疑是商天或者光明神殿的柯殿主。但,更多的人认为,应该是雷族的某位强者。”
  张若尘欲了解雷族更多的确切信息,问道:“雷罚天尊真的还活着?”
  “此事或许只有观主和天庭少数几位诸天知晓具体情况。”龙主道。
  张若尘震惊,观主、凤天、不死战神他们在雷界到底遭遇了什么,以龙主的修为和身份都无法知晓真相吗?
  蚩刑天道:“量组织中,有实力威胁到第四儒祖,且曾经属于天庭阵营的只有奇瓦达祖神。莫非当年之事,与她有关?”
  龙主道:“在中古末期,第四儒祖的精神力已达到九十阶,以此称祖。以奇瓦达祖神的实力,未必是他老人家的对手。”
  “我和太上分析过,一致认为,第四儒祖去天庭之前,已经意识到此行凶险,所以才留下了一些东西,比如那两枚棋子。”
  “想无声无息,将一位精神力九十阶的存在拿下,有三个可能性。”
  “第一,出手之人精神力在第四儒祖之上。”
  “第二,出手之人与第四儒祖关系极为亲近,儒祖很信任他。”
  “第三,出手之人修为比第四儒祖高得多,达到了极其恐怖的地步。”
  “有可能是三个可能性之一!但,满足两个可能性,甚至三个可能性同时满足的概率更大。第四儒祖失踪,未必只有一人参与。”
  “太上早就有所猜测,但不敢告诉你们,就怕你们不知天高地厚冒然去查,惹来杀身之祸。”
  说出这话时,龙主目光落在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笑道:“我胆子就算再大,这事却也是不敢沾的。至少目前,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别人已经找上门来,主动摊牌,没办法再装了!”龙主道。
  “此事竟真是量组织所为?”洛虚道。
  张若尘道:“就算不是,也必然与他们有关。”
  璇玑剑神道:“他们这么做,到底意欲何为?”
  “或许是被逼无奈,或许是在转移我们的视线,保护天庭内部的某只巨鳄。”龙主突然如此说道。
  张若尘和蚩刑天同时怔住。
  洛虚和璇玑剑神震惊得无法呼吸,有些不敢在这里待下去了,这是他们两个补天境神灵能够知晓的秘密吗?
  龙主并非随意猜测,而是知晓因陀罗大师请了那位神秘僧人帮忙调查第四儒祖的失踪之秘。
  那位神秘僧人,能够闯入命运神山,取走命运天书。
  这能耐,让龙主十分佩服。
  说不定,就是那位神秘僧人拥有通天之能,查到了那只巨鳄身上,逼得那只巨鳄不得不采取行动,转移视线。
  张若尘将韩湫和洛水寒接进殿中,商议混元笔的事。
  龙主接过混元笔,把玩了片刻,摇头道:“混元笔是第四儒祖用混元神竹和第三儒祖留下的一缕须发炼制而成,那是三十万年前的事。而第二儒祖留下的始祖界,在上古初期就消失无踪,距今千万年。混元笔怎么可能是开启始祖界的钥匙?此乃,无稽之谈,应该是那暗中巨鳄故意为之,要将水搅浑。”
  张若尘认同龙主的观点,但还是提出自己的疑问,道:“第三儒祖留下的须发,就一定是第三儒祖自己的吗?”
  龙主细细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按在竹制画笔的笔毛上。
  片刻后,他收回手指,轻轻摇头道:“不对,不对!”
  “怎么了?”蚩刑天问道。
  龙主道:“笔毛内部蕴含的精神力波动异乎寻常!”
  “这有什么说法?”张若尘问道。
  龙主讲解道:“你们要知道,在儒道,第一儒祖以琴入道,以仁立教,精神力达到天圆无缺。因为是一道的开创者,于是后世称其为祖。”
  “第二儒祖继承了第一儒祖的精神力修炼法,但却另辟蹊径,以棋入道,义字当先。精神力达到了巅绝层次,有传言已经精神力证始祖道,可谓是,凭一己之力,将儒道推向巅峰,足以和道家、佛门并列。因此,亦被后世歌颂,封称为祖。”
  “第三儒祖也修精神力,以书法入道,以品律己,讲究品行端正。但在精神力上的天赋,却差了第一儒祖和第二儒祖太多。于是,又修武道,结合书法意境和自身刚正不阿的精神,竟修炼出一口浩然正气,武道境界更胜精神力,为儒道后学者开创出了武道修行之路。这也是功德无量,奠定了封祖的资格。”
  “第四儒祖是第三儒祖的学生,才情冠绝古今,以画入道,传德于天下。修炼天资,更在我之上,集第二儒祖和第三儒祖之长,同时修炼精神力和浩然正气。虽然年纪不足百万岁,但在日晷开启的那段时间,精神力破入了九十阶,可谓是自古以来年龄最小的天圆无缺者。若不是发生了后面的劫难,第四儒祖完全可以凭借自身实力封祖。”
  显然,龙主认为,第四儒祖失踪之时,做出的功绩只有开创画道,传德于天下,精神力达到九十阶,与前面三位儒祖相比,弱了一筹。
  儒家封祖,注重创造和品行。
  佛门封祖,更注重佛法理解和功德积累。
  张若尘道:“我明白了!第三儒祖的精神力并不算强,而混元笔的笔毛蕴含连龙叔都无法探查明白的精神力波动,显然不是第三儒祖的须发炼制出来。”
  “不是第三儒祖的须发,难道是第二儒祖的须发?”
  蚩刑天随口说了一句,见众人看向自己,瞪大眼睛,道:“我那个……去,难道混元笔真与第二儒祖的始祖界有关?昆仑界这是即将发生历史性事件了吗?”
  龙主道:“只能说,有这个可能性。我对几位儒祖并不算了解,包括第三儒祖和第四儒祖接触得也不多,你们还是带着混元笔回昆仑界,让太上解析吧!”
  龙主看向韩湫,道:“你是如何得知混元笔和第四儒祖传承这些信息的,详细给我讲讲。”
  张若尘明白龙主的意图,道:“这条线,肯定已经被斩断了!”
  “总会留下痕迹的。”龙主道。
  韩湫细细讲述起来。
  听完后,龙主心中已有想法,道:“若尘,你带上洛水寒、混元笔,还有这可棺材,立即回昆仑界。我得去一趟天庭!”
  蚩刑天道:“我也要回昆仑界,星空防线这边谁坐镇啊?”
  “池瑶回来了,就由她在这边坐镇吧,应该足以应对各种变故。暂时,星空防线不会有大事!”龙主道。
  张若尘总感觉自己跳进了某个诡异的大局中,道:“要不龙叔先护送我们回昆仑界?”
  “这种小事,自己解决。”
  龙主身上神光一闪,消失在神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