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八十九章 又惹祸了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7      字数:3091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蚩刑天做梦都不会想到,所谓的天尊之子,其实是天尊之女。
  更想不到,这位从出生时就超凡入圣的天之贵胄,会在滚滚红尘的一间粥铺中贩卖白粥数十载。
  天仙子已衰老成老妇。
  周围的,穿着朴素的百姓,皆认识她,相谈很熟络。
  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当年轩辕涟输给了张若尘,为了完成赌约,需以分身在这里贩粥百年。
  但张若尘没有想到,在这里贩粥的,并不是轩辕涟的分身,而是真身。
  整个粥铺,都是黄金车架的一角衍化出来。
  张若尘心中颇为感慨,道:“当初的赌约,只是让你的一道分身进入凡尘,为何真身也来了?”
  妇人恬静平和,道:“无量归来,天庭诸事也就没有必要,再由我来经手。多年忙碌,四处奔走,做的都是自认为匡扶天下的大事,难得有时间静下心来,做一些简单的小事,碾稻、劈柴、挑水、生火,帮邻居接生,为未出阁少女说媒,给友人之父送葬……都不是天下大事,但却是一人之大事,一家之大事。”
  “看过了一界之争,一族之乱,如今再看人间纠纷,凡人恩怨,泼皮斗狠,竟有一种大彻大悟之感。”
  “千丈之堤,以蝼蚁之穴溃;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
  “以前坐天观地,一眼看尽十万山河,心中顿起悲悯豪迈之志,立誓要为万世开太平。”
  “如今置身红尘数十载,才知坐天观地和坐井观天没有区别,要为万世开太平,难度更甚空地狱。”
  张若尘道:“怎么,没有志气了?”
  “志气未失,愿景未灭。但我认为,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自身若不圆满,何以思考天下?”
  妇人自嘲般的笑了笑,目光不留痕迹的看了那位背对着自己的中年儒士一眼,道:“别说我了,你呢?”
  “海纳百川,包容万物,你真能做得到吗?”
  “剑界乃天下间的超然大势力,汇聚各个种族和文明,未来内部必生许多矛盾和争斗,你打算怎么做?天庭和地狱之争,剑界真能做到永远中立?”
  张若尘笑道:“你不是要静下心来做一个凡人,怎么又问起天下大事来了?”
  妇人道:“大事是小事汇聚而成,小事是大事的缩影,两者不分彼此。”
  “你的境界还真是越来越高了!”
  张若尘并未立即回答她,细细思考后,道:“只要有三个人的地方,就必定会有矛盾和争斗。海纳百川,包容万物,目前只是一种最高的追求,在没有强大修为之前,这完全就是一种幻想。”
  “但这种幻想,却绝不能丢掉,否则必会迷失在追求强大力量的路上。”
  “至于你所问的剑界内部矛盾和对外策略,我可实话告诉你,暂时还没有深入思考过。因为,生存才是一个文明的基础,剑界若是连生存都做不到,何以去思考这些?剑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宗旨,都是努力生存下去。”
  “量劫将至,自己活下来,帮助更多人活下来,才是当前最该思考的问题。”
  妇人默然。
  片刻后,她道:“你就没有站在一个绝对上位者的角度,思考如何统治吗?比如信仰,比如法规。”
  “我若是始祖,我自身就是信仰,我的念头就是法规,言出而法随。”张若尘笑道。
  按理说,一位神尊说出这话,必然是铿锵震耳。
  但,妇人看出张若尘说这话时并不是那么严肃,又在戏弄自己,提醒道:“有些话,可别随便说,要注意影响。”
  张若尘道:“青青这是不信我?认为我没有始祖之心?要不再赌一次大的,他日我若证道始祖,你为我熬粥万年?”
  当初在巫神文明对赌的时候,轩辕涟说,张若尘若输了,为她驾车百年。这话,张若尘至今记得,今天算是还了回去。
  不知为何,无论是对上轩辕青,还是轩辕涟,张若尘都不是那么喜欢严肃刻板的谈判交流,而是将对方当成了异性好友,不想太过拘束。
  太正式了,距离也就远了,很多东西反而谈不成。
  “你若再疯言风语,我就要赶你离开了!”
  妇人起身,欲走。
  张若尘取出两个密封的神木匣子,放到桌上,道:“我来这里,绝不是为了疯言疯语,而是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天尊字卷,于危机之时,救过我性命。”
  妇人哼声道:“你现在将它还来,莫不是害怕天尊根据它感应到你的位置?若是如此,你可要小心了,天尊就在星空防线,或许此刻已经知晓你在这里。”
  张若尘道:“我相信天尊的气度,不至于对付我一个小辈。再说,有青青你在,你也不会允许天尊杀了我吧?”
  那中年儒士眉头微微一拧,催促道:“我的粥为什么还没有上?店家,你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妇人恶狠狠的瞪了张若尘一眼,收起其中一个神木匣子,道:“天尊字卷中的天尊神力已经耗尽,以你现在的修为,一定距离之外,足以瞒过天尊的感知。我送出的东西,还没有要回来的道理!赶紧走,最好莫要再来了,别扰乱我修行的心境。”
  张若尘想了想,将天尊字卷重新收起,没有将轩辕涟的话放在心上,笑道:“本来还有事相求的……”
  “滚!”
  妇人径直端粥,向中年儒士走去。
  张若尘倒也识趣,走出粥铺,声音从外面飘进来,道:“等你破无量,再续前缘。”
  妇人站在中年儒士身旁,有些担忧,低声道:“他这人就是如此性格,有时候,仿佛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喜欢胡言乱语。但真正做大事的时候,却有大魄力,量组织就有大半都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揪出来。总之,并不像外界传言中那么凶恶。”
  顿了顿,她又道:“毕竟是圣僧的传人,圣僧当不会看错人!”
  中年儒士拿着勺子,尝了一口,道:“不错。”
  也不知是在评价白粥,还是别的什么。
  ……
  张若尘送给轩辕涟的,自然是通天神丹。
  他做事,一贯都是有恩必报。
  同时,他也的确将轩辕涟视为了一位异性好友,而不只是利益盟友。
  蚩刑天感叹,道:“真没想到,堂堂天尊之女,居然被你骗到这里卖粥,若是天尊知晓,定饶不了你。”
  “什么叫骗?轩辕涟乃惊世之才,有了这一场红尘经历,加上通天神丹,必会有惊人的蜕变。”
  张若尘忽的,道:“那个中年儒士你注意到了吗?”
  “哪个中年儒士?”蚩刑天问道。
  张若尘道:“就是我们旁边那一桌……”
  见张若尘突然闭口不言,脸色有些发白,蚩刑天问道:“怎么了?”
  “我发现,我竟然浑然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张若尘道。
  蚩刑天道:“你别打趣了好不好,哪有什么中年儒士?今晚还有正事,随我一起去。”
  张若尘仔细看蚩刑天的眼睛,见他先前似乎真的没有看到中年儒士,心中顿时咯噔一声,立即拉着他,快速向城外走去,低声问道:“我先前没有说错什么话吧?”
  “没有吧,也就调戏了天尊之女,而且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问题不大,她并没有真正动怒。”蚩刑天道。
  张若尘感觉到背心发凉,感觉自己又惹祸了,出城后,与蚩刑天立即离开了巫神文明大世界。
  蚩刑天道:“先别回昆仑界,今晚真的有正事。”
  “你去吧,我得赶紧走。”张若尘道。
  蚩刑天拉住张若尘,道:“洛虚渡过了神劫,今晚在千星文明大世界举办升神宴,很多昆仑界的圣境修士都会前去祝贺。龙主担心出事,让我暗中过去坐镇,以防万一。”
  张若尘逐渐冷静下来,思考那个恐怖的可能性,与可能发生的后果。
  “肯定是了,轩辕涟从一开始就在提醒我。还好,大事的对答上没有问题,至于调戏……应该不算吧!”
  张若尘逐渐冷静下来,自己能够走出粥铺,能够走出巫神文明,说明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刚才你说什么,洛虚渡过神劫了?”张若尘道。
  蚩刑天道:“就是这事啊!龙主担心有人借此机会,报复昆仑界,将昆仑界的年轻英才一网打尽,所以让我过去坐镇。同时,也有引蛇出洞的意思!”
  张若尘是一个念旧情之人,对昆仑界的一些故人,还是十分想念,于是按捺中逃跑之心,随蚩刑天去了千星文明大世界。
  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熟人!
  一艘圣舰横空飞过,舰上战旗猎猎,青霄大圣穿一身白色铠甲,依旧英武不凡,但这位昔日对张若尘照顾有加的大师兄,显然沧桑了许多,胡须浓密,两鬓有了些许白发,看上去有五十来岁的样子。
  在他身边,站着两个女子。
  一个三十来岁模样的宫装妇人,眉心的红色花蕊十分艳丽,修为达到接近大圣的层次,显然是他的妻子。
  另一个年纪较小,十七八岁的模样,穿鹅黄色长裙,扎着马尾,眼神极为灵动清澈,容貌继承了父母,是难得的清纯美人,在年轻一代必有无数追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