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七彩丹气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7      字数:2871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无极神道最重要的特性,在“平衡”二字上。
  阴阳平衡,时空稳定。光明和黑暗交替,以太极图印的方式显化,周而复始,运转不休。
  ……
  张若尘的手掌,按在小黑肚子上,以无极神道平衡他体内混乱穿行的丹气。
  三天后,太真通天神丹蕴含的狂暴能量,逐渐平稳下来。
  但小黑肉身依旧在燃烧,身体抽搐着,周围一大片地方化为火域。
  纪梵心道:“你想用太真通天神丹助他破境,但,丹药的药力,寻常太乙境大神怕都承受不住,何况是上位神大圆满?”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我只能这样做。接下来,他将面临的危险,不会比我少。”
  张若尘想了想,又道:“我挑选的,是一枚没那么完整的,以为他承受得住,哎!看来只能炼制更弱化一些的补天通天神丹,才适合上位神服用。”
  “借太真通天神丹和无极神道帮助,数十年内,他必破入大神层次。”纪梵心明白张若尘和小黑的交情,两人看似随时都在互损,实际上这份关系,谁都代替不了!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和声名远播的杀威,其实离孤家寡人已经不远。
  友情太珍贵了!
  张若尘取出一枚太真通天神丹,递给纪梵心。
  纪梵心精神力已达“一念定乾坤”的层次,但,其实武道没有落下,一直精进迅速。
  纪梵心没有去接神丹,轻轻摇头,看向神山下正在修炼的池瑶、白卿儿、洛姬,道:“今后,我的修炼,都会以精神力为主。通天神丹,对她们应该作用更大。”
  张若尘凝视着她,微微笑了起来。
  纪梵心道:“我知晓你心中在想什么,但我没那么自私。之前,你也看出来了,我的确有意或者无意,压了池瑶和白卿儿一头。这么做,何尝不是在减少纷争?将所有矛盾和比拼,都转移到修为比拼上来,反而纯粹了,总比大家暗中较劲来得爽快。”
  “天下动乱,危机四伏。乱古魔神、雷族、剑神殿邪异,有太多隐藏在暗处的古老强者,怕是都会相继出世。目前我们拥有的一切,可能转眼间就灰飞烟灭。”
  “对你,对我,对池瑶她们任何一个而言,现在最重要的都是修行。”
  “洛姬的那枚太真通天神丹交给我吧,我助她炼化吸收。”
  三枚太真通天神丹全部安排了出去。
  池瑶和白卿儿虽然是太乙境修为,但她们没有一个可常理视之,都有跨境界击败对手的战力,能承受太真通天神丹。
  第一炉炼制出来的四枚太真通天神丹,都有缺陷,虽然散发五彩光华,但,几乎都是四彩明显,第五彩很暗淡。
  丹方上记载:三彩为补天级,五彩为太真级,七彩为无量级。
  从小黑身上,张若尘能推测出这一炉通天神丹的大概药力。
  对太乙境和太白境大神的肉身,绝对是有飞跃性提升。
  对太虚境大神肉身的提升,就很微弱了,不可能像蚩刑天那样,吞服了一枚,就肉身达到无量之下的第一。
  诚然蚩刑天修炼《天魔石刻》,本来肉身就强大。但,他吞服的通天神丹,绝不是这种级别。
  第一炉只是尝试,用的材料,都是少量边角。
  如,凤首龙形扶芳藤,用的只是藤蔓上的一些鳞片。
  长生血树,用的只是血树中的部分血液。
  有了经验,第二炉,张若尘直接将凤首龙形扶芳藤的一截藤蔓和长生血树的一截树枝,扔进地鼎。
  说是一截藤蔓,实际上重达数十万斤,又粗又长。
  那截长生血树的树枝,则足有百米长,重如山岳。
  ……
  别的各种材料的主料,相继进鼎。
  仅材料数量而言,是第一炉的数百倍。
  而且,品质更高。
  张若尘野心很大,目标不只是炼制太真通天神丹,更是寄希望炼制出无量通天神丹。
  有地鼎这样的绝世丹鼎,更有各种神级宝材,他觉得可以期望一下。
  这一次,仅是刻画丹道铭纹,就花费了近二十年。
  养丹的时间,远远超过第一次。
  等了三十年,也没有丹气从鼎中飘出。
  五十年来,小黑已经将体内丹力炼化了大半,肉身力量暴增,浑身散发五彩光华,皮肤像五彩石般坚硬。
  没办法,这是修为太低,却服用高品级神丹的副作用。短时间内,很难恢复正常。
  小黑身体硬邦邦的,围着万米高的地鼎转圈,来到张若尘身旁,道:“你这炼的不会是一炉哑丹吧?”
  张若尘闭着双目,盘膝而坐,神念成声:“你很闲吗?破境了吗?”
  小黑自信,道:“放心,这几年就能破境,悟道已到最后阶段。哪怕不破境,以本皇的肉身,也足以叫板太乙大神。”
  “未来有何打算?”张若尘问道。
  小黑慎重,道:“你这是要赶我离开?剑界没有我的容身之地?”
  “剑界当然有你的容身之地!今后你在宇宙中任何地方遇到了危险,或者闯了祸,无论敌人多么了不得,都可前来剑界,我可以帮你接下一切。无论接不接得住!”张若尘道。
  小黑眼神幽深,内心不知是什么情绪,久久沉默后,笑道:“你这么说,好像本皇天生就喜欢惹事、闯祸一般。酆都大帝那次,就是朱雀火舞小题大做,以天尊的气量,若连合理的批评都接受不了,才真的令人失望。放心吧,大事上,本皇心里有数。”
  “嘿嘿,其实本皇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父亲既然出了冰王星,也就绝不会再回去。从北泽长城归来,必会回到不死血族,无论报不报十万年前的血仇,夺不夺殿主之位,不死血族都必然有一场腥风血雨。因为,十万年前那些人,还有当今不死神殿殿主,他们绝不会坐以待毙。”
  “本皇与你走得太近,就会成为他们讨伐父亲的借口。”
  “本皇若是去了剑界,却不将剑界的空间坐标说出来,父亲更会成为整个地狱界的众矢之的。”
  “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不去剑界。不知,自然无罪。”
  张若尘睁开双目,饶有兴趣,又有一些异样的看着小黑。
  此刻的他,太正经了!
  “有这么惊讶吗?本皇又不傻,修行了这么多年,什么看不透?只不过,很多事不在乎而已。”小黑双手摸了摸头上的羽毛,整齐而光滑。
  他道:“等破境入大神,本皇就离开。”
  ……
  养丹四十年,鼎中终于飘出丹气,幽香扑鼻,呈七彩色。
  张若尘精神大振,心中多少是有一些欣喜。
  七彩丹气,意味着有无量通天神丹成形。
  两年后,丹气凝成的七彩云,笼罩整个空焰神山。
  神山中,生命之气蓬勃,各种灵药、圣药疯长。
  幸好是在剑神殿,也有阵法笼罩,若是在外界,必然异象惊人,丹云蔓延数十万里都很正常。
  正在修炼中的太清祖师感应到了丹气,从修炼中醒来。
  他望向空焰神山,心中欣然,却也感觉到后浪来袭的压力。
  这样一炉神丹,就算是他也未必能炼制出来。
  即将成丹,张若尘和纪梵心再次离开剑神殿,冲出黑暗星门。
  ……
  血泥城。
  血雾浓密,将方圆数百里笼罩,隐隐可见残破的殿宇,断掉的石柱,翻倒的铜炉。
  “哗啦!”
  血色溪流从半空流过,穿过一层混沌空间壁,汇聚到一座血海中。
  血海畔,天梯一阶阶悬空,似乎连接向天穹。
  它发出混沉声音:“那两人又离开了,这一次再不动手,我们就没机会了!”
  血海中,浪花迭起。
  一道声音,从浪花中传出:“你的伤势,已经恢复?”
  “这点伤势,不算什么。”天梯道。
  血海中的声音,道:“他们修炼结束后,应该会离开,我认为,没有必要去招惹。我们的大敌,在剑魂凼!”
  天梯道:“这一次不一样!以前,只有他们二人前来,但这一次来了很多强者。特别是那个年轻人类小子,手中有一幅字卷,蕴含可怕至极的神力。我便是被那幅字卷击伤!”
  “你观,这一次他们在神树下布置的阵法,与以前完全不同。剑阵、时间、空间,还有别的各种阵法汇聚,这是准备离开吗?”
  “还有那两个剑修,他们修为精进太快了,已在突破的边缘。一旦破境,我们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准备充分,目的肯定是夺取剑神殿。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赶在那两个剑修破境之前,击溃他们?”
  血海沉默,只剩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