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二十九章 不死咒法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5      字数:3166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感动,是人内心最深处的触动。
  从小到大,白卿儿一直都憎恨荒天,憎恨白皇后,一个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父亲,一个是名声狼藉的母亲。
  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父爱,也不知道什么是母亲的关怀。
  若非遇到星海垂钓者这位师尊,她甚至怀疑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完全是多余的存在。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白皇后并非像表面那么冷漠。
  或许她的冷漠,是别有苦衷。
  张若尘见白卿儿情绪低迷,道:“我见过很多无情的人,也见过很多重情之人。其中不少看似无情的人,实际上,最是重情。白城主能够将天尊世界交给你,便是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交给了自己最重视的亲人。”
  张若尘倒是能够理解白皇后,她虽是大神,虽是神女十二坊的主人,可是身后却压着商族这一座大山。
  更有逆神族的身份,让她只能生活在无边黑夜,看不见光明。
  换做张若尘是她,恐怕也会冷漠的对待白卿儿,只有越是厌恶她,将她隔得远远的,对她才是一种保护。
  但,白皇后真的就不想离白卿儿近一些吗?
  白卿儿凝白的脸上,露出一道苦涩的笑意。
  苦涩中,带有一抹对温馨的憧憬。
  她知道,白皇后隐瞒了她很多事。这一次回去,她就与白皇后摊牌,她要知道一切。
  就像池瑶对张若尘说的话,哪怕再困难,两个人一起去面对,总要轻松一些。她现在已经是神灵,不再是小女孩,可以独当一面。
  “若这真是天尊世界,该如何才能开启呢?”白卿儿道。
  张若尘道:“你摘下来过吗?”
  也不知是不是心结解开,白卿儿心情好了许多,含笑摇头。
  “你摘下来试试!”张若尘道。
  白卿儿将手镯摘下,调动神气,注入进去。
  手镯毫无变化。
  “让我看看。”
  张若尘从白卿儿手中,接过手镯,调动真理之心的力量,细细观察。
  发现,手镯的圈内与圈外,有细微的空间差异。
  但也仅此而已。
  张若尘将手镯,还给了白卿儿,道:“天尊世界肯定与这只手镯有关,不然雨辰临死之时,不可能将它画在此处。我猜测,应该还需要某种契机,或者是特殊的方法,才能将它催动。白城主有没有告诉你什么比较特殊的话?”
  白卿儿沉思片刻,随即摇头。
  接下来,白卿儿使用了自己的血液滴在手镯上,又用火炼,用雷击……,尝试了各种方法,却毫无作用。
  “嘭!”
  池瑶一剑劈在冰山上,强大的神劲涟漪爆发出来,将毫无准备的张若尘和白卿儿震得连连倒退。
  冰山纹丝不动,上面一道痕迹都没有。
  张若尘吓了一跳,环顾四周,发现没有天尊神纹或者是阵法被激发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干什么?你还真劈啊!”张若尘道。
  池瑶拧着两条柳眉,道:“还真是够坚硬,这冰也不知是什么材质。”
  眼看池瑶就要催动更强的力量,张若尘连忙阻止了她。
  “拦我干什么?天尊神源就在眼前,此时不取,何时取?做事都像你这样谨慎,什么绝佳的机会,都会错失掉。”池瑶道。
  “你先等等,看,这里也有一幅壁画。”
  张若尘指向冰山前方。
  冰山所在的位置,正是天尊殿的最深处。
  雨辰盘坐的地方,是观悟最里面这面墙壁上的壁画的最佳位置。一位绝顶强者,临死之前,都在看的壁画,绝不会简单。
  说不定这幅壁画的价值,还在“千星连珠观想图”之上。
  张若尘、池瑶、白卿儿的目光,盯在这幅壁画上,眼神越来越困惑。他们三人的精神力都超过七十阶,可是,却完全看不懂壁画上的图纹。
  解析都解析不出来。
  张若尘目光上移,在壁画的最上方,看到了四个古文——不死咒法。
  只听名字,似乎就非同小可。
  张若尘询问白卿儿,道:“神女十二坊有没有关于不死咒法的记载?”
  白卿儿轻轻摇头。
  池瑶看了看盘坐冰山中的雨辰,又看了看石壁上的壁画,道:“你们说,会不会有这样的一种可能性?雨辰与雨魂一战,虽然将雨魂禁锢,但是自己也身受重伤,就连心脏都被挖走。”
  “一位神灵,失去心脏,还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顶多是失去精神力修为。”
  “雨辰没有让肉身自愈,再长一颗心脏。而是,将天尊神源塞进心口的血窟窿,便在此处坐下,观悟不死咒法。他为何这么做?”
  “唯一的可能性只有一个,他认定,在天尊神源的加持下,修炼不死咒法,自己不仅可以恢复,而且还会变得比以前更强。”
  张若尘认同池瑶的猜测,道:“说不一定,他还以为,修炼不死咒法,可以真正的不死不灭。可惜,伤势恶化,鲜血流尽,也未能将不死咒法悟透,最终,在悔恨中死去。”
  池瑶长叹一声,也不知是在感慨星桓天尊、雨辰等人的悲惨结局,还是在惋惜如此绝顶人物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
  张若尘突然想到了处于诡异状态的玉龙仙和老尸鬼,道:“能成神尊之人,必然都很了不得。如果不是有一定的把握,雨辰不可能赌上自己的性命参悟不死咒法。难道修炼不死咒法,真能不死?”
  白卿儿和池瑶的心,皆是猛烈一震。
  但很快,池瑶恢复平静,不屑的冷哼一声:“若修炼不死咒法就能不死,星桓天尊何至于落得那么凄惨的结局?自古以来,妄想不死的人,都会因为执念太深,落得悲惨下场。”
  张若尘虽也不相信长生不死的传说,但,不死咒法出现在天尊殿中,而且居于最中间的石壁上,肯定是不凡之物。
  张若尘将上面的壁画拓印了一份下来,收入空间戒指。
  池瑶对不死咒法毫无兴趣,反正看不懂,继续研究破冰的方法。
  白卿儿则是走到了天尊殿的另一边,在观察石壁上的阵图。
  “嘭!”
  池瑶一掌拍在冰山上,空间规则神纹从掌心涌出,但,在这天尊殿中,以她的修为,根本无法撕裂空间。
  再次以失败告终。
  在印有不死咒法的石壁下方,横有一张三丈长的青铜桌案。
  张若尘走上五座台阶,来到青铜桌案边。
  桌案上,摆放有书卷、香炉、朱笔、纸张……,但,这些东西,轻轻一碰,就化为青烟。
  “咦!”
  在青铜桌案的正中,张若尘看见了一枚令牌,是白玉材质。
  令牌上,烙印有一个“明”字。
  张若尘没有急着去抓令牌,害怕它也化为青烟。但,这令牌上的图文,与张家祖传的令牌,有很多相似之处。
  应该是同源!
  “总不会是大尊留在此处的吧?”
  张若尘屏住呼吸,探手触摸了过去。
  刚一接触,明字令牌立即光芒大涨,传出一股灼热至极的能量,疯狂的吸收张若尘的精神力。
  殿外,遥远的星空中,火焰光柱变得更加明亮。
  “嗷!”
  老尸鬼发出一道似能震破天地的惨嚎,尸身被火焰光柱烧得冒出黑烟。
  在黑心魔主和鸾鹰真君的带领下,蚩刑天和木灵希正好穿过通道,来到老尸鬼的下方。
  “小心!”
  蚩刑天释放出神气,包裹住木灵希,将她护在身后。
  黑心魔主修为强横,承受住了老尸鬼的啸声。
  鸾鹰真君却瞬间七窍流血,嘭的一声,笔直的倒在地上。
  “哈哈,还真是一尊修为了不得的尸神,但你们莫怕,有我在呢!”蚩刑天脸上毫无惧色,反而颇为兴奋,满脸红光。
  黑心魔主站在一旁,心中暗暗盘算脱身之策。
  蚩刑天扬声问道:“阁下是何方神圣,报上名来,本座不杀无名之辈。”
  “嗷!”
  老尸鬼再次惨叫,嚎声惊天。
  音波一圈接着一圈。
  倒在地上的鸾鹰真君,不停抽搐,嘴里神血越流越多。
  蚩刑天哼声道:“就算阁下是尸族无量境强者,也不至于如此嚣张吧?以为只凭啸声,就能吓退我蚩刑天?”
  木灵希扯了扯蚩刑天的衣袖,道:“他好像是动不了,在哀嚎。”
  “青黎王……救……救命……啊……”鸾鹰真君已奄奄一息,感觉神躯都要裂开。
  就连黑心魔主都有些承受不住老尸鬼的嚎声,道:“青黎王还请看仔细了,那尸神应该是被某股神秘的力量,锁在了火焰光柱上。火焰光柱上的神火,正在炼他。”
  “是这样吗?”
  蚩刑天动容,道:“我还以为,他背着一根柱子,是想与我一战,感情那不是他的战兵。”
  木灵希翻了翻白眼,道:“我们还是先找张若尘吧!”
  “不用找了!我已经感应到那小子的气息。”
  蚩刑天卷起黑心魔主、鸾鹰真君、木灵希,脚踩一片黑色魔云,直向星空中的黑色神殿飞去。
  他门刚刚落到神殿外的悬空广场上,在池瑶和白卿儿一左一右的搀扶下,张若尘走了出来。
  没办法,刚才只是触摸了明字令牌一下,张若尘的精神力就被吸干,虚弱无比,双腿此刻都还在颤。
  “张若尘,我们又见面了,还认识本座是谁吗?”
  蚩刑天哈哈大笑一声,走了过去,见张若尘一副纵欲过度的虚浮样子,眼神鄙夷,一边摇头,一边口无遮拦的道:“两个而已,你就这样了?你这肉身,得多练!我这人说话直,你别不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