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六十七章 生存的艰难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5      字数:3134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冥花坊主像是在忌惮什么,脸色略变,道:“此事,请恕千丞,不能回答老先生。”
  “不如这样吧,我来猜。若是我猜对,你不否认就行了!”
  张若尘道:“玉缘轩,是荒天和白皇后的相识之地,或者是决裂之地?”
  冥花坊主露出苦笑,觉得对方太大胆,这种话怎能随便说出来?真当白皇后,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但,她终究没有否认。
  张若尘露出明了之色,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神女十二坊到底有多大把握,将第一神女城炼制成神城?”
  听到此言,冥花坊主心中一动,连忙道:“若有天尊宝纱,机会极大。天尊宝纱真在老先生手中吗?”
  张若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道:“机会极大?据我所知,整个地狱界,也就只是十座神城而已,十族各占一座。这十座神城,乃是十族先贤亿万年积累,耗费无数资源,不断炼造,才达到神城级别。”
  “神女第一城的根基,虽是星桓天尊参与建造而成。但,与十族自古以来的积累相比,却还是差得很远。”
  “想要蜕变成神城,谈何容易?”
  冥花坊主轻轻摇头,道:“地狱界十族建立的十大神城,自然不是靠几百万年,或许一代天尊,就能建造出来。那是需要上亿年的积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神尊、天一起努力,才能成功。”
  “如此一座神城,便是当代天尊昊天和酆都大帝出手,都无法攻破。”
  “但,在上古时期,对神城的定义,却要宽松许多,只要能够满足两个条件,都可称为神城。”
  “第一,神城要位于神脉之上,至少能够满足百位神灵修炼。”
  “第二,神城的防御力,外可抵挡住神尊的攻伐,内可化解补天境神灵的战斗余波。”
  张若尘露出恍然之色,道:“所以神女十二坊,要建立的神城,便是这种层次的神城?”
  “乱世已至,星桓天地理位置特殊,而神女十二坊又是一群女子,若是不建神城,何以立足?别说立足,任何一位神尊降临,都能顷刻间,让星桓天毁界灭族,让神女十二坊的女子全部变成奴隶和玩物,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冥花坊主面容娇媚,却又苦楚,道:“幸好天庭和地狱,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星桓天才能凭借敏感的地理位置,存世到现在。而现在,这种平衡,已经快要被打破,我们除了炼制神城,别无选择。”
  “就没想过,将星桓天牵至别处?比如,离开这片星域,彻底投靠地狱界。”张若尘能感受到她心中的无奈,心情沉重。
  冥花坊主反问一句,道:“老先生去过百族王城没有?”
  张若尘点了点头。
  冥花坊主道:“你说,百族王城中的各族,为何没有彻底投靠地狱界的某一大族,牵至那个大族所在的星域,而是联合到一起,建立了这座堪比神城的圣城?”
  “因为他们知道,宇宙中的资源,是有限的。任何一个大族,都不会分配给他们修炼资源,反而会提防他们。最后,从提防,变成奴役。”
  “建立百族王城,他们依旧可以与地狱界的大族交好,甚至是依附。但是,却能拥有不小的自主权和话语权,不至于完全被奴役,不至于在战争爆发之时沦为炮灰。”
  “所以,星桓天一旦离开这片星域,神女十二坊只会迅速没落下去,然后被狼吞虎咽一般连皮带骨全部吃掉。”
  “而神女十二坊也离不开星桓天,因为,坊中女子,与整个星桓天早已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关系错综复杂。”
  “其实在宇宙中,一个族群,或者一座大界,想要生存,想要站着生存,必须拼了命去抗争。越是退缩,死得越快。越是想要依附他人,便越是低贱和卑微,只能跪着生存。这样活着,岂不比死更痛苦?”
  张若尘没想到,冥花坊主将局势看得如此透彻,对她倒是刮目相看。
  冥花坊主苦笑道:“老先生是否觉得,做为神女十二坊的女子,说出这番话,太过讽刺?在外人眼中,神女十二坊与凡间青/楼、妓/馆没有区别,本就是最低贱和卑微的女子,居然还妄想站着生存,与命运抗争,着实可笑。”
  “其实,神女十二坊的女子,都有悲惨的身世。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因为大世界、星球毁灭,沦为了奴仆,那个时候都很弱小。我们的命运,根本由不得我们选择。”
  “我们有的,本该沦为不死血族和罗刹族的血食。有的,本该被炼成尸族、骨族,或者被鬼族吞噬魂灵。有的,本该被锁链禁锢,变成强者床榻上的玩物。”
  “是城主将我们买到了第一神女城,给了我们一个可以活下去的地方。这个地方,并不算好,但,至少还可以活着,可以修炼。其中一些,甚至可以自己挑选,自己未来想要嫁的修士,或者不嫁任何修士。”
  “神女十二坊,对女子而言,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对我们而言,已经是最好的地方。”
  “当你被打入深渊之后,根本不敢奢望地面的青山绿水。能够在深渊中,看到一缕阳光,已经是件幸福的事。”
  张若尘沉默许久,问道:“你呢?你是冥族,为何加入了神女十二坊?”
  冥花坊主抬头望天,眼中充满对不堪回首的过往的回忆,语气幽沉的道:“争斗和惨剧,从来都不只是发生在天庭和地狱之间这片战场上。你要知道,冥族是很大的,内部也是弱肉强食。”
  神女十二坊的坊主,个个美名传天下,不知多少修士,欲要一亲芳泽,或是攻势猛烈的追求,或是视为不可侵犯的女神,或是视为欲要征服和占有的名花。
  但谁知她们光鲜亮丽的背后,却有苦楚、悲情、身不由己,还有对站着生存的渴望?
  当然她们中,也绝对有很多是真的已经堕落。
  “我必须要变强,必须要突破成为上位神,不惜牺牲一切。只有修为越强,才能有更多的话语权,才能庇护更多的有相同悲惨遭遇的女子。”冥花坊主道。
  张若尘看着冥花坊主那媚惑万千的玉颜和身材,却觉得,毫无吸引力。让他触动的,是冥花坊主眼神中的执着,与对强大的渴望。
  “我可以帮你,如果我还没有死的话。”张若尘道。
  冥花坊主连忙躬身行礼,道:“多谢老先生!其实我知道,我的资质和潜力,远远比不上那些元会级代表人物,借音律破境上位神,已是我最后的机会。而且这个机会,还十分渺茫,但再渺茫都得争一争。”
  “你能有这颗坚定的心,已是说明,能够成神不是偶然。至于上位神的境界,哪有那么难,在我看来,任何一位神灵都能达到。你要拼的,是大神的层次,是太真境。”张若尘道。
  任何一位神灵都能达到?
  这位老先生还真是不修炼武道,不清楚神境有多难突破,每一个层次,都是一道大关。
  大半的神灵,都不可能修炼到上位神境界。
  至于大神境界,她更是想都没有想过。
  因为,只有渡过了第一次元会劫难的神灵,得到了元会劫的洗练,才有机会,在下一个元会,冲击大神境界。
  在渡元会劫难之前,能够成为大神的存在,可谓是凤毛麟角。
  冥花坊主只希望自己能够修炼到上位神境界,甚至都没有期望过,渡过第一次元会劫难。因为,只有上位神中的强者,才能渡过。
  冥花坊主离去的时候,天边已是泛起鱼肚白。
  清晨时分,霜雾迷茫。
  张若尘刚刚站起身,外面响起冥花坊主的声音:“见过阎二公子。”
  随即,她的脚步声远去。
  张若尘看见了阎昱的身影,他穿梭在一件件乐器之间,向这边走了过来,温润而笑:“老先生音律造诣高深,奏出的乐曲,堪称天籁。晚辈在外面,不知不觉听了一会儿,心生向往,甚是想要见你老人家一面,却又不敢中途打搅,只得等到老先生教授结束之后,才敢前来拜会。”
  阎昱已是渡过神劫,踏入神境。
  更不可思议的是,已经是中位神。
  短短数十年,显然不可能做得到,必然是借用了高深的时间阵法。
  张若尘对阎昱,颇有好感,道:“二公子客气了,不必以晚辈相称,大家都是神灵,平辈论交便可。”
  阎昱倒没想到,对方性格如此随和,笑道:“能与先生相交,实乃阎某的幸事。”
  张若尘知晓阎昱不可能只是因为音律前来,道:“二公子怎么也住在未名山庄?”
  “渔谣神师与阎罗族交情颇深,既然来到了星桓天,自然是要前来拜访。”阎昱道。
  张若尘连忙问道:“阎罗族别的神灵,也住在未名山庄?”
  阎昱猜不透对方为何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笑道:“阎罗族对玲珑大会的兴趣不大,只我一人,刚刚突破到中位神境界,有与这个元会的新神争锋的念头,所以才来星桓天凑热闹。别的神灵,倒是没有来。先生,难道是认识我们阎罗族的某位神灵?”
  阎昱乃是绝顶聪明之辈,从张若尘无意间表露出来的神色,察觉到了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