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九章 灵燕子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4      字数:3246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金色溪流蜿蜒万里,水声涛涛,佛气蒙蒙。
  般若飞落下来,目光注视在海水的身上。
  海水脸上写满尴尬,又略带羞涩,连忙将手从张若尘掌心收回,侧过身去,不敢面对般若的目光,宛若偷情被大夫人发现的小女子。
  像她那么镇定,那么心态平和,要被血屠扔进锅里都不改色,会露出如此模样,实在难得。
  张若尘倒也能够理解,毕竟她是一个佛者,刚才二人的行为,虽是为了疗伤,终究还是太亲密,忽然被第三人瞧见,自然是有一种捉奸在床的羞耻感。
  张若尘很坦荡,见到般若露出笑容,问道:“总算是找到了你们,姑射静和小黑他们在哪里?”
  “来到荒古废城,我们遭到了袭击,只得暂时躲进这具古佛的身躯。进来后,大家都分开脱身,在这里遇到你,完全是偶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那股淡淡的感应。”
  般若道:“她是谁?”
  “谁袭击了你们?”张若尘道。
  两人几乎同时问出。
  张若尘先道:“这位小师傅,名叫海水,是西天佛界元一古佛的弟子。”
  “元一古佛的弟子。”
  般若点了点头,如此念道。
  下一瞬,她毫无征兆的,闪电般出手,命运决杖直向海水劈了下去,密密麻麻的命运规则在决杖上浮现。
  张若尘哪来料到般若会出手?
  但,他应变速度奇快,顷刻间,三人周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时间流速变缓,几乎是静止。
  张若尘拉住海水的手腕,避开了般若这一击。
  “你做什么?”张若尘问道。
  海水躲在张若尘身后,双眸无惧,盯着般若。
  般若与她直视,语气中带有冷意,道:“据我所知,元一古佛座下根本没有名叫海水的弟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池瑶在西天佛界修行了千年,对西天佛界自然是有很深的了解。
  海水道:“神女殿下虽是地狱界的俗世领袖,可是,不见得能够知尽西天佛界的一切吧?我是师尊的秘传弟子,乃是隐世修行者,神女殿下没有听过我的名字,其实很正常。”
  般若盯向张若尘,道:“你看她,一个西天佛界的弟子,却对我这个地狱界的真神一点恐惧都没有,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佛修,断七情六欲,修四大皆空。拥有大无惧之心,很正常。”张若尘道。
  般若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张若尘,又道:“畏惧之心,没有任何人斩得断。能做到无惧的人,只不过是,以强大的意志,将恐惧压制了下去。”
  “你说她四大皆空,但看你们刚才的行为,她不像是已经断了七情六欲。”
  “张若尘,你是否是已经被她的美貌迷得神魂颠倒,完全失去了判断力?小心死无葬身之地。”
  张若尘露出不悦之色,道:“在你眼中,我就如此不济?”
  般若分明看到海水眼中带有笑意,但,仔细看去,她眼神却又清澈如水,没有半分波澜,真挚且又平静。
  般若十分清楚,继续和张若尘争执下去,只会让海水更加嘲笑。
  般若平静下来,道:“你如此信任她?”
  “她与我并肩战斗,不惜施展舍身术。”张若尘道。
  “她真施展了舍身术?”
  “千真万确。”
  般若不禁再次看向海水,心中万分佩服,居然能够装到如此地步,道:“但,一个西天佛界的佛修,出现在黑暗之渊,本就疑点重重,很不正常。”
  “此事,我已经跟若尘师兄,解释得很清楚。”海水道。
  般若道:“若尘师兄?你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师兄?”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海水小师傅将阿罗汉白珠给了我,在黑暗之渊,我得庇护她的安全。”张若尘道。
  般若微微诧异,目光落向张若尘脖颈上的那枚白珠,探手过去,抓到了手中。
  “居然真是传说中的佛门至宝,阿罗汉白珠。”
  般若再次向海水盯去,道:“厉害啊,居然连这样的宝物都能随手送人,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海水道:“神女殿下也很厉害,触碰阿罗汉白珠的地狱界修士,肯定会被白珠反伤。可是,阿罗汉白珠却丝毫没有伤你。你真的是地狱界的修士?”
  般若道:“我也修佛,阿罗汉白珠自然不会伤我。”
  “你的心境太过极端,显然是只修了佛道,却没有修佛心。”海水道。
  般若道:“就冲你西天佛界弟子的身份,我要杀你,便是天经地义,张若尘也救不了你。”
  海水对张若尘说道:“师兄,般若可是命运神殿的神灵,你为何将阿罗汉白珠的事讲给她听,万一她出手抢夺怎么办?我死是小,佛门至宝落入命运神殿,才是佛道之辱。”
  二女,你一言我一语,争锋相对。
  海水看似平和,可是每一句话,却都以柔克刚,一步步刺激般若。
  张若尘将海水护到身后,道:“神女,我曾答应过她,一定会护她周全。你若杀她,便先杀我。”
  听到此处,般若心中一动。
  确切的说是池瑶。
  池瑶清楚,张若尘是知道般若的身份。如果海水真的是西天佛界的弟子,般若怎么可能杀她?
  为何张若尘还要说出刚才那样的话?
  显然张若尘并不是,丝毫都不怀疑海水的身份。
  只是一瞬间,池瑶便是明白了其中原因。
  如果说以张若尘的手段,都识不破海水的身份。
  那么,只有两种情况。
  第一,海水所说都是真的。
  第二,海水的修为,深不可测。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还好,一切都可掌控。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只要是聪明人,都肯定不会去揭露海水的身份。一旦揭露,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正是如此。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张若尘现在都必须无条件的,绝对信任海水。
  不能有任何怀疑。
  就算有怀疑,也要主动讲出来,让海水自己澄清。
  实际上,不仅张若尘识不破海水,就连池瑶和般若加起来,尚且看不穿她的破绽。
  彻底冷静下来的池瑶,都不得不希望,海水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反而,若她修为奇高无比,现在也只能放下戒心,稳住她,看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张若尘和般若对视了许久。
  般若心中闪过无数想法,明白了张若尘要告诉她的一切,终于,神色变得柔和了一些,道:“希望你是正确的!但,在黑暗之渊,带着这么一位半神巅峰的修士,无疑是拖累。”
  张若尘问道:“你先前说,有人袭击了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是无疆和黑暗神殿的神灵。”般若道。
  张若尘道:“你们竟然不敌?”
  “不知是怎么回事,无疆的修为大进,实力远胜从前,黑暗神殿也有神境强者前来。”
  般若又道:“当然,即便如此,我们尚且还不需要惧怕和逃遁。真正可怕的是,在荒古废城中,出现了一只鬼类诡兽。”
  “诡兽怎么能进荒古废城?”
  “荒古废物的力量,或许挡不住鬼类诡兽。又或许,根本不是鬼类诡兽,而是神魂诡化。”
  张若尘道:“神魂诡化?”
  般若点了点头,道:“荒古废城中,神尸一具具,绝大多数身前修为都十分强大。他们虽死,神魂却未必尽灭。”
  “这些神魂,或者说是残魂,被黑暗力量侵蚀,失去了意识,就会诡化,与鬼类诡兽没有区别。”
  张若尘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黑暗神殿的神灵,也遭受了攻击?”
  “正是如此,所以都逃进了这座古佛金身。”
  “那只鬼类诡兽呢?进入古佛金身没有?”
  “不清楚。”般若摇头道。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道:“先前,我们遇到了死族的神灵。”
  般若道:“在前来荒古废城的路上,我就有所察觉。不仅是死族,鬼族、尸族、骨族、冥族……地狱界的各大势力,不知是不是为了你身上的宝物,都闻风而动,跟了进来。如今的荒古废城,热闹得很。”
  “还是得尽快离开这里,前去大冥山,寻找印雪天。”张若尘道。
  一直沉默不语的海水,道:“若尘师兄,有一件事,我一直忘了跟你讲。”
  “什么事?”张若尘问道。
  海水道:“你可知道灵燕子?”
  张若尘颇为疑惑,摇了摇头。
  “灵燕子是不动明王大尊唯一的妻子,是你们张家的先祖。但,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来自哪里,是何出生,修为高低。她是突然出现在世间,又突然消失。”海水道。
  “灵燕子!灵燕子……”
  张若尘嘴里如此念着,仔细回想祖谱,是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般若想到了什么,道:“燕子佩?”
  提到燕子佩,张若尘眼中浮现出一道光芒。
  燕子佩是张家的祖传之物,十六岁那年,张若尘赠送给池瑶的定情物。池瑶送给张若尘的定情信物,是造化生剑沉渊。
  “赠卿燕子佩,白首不相离。
  送君造化剑,生死永相依。”
  后来,池瑶又将一对燕子佩,分别交给池昆仑和池孔乐。
  当初,修辰天神欲要夺舍池孔乐,有很大原因,都是因为燕子佩的力量守护,才失败。甚至,燕子佩的力量,让当时的修辰天神完全无法发挥出自身的力量,被血绝战神一招击败。
  张若尘问道:“你为何突然提起灵燕子?”
  海水道:“因为佛门无上至宝摩尼珠,被不动明王大尊,送给了灵燕子。与其说,印雪天进黑暗之渊是为了寻找摩尼珠,不如说她是来寻找灵燕子。要找印雪天,必先找到灵燕子。”
  “灵燕子在黑暗之渊?”张若尘感到无比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