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九章 前有凶神,后有恶煞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4      字数:3118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重新凝聚出神躯的小黑和闻褚,皆露出喜色,真是绝处逢生。
  人头形状的雷电山岳,便是刑天罐。
  也就是昆仑界刑天大神的头颅。
  “刺啦!”
  海面上,一道道亮度胜过普通雷电百倍的电光,化为龙蛇,急速蔓延过来,冲击向文通大神。
  文通大神双眼狭长,眼中尽是冷色。
  死亡之气在身前结成一座长城,挡住电光。
  “蚩刑天!都炼化了你十万年,你的精神意志居然还没有磨灭。好!好得很,看你今天能翻起多大的浪!”文通大神沉声道。
  “轰隆。”
  死亡之气凝成的长城断碎,雷电凝成一条翻天滚地的怒龙探爪攻出。
  文通大神双眼中,飞出两道神光,将怒龙击碎。
  但,一百零八柄石剑却被雷电包裹,剑体上,光芒大涨,魔气滔天,化为剑阵向文通大神挥斩下去。
  是蚩刑天的头颅,亲自掌控石剑,施展攻伐力量。
  被炼了十万年,心中怒火难平。
  人头形状的雷电山岳,张开嘴巴,喊出嘶哑的声音:“死战到底。”
  “哗!”
  “哗!”
  ……
  石剑之威,远胜先前。
  剑,并不锋利,却比星辰还要沉重。
  纵然是文通大神这样的存在,也被石剑劈得不断后退,撑起的神境世界一里里碎裂。
  张若尘收起噬神虫群,急速向远处飞遁。
  血屠和阎婷,紧跟其后。
  这种级别的交锋,足以打得星空湮灭,以他们圣境的修为,离得太近,有生命危险。
  “好厉害的蚩刑天,只剩一颗头颅,被炼了十万年,战力还如此可怕。”闻褚动容,不敢在这里久待,化为神光追向张若尘三人。
  姑射欢欢看着悬浮在上空的人头雷电山岳,脑海中,浮现出罗祖云山界那尊护界魔将的身影,心中暗想:“若是能够让护界魔将的身首合一,战力得强大到何等地步?”
  般若的脸色,始终凝重,看出了一些端倪,道:“文通不愧是冥殿一等一的人物,修为深不可测,走,赶紧离开此地。”
  她和小黑,踩出神灵步。
  一步跨出,便是到达十二万九千六百里外。
  但,他们只跨出了一步,就被文通大神的一道分身拦截。
  小黑回头,望穿虚空,看向十二万九千六百里外的战场,又看向前方的文通大神分身,道:“好家伙,与蚩刑天交手,居然还能投放出分身。”
  分身冷峭一笑:“若是十万年前的蚩刑天,本座或许还要忌惮几分。一颗头颅而已,被炼了十万年,岂是本座的对手?”
  分身的双手同时攻出,打出两道神通,白月分光和红日天炉。
  日月齐出,一冷一烈。
  顷刻间,小黑和般若被镇压在了日月之下,拼尽全力也无法动弹,体内的神力和规则神纹,被诡异的力量锁死。
  闻褚、姑射欢欢也遭到文通大神分身的攻击,没能逃出三途河。
  ……
  文通大神以神境世界,镇压住了一百零八柄石剑。
  真身腾飞起来,打出十八根锁神链。
  锁神链化为数百里长,粗如蛟龙,落到蚩刑天头颅的十八个锁扣位置上。
  文通大神单手抓着十八根锁神链,冷笑一声:“蚩刑天,本座知你想要翻天覆地,可惜你早已是笼中困兽,注定只能为奴为仆。”
  “吼!”
  蚩刑天的头颅长啸一声,脖颈处,涌出大量雷电和神气,凝聚出气态的身躯。
  很快,一尊万丈高的神魔虚影凝聚出来,双手抓住十八根锁神链,欲要挣脱压制。但,文通大神修为何等强大,身体站在虚空纹丝不动,眼中露出狞然的笑意。
  “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早已死去十万年,乖乖的做本座的战器吧!”
  文通大神释放出死亡冥气和精神力,将刻画在蚩刑天头颅上的咒纹,激发出来。
  咒纹,是黑色,由冥殿殿主亲手刻画上去,专门用来镇压蚩刑天的神魂意志。
  随着咒纹浮现,蚩刑天仿佛承受着莫大的痛苦,嘴里发出一声声悲鸣和惨叫,即便十万里外都能听见。
  听见的,还有文通大神的笑声。
  小黑双手撑着一轮红色烈日,如同被神炉镇压,咬着一口牙齿,大骂道:“该死!本皇若不是被须弥老秃驴封印了十万年,岂有他如此嚣张的机会?”
  小黑背上一对火焰羽翼展开,羽毛能够呼吸,吞噬上方红色烈日中的神焰。
  另一头,般若被压在一轮阴寒的白月下方。
  她眼神沉凝,欲要动用太上的阵纹,打破眼前困境。
  “嗷!”
  一道虎啸声,从东南方传来。
  般若投目望过去,只见,水域变成了金色。
  水平线上,张若尘骑着一头白虎,急速冲来,手中持着沉渊古剑。
  葬金白虎将自身的神力,借给了张若尘。
  “哗啦。”
  张若尘在百里外,挥剑斩出,将压在般若头顶的白色寒月击碎,化为一道道规则神纹,散乱的飞了出去。
  葬金白虎脚踩水面,如履平地,由远而近。
  骑在它背上的张若尘,探出一只手臂,抓住般若的手腕。她那修长美丽的身姿,飞在半空,落到张若尘身后。
  小黑见张若尘和般若远去,大吼一声:“还有本皇呢!”
  半晌后,葬金白虎去而复返。
  虎背上,除了张若尘和般若,又多了姑射欢欢和闻褚二人。
  张若尘一剑刺破镇压在小黑头顶的红色烈日,助它脱困,随后,骑着葬金白虎,化为一道金光,冲向水域深处。
  闻褚忧心忡忡,念道:“逃不掉的,文通不会给我们逃走的机会。”
  “就算逃不掉,也得争一争。”张若尘的力量和葬金白虎的神力,完全结合在了一起,皮肤冒金光,神威气势,比闻褚、般若他们还要强大几分。
  “待会儿,你们逃,我来拦住文通。”闻褚眼中,露出冷色。
  众人的目光,忍不住向他看去,知晓他是欲要自爆神源,拿性命去拼。
  或许杀不了文通大神那种级别的人物,但是,这已经是他们唯一的办法。
  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沉重。
  前方。
  一片水浪卷了起来,化为连接天空的水墙,阻断葬金白虎的去路。
  文通大神悬浮在水墙前方,手中提十八根锁神链。锁神链的另一端,蚩刑天的头颅七窍流血,时而惨叫,时而嘶吼,凄惨无比。
  葬金白虎的一双虎目,盯着文通大神,鼻孔中,喷出金色气柱。
  文通大神道:“葬金白虎,冥殿有意与神古巢结盟,你若归顺本座。将来,本座便是冥殿殿主,而你将是神古巢之王。”
  文通大神上的神威,犹如十万山岳压在他们身上。
  “若我不归顺,你莫非是要杀了我不成?”葬金白虎声音浑厚。
  文通大神笑道:“杀了你,夺取你的神源,依旧可以解析出不少史前秘密。所以,你还是想清楚再回答,机会只有一次。”
  “不用想了,我不会归顺任何人。你若想战,我便让你见识史前的力量。”
  葬金白虎眉心的“葬”字光芒增强十倍,身上一层金光涌出,将张若尘、般若、小黑、闻褚、姑射欢欢,全部推飞出去。
  密密麻麻的葬金规则神纹,从它脚下蔓延开,瞬间覆盖十万里。
  那股浩荡力量,让文通大神都微微动容。
  但,就在极道葬金之气蔓延出去后,天地规则却疯狂反噬回来,凝聚出一道道毁灭性的力量。葬金白虎的上方,出现一片死亡阴云,有天威降下。
  文通大神抬头看了一眼死亡阴云,大笑一声:“就凭你的修为,还杀不了本座。可是,你却很快就要被天威杀死。这个时代,容不得你这只史前生灵。”
  葬金白虎的声音,传入张若尘耳中:“赶紧走,天威降下,我必死无疑,我只能尽量多撑一会儿,走!立即走!”
  面对文通大神,即便是真神,也无可奈何。
  般若释放出神气,缠绕住张若尘,打算强行带他离开。
  张若尘心中难受至极,眼神瞪着文通大神,深深记住了他的模样。小黑却是更加冷怒,比张若尘还要愤恨。
  西北方向,忽的,传来一道亮光。
  并且伴随一道道清美悦耳的歌声,像是有人在奏琴,也有人在吹笛……歌舞管弦的声音,冲淡了水面的无限杀机。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望过去。
  只见。
  一艘洁白的纸船,缓缓航行过来。
  纸船的形态,像千纸鹤,通透如玉,雪白无尘。
  船上建有殿宇,亮着灯光。
  在纸船的船头,立有一具七彩色的神骨,高达三千丈,散发琉璃佛光。琉璃佛光驱散了三途河上的阴气,让天地都变成七彩色。
  纸船像是专程向这边行来,又像是普通的渡河船只,误闯到了此处。
  张若尘双眼一眯,在纸船上,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是在神女楼见过的那位红衣妙龄女子,自称小小,曾代表她的主人,邀请过张若尘,可惜被张若尘拒绝。
  “白纸千鹤船,琉璃七彩灯。”闻褚如此念了一句,眼中浮现出喜色,随即,又转为忧色。
  白纸千鹤船,是神女十二坊领袖白皇后的花船。
  白皇后绝对是一个比文通大神更可怕的人物,她的到来,未必就是一件好事,说不定,也是为了张若尘身上的奥义和至尊圣器。
  真的是前有凶神,后有恶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