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 时间剑法第五层境界
作者:飞天鱼      更新:2021-10-24 17:00      字数:3751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张若尘双臂一振,十三条龙魂和十三条象魂显现出来,霸道无比,将所有攻击尽皆抵挡住。
  一翻手,张若尘将沉渊古剑取出,向最左侧那位赤发道域境死族强者劈去。
  这一剑看似很简单,却让人无法躲避。
  赤发道域境死族强者眼中露出惊色,连忙举起七耀万纹圣器级别的战刀,想要挡下这一剑。
  “咔嚓。”
  战刀瞬间破碎,根本无法抵挡住沉渊古剑。
  没有丝毫停顿,沉渊古剑顺势劈下,结结实实落在赤发道域境死族强者身上。
  沉渊古剑表面并未有铭纹浮现,只有镶嵌于剑柄上的紫色神石,泛起淡淡光芒,重量也不知达到多少万斤,堪比一颗星辰。
  而紫色神石,本身就是一颗黑洞旁边的星辰,凝练而成。
  死族强者如陨石一般极速坠落。
  “砰。”
  地面被生生砸出一个深坑,大地一片片沉陷,大量尘烟倒涌向天穹。
  深坑内,已然寻不见死族强者的身影,只剩下一堆碎骨。
  “这么可怕?一剑就击毙道域境界的巫睢王。”
  “他只用了肉身力量。”
  “肉身的确很强,他的那柄剑,比十座山岳还要沉重。”
  ……
  剩下的三位道域境死族修士,心知眼前这位人族男子的可怕,三人同时双手合十,施展出死亡秘术。
  “念力通天。”
  三位道域境死族修士脚下的大地碎裂,化为一座孤岛,而孤岛四周的地面,则是腾飞起来。
  犹如方圆数百里的大地板块都飞起,向张若尘轰击过去。
  张若尘瞬间转身,手中的沉渊古剑轻颤了一下。
  “哗啦。”
  这片天地,无数时间印记浮现出来,犹如宇宙中的无尽繁星,星星点点,将死族三位道域境强者包裹。
  时间好似在这一刻静止下来。
  “唰。”
  一道残影闪过,张若尘和沉渊古剑如一道光束,穿透数百里的大地板块,出现在三名道域境死族强者身后。
  三名道域境死族强者静立不动,随即身首分离,自半空坠落而下。
  只是一剑,战三位道域。
  太惊艳了!
  遁走的接天境死族强者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禁骇然,“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
  张若尘眼中杀机涌动,提剑追杀而出。
  眼见张若尘追杀上来,接天境死族强者不由大吼道:“我乃是赤星神子麾下墨骨大将,你敢杀我,神子殿下绝不会饶过你。”
  张若尘冰冷道:“赤星神子吗?没听说过。不过,你放心,不用等太久,我会送赤星神子下去与你团聚。”
  想拿死族的一个神子来威胁他,未免太过天真了些。
  空间挪移施展,张若尘瞬间出现在墨骨大将身后。
  一道道时间印记清晰浮现而出,完全将墨骨大将笼罩。
  这片空间的时间流速发生改变,好似陷入静止状态。
  “辉月如歌。”
  张若尘挥剑,直刺墨骨大将眉心。
  “好快的剑。”
  墨骨大将脑中浮现出最后一个念头。
  “咔。”
  墨骨大将的头颅碎裂开来,圣魂湮灭。
  下一刻,其以死亡邪气凝聚的身躯崩溃,只剩下一具失去头骨的骨骸。
  骨骸晶莹如玉,诸多秘纹镌刻在其上,稍加祭炼,就能成为强大战器。
  死族乃是地狱界上三族之一,是中三族中尸族和骨族的进化体,又是新的生命体。
  盘踞于临阳城的这一支死族大军,便是由骨族进化而来。
  墨骨大将留下的这具骨骸,价值无疑是极大。
  张若尘自然是不会浪费,一挥手,将墨骨大将及四位道域境死族强者留下的圣骨尽皆收起,几件邪器当然也没落下。
  只要净化掉死亡邪气,便可以拿来让沉渊古剑吸收炼化。
  沉渊古剑如今已经是八耀万纹圣器,有紫色神石增幅力量,威力足以媲美九耀万纹圣器。
  但这还远远不够,沉渊古剑还需要吸收炼化更多战器,变得更强。
  如今沉渊剑灵道体已成,且是最为上等的道体,成长速度会大幅加快。
  “还是没有把握住‘辉月如歌’的精髓,如果墨骨大将有所防备,恐怕这一剑就难以奏效。”
  张若尘低语,并不满意刚才那一剑。
  “辉月如歌”乃是《时间剑法》的第五层次,也可称为月剑,比“周天轮回”更加玄妙,张若尘现在才刚开始修炼,掌握的只是皮毛。
  修为突破到规则小天地后,短时间内修为无法再做大的突破。
  需要沉淀一番,让心境与修为完全磨合,才能去考虑继续突破修为。
  越是往后,便越是不能心急,每一步都需要走得很稳。
  修为保持在规则小天地,张若尘若想实力有较大提升,只能从修炼武技神通方面着手。
  张若尘主修时间之道、空间之道、剑道、掌道和拳道,任何一道突破,实力都能有较大提升。
  将时间之道与剑道相结合的《时间剑法》,神秘莫测,威力无穷,一直都是张若尘的重要底牌,他接下来也会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去参悟。
  掌道,暂时已经是没办法提升,无论是龙象般若掌,还是七窍血冥掌,张若尘都已经修炼到极致,在成为大圣前,很难再有实质突破。
  除非能够找到大圣级龙魂和象魂。
  倒是拳道需要好好参悟,若能将洛水拳法第十一重修成,洛水拳法就会蜕变为高阶圣术,大圣之下,可碾压一切对手。
  但,想要第十一重境界,只能去九曲天星。
  而且洛水拳法与龙象般若掌,一柔一刚,宛如阴阳,同时修炼,意义非凡。
  其实,张若尘很想参悟剑十,奈何他没有掌握任何前人留下的心得体悟,也就无从着手。
  剑十,一直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从古至今,鲜有人修成。
  最近千年,也就只有剑帝雪红尘一人成功。
  万香城中,应该收藏着剑帝雪红尘关于剑十的心得体悟,但万香城恐怕不会轻易外传。
  暂时,张若尘只能将精力,放在修炼“时间剑法”和研究“空间之道”上。
  “仙子,此地距离仙机山,只有十二万里,很快就能赶过去;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去找一个人。”张若尘道。
  纪梵心道:“你要去找裴雨田?”
  裴雨田杀入临阳城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
  所以,立刻便是猜出张若尘的心思。
  张若尘点头,道:“对,我相信裴雨田不会那么容易死,但他现在处境肯定很不妙,所以,我必须要去找他。”
  他曾经欠过裴雨田一个人情,无论如何,他都是必须要还回去的。
  别说这里距离裴雨田坠崖之地很近,即便相隔甚远,他也一定会去寻找裴雨田。
  如果裴雨田还活着,他就将其救下。
  如果裴雨田已经死了,他也要找到其尸骨,将其好好安葬。
  “也好,反正已经来到北域,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纪梵心道
  张若尘笑道:“多谢仙子。”
  没有再做耽搁,张若尘将祭台收起,当先掠出。
  生死崖是一处很特别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诡异,任何东西从那里飞过,都会无故坠落下去。
  曾有很多强者前去探查,想要找出原因,却都无功而返。
  想来裴雨田是被死族追杀得走投无路,只能选择置之死地而后生。
  逃到生死崖,尚有一线生机。
  逃去其他地方,多半是必死无疑。
  最近这几天,生死崖变得格外热闹,不但有死族强者盘踞于此,还有很多天庭界修士赶来,可说是鱼龙混杂。
  刚开始的时候,双方还爆发过一些冲突。
  但现在都已经形成默契,在找到裴雨田前,谁也不愿意去打生打死。
  不到一炷香时间,张若尘四人赶到生死崖。
  生死崖,血红色的一片,曾有神血洒落在此地,寸草不生,就连精神力也大受压制。
  随着昆仑界复苏,此地变得越发诡异。
  蓦的,一道人影从半空飞落下来,出现到他们的身旁,先是露出戒备和防范之色。
  看出张若尘等人不是地狱界的修士,才是松了一口气:“你们也是在抢夺那株元会圣药?据说,裴雨田的藏身之地已经被找到,再不下去,元会圣药就落入地狱界修士手中。”
  张若尘当即抬起头来,目光锁定在一名干瘦青年身上。
  “元会圣药?”张若尘问道。
  干瘦青年露出异色,道:“你们不知道吗?裴雨田之前杀入临阳城,就是为了夺取元会圣药,那可是赤星神子的东西,不然你们以为死族为何这般兴师动众?”
  闻言,张若尘心中一动,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裴雨田胆子如此大,竟敢去抢赤星神子的元会圣药。
  所谓元会圣药,指的乃是渡过了一个元会劫难的顶级圣药,再进一步,就会蜕变为半神药。
  而未能渡过元会劫难的圣药,只能称为十万年古圣药。
  一个元会,便是十二万九千六百年,极其漫长,很多神灵都无法存活这般长时间。
  一株元会圣药,足以引得临道境强者,为之疯狂。
  “你说裴雨田的藏身之地已经找到?”张若尘问道
  干瘦青年道:“没错,就在不久之前,有人发现,裴雨田正藏身于生死崖下一座隐秘洞窟内;不过那座洞窟很古怪,暂时还没人能够闯进去。”
  “现在,各方强者都已经赶去那座洞窟,想分一杯羹。”
  “传闻中,裴雨田乃是昆仑界的绝代天骄,身具大气运,身上好东西可是不少,即便分不到元会圣药,能得到其他宝物,那也是不错的。”
  闻言,张若尘心中先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裴雨田还活着就好。
  但随即,他心中又涌现出一股寒意,死族想杀死裴雨田,也就罢了,竟然连天庭界修士,也想谋夺裴雨田身上的宝物,当真是岂有此理。
  这些天庭界修士,来到昆仑界,不帮助昆仑界抵御地狱界入侵,却想着对付昆仑界修士,其心可诛。
  其实,从一开始,张若尘就知道,很多进入昆仑界的天庭界修士,并非是来帮助昆仑界,而是冲着昆仑界中的机缘而来,想掠夺各种资源,本质上与地狱界修士,并无太大区别。
  心中快速闪过许多念头,张若尘笑道:“那还真是不能耽搁,不然这一趟就白跑了。”
  “对,对,对。”
  干瘦青年显得十分急切。
  身形闪动,其快速掠下生死崖。
  见状,张若尘四人立刻跟上。
  生死崖终年浓雾弥漫,瘴气、煞气极重,普通生灵根本就不敢靠近。
  跟着干瘦青年,向下飞掠三万丈,才终于是到达崖底。
  崖底极为广阔,景象骇人,铺着一层厚厚的白骨,不知曾有多少生灵葬身于此。
  “怎么冷飕飕的?感觉这地方好阴森。”
  项楚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纪梵心提醒道:“小心一些,这地方有古怪。”
  “仙子发现了什么?”张若尘问道。
  纪梵心释放出强大精神力,仔细感知一番,随即道:“我的精神力被压制……不好判断,只是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先去救裴雨田,谨慎一些便是。”张若尘道。
  已经到生死崖底,不可能因为这里可能存在古怪,便退出去。
  “在那边。”
  纪梵心伸手,指向一个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