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摧枯拉朽
作者:迪巴拉爵士      更新:2020-09-10 14:38      字数:0
  王琦在喝酒。
  陈二娘坐在侧面给他斟酒布菜,眉眼中多了柔情。
  “贾平安成了武阳男,这不打紧。”王琦把玩着酒杯,嘴角挂上了讥笑,“可此次他弄出了什么东西,让军方的几员老将都对他青眼有加,有人忌惮了。”
  他放下酒杯,陈二娘斟满,然后抬头,妩媚一笑,“他们这是担心那个扫把星?”
  “非也!”王琦摇头,“他们担心的是扫把星成为皇帝的一把刀!这把刀越来越锋锐,他们担心会成为自己的祸害。”
  陈二娘眸色微冷,轻轻挥手,长长的指甲在空中划过,“那就弄死他!”
  “皇帝不会允许。”王琦按压着眉间,觉得火气一拱一拱的,胸中难受,“长孙相公不会允许,他们担心扫把星一死带来的后患。”
  陈二娘身体倾斜,靠了过去,眉间全是杀意,“皇帝……换一个如何?”
  王琦挥手。
  啪!
  陈二娘捂脸低头。
  王琦就像是抽了蝼蚁一巴掌般的若无其事,淡淡的道:“皇帝软弱,换一个……谁知道会什么什么模样?所以长孙相公不会允许,许多人都不会允许……还有那些老将也在看着,以后这话不可再说。”
  陈二娘捂着脸颊,低声道:“是。”
  王琦仰头看着虚空,嘴角翘起,嗤笑道:“他们忌惮之人,自然要全力打压……今日有人出头,要给贾平安好看,某便在此等着消息,若是成了,好事。不成……”
  陈二娘抬头,不满的道:“他们该让你来主持!”
  王琦冷笑着,只觉得胸口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了,只想寻个地方发泄出来,“可他们却让某作壁上观。”
  外面来了一个男子,“王尚书,乔东兴他们已经在聚会了,他鼓动那些考生在元日时进言扫把星祸乱朝政之事。”
  “元日……”王琦眯眼,眼中陡然多了厉色,如利剑般的锋锐,“那是陛下改元的时候,贞观远去,新年到来,这个大唐从此就成了皇帝的玩物。这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那时候的皇帝心情激荡,若是被几个考生这么一进言……皇帝的心中会起疙瘩,外面再配合一番,贾平安有难了。这个手段……有趣!不错!”
  想到贾平安的下场,王琦不禁抚掌大笑了起来,就像是三伏天吃了杯冰水般的畅快。
  他本长得英俊,此刻大笑,更增添了几分爽朗。
  陈二娘心神迷醉的看着他,不禁靠了过去。
  “郎君……”
  ……
  “他便是扫把星?”
  “看着也就是一个少年,没什么神异之处。”
  “扫把星被你看出来,那还叫做扫把星?”
  贾平安不喜欢被人瞩目,但对手除外。
  他走了进来,乔东兴起身拱手,“贾参军可要喝一杯?”
  等你坐下后,随后再想走就难了。
  那些考生都在看着贾平安,他们大多不认识,甚至都不知道贾平安这个人。有人低声问了伙计,伙计说道:“他才将进了长安城不到一年,从一个农家少年变成了如今的武阳男……传闻老将们喜欢他。”
  擦!
  不少人的眼中都冒起了异彩。
  大伙儿都是读书人,凭着自己的本事考试做官,一步步的走上去……很爽快,但也很艰难漫长。
  可眼前就有这么一个少年,竟然不到一年就完成了从农家子弟到封爵县男的路程,羞煞多少人啊!
  凭什么他的命那么好?
  有人眼睛发红,鼻息咻咻,恨不能取而代之。
  有人扼腕叹息,觉得这个少年是走了狗屎运,换了自己来,定然比他成就更大。
  “听闻你自诩才华无双?”贾平安盯住了乔东兴,眼中迸发出利芒,却是怒了。
  元日在皇帝的面前给他上眼药,这是毒计,贾平安怎能不怒?
  乔东兴的眸子里异彩闪过,却是欢喜。他来自于河东道,在当地的名气不小,若是此次能考中礼部试,有小圈子操作,用不了几年他就会成为名士。
  而名士风流,指的不只是才华,更多的是自信!
  一个农家子罢了,竟然有人委托他代为设局,这给脸给大了吧?
  原先的谋划是元日进言,可现在贾平安竟然主动上送门来,那何不如现在就超度了他,让他名声扫地。
  想到这里,乔东兴呵呵一笑,“某河东道乔东兴,这位是河北道的大才王辅!今日我等以文会友,诸位可做个见证。”
  看热闹不嫌事大,众人轰然叫好。
  那一双双眸子里全是兴奋和欢喜,人类与生俱来的欺凌弱小的本能渐渐发作了起来,竟然有些野性。
  贾平安一怔,淡淡的道:“以何为题?”
  做文章是不可能的,在这种地方也做不出来。
  “作诗。”王辅眼中多了轻蔑之色,有人说道:“王郎君的诗在河北道广为流传。”
  我咋没听到?
  王郎君……除非是王之涣或是王昌龄,外加一个王维和王勃,否则贾平安谁都不虚。
  比试诗……
  他招手,伙计上前,很是恭谨的道:“贾参军要什么?”
  “取一壶酒来!”
  伙计晚些送了一壶酒来,贾平安斜睨着王辅和乔东兴,问道:“你等是客,如此,你等出题。”
  你这是在找死啊!
  乔东兴心中大喜,就怕贾平安后悔,急忙说道:“某来时,经过一座山,彼时天地茫茫一片白,山上小径绝无足迹,鸟儿也不见,等到了山下时,却见一渔翁在河中乘舟垂钓……此情此景,可为诗否?”
  “这意境有趣!”
  “某有了!”
  现场有些乱哄哄的。
  一个考生起身,大声念诵着自己的诗,中规中矩,得了众人的认可。
  接着有两人作诗,却也不错。
  王辅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乔东兴看过来时,他不屑的撇撇嘴,示意贾平安这等人他不屑于出手。
  乔东兴文采比不过他,想想有他坐镇也行,就起身念诵了自己的诗。
  这是蓄意的。
  这首诗他想了好几日,而且还请人润色后,他自己觉得无懈可击。
  他缓缓吟诵着,少顷一首诗吟诵完毕,连王辅都为之抚掌叫好。
  乔东兴目光炯炯的看着贾平安,若是他此刻获胜,回头这些考生就是见证,会散播扫把星不学无术的消息,为元日进言打下基础。
  想到这里,他的眼中多了厉色,瞬息消失。
  “贾参军……如何?可有了吗?”乔东兴微笑着问道。
  贾平安在沉吟。
  在乔东兴的眼中,这份沉吟却是面露难色……
  他咄咄逼人的道:“我等都作了诗,贾参军为何迟迟不出手?难道还得需要更多的时辰?”
  读书人讲究一个文无第一,你一刻钟作一首诗,那么我只会比你短,不会比你长。
  贾平安抬眸,“某只是在想选哪一首。”
  “哈哈哈哈!”
  乔东兴先笑,随后哄堂大笑。
  贾平安举起酒壶喝了一口。
  真特么难喝啊!
  他皱皱眉,眼中多了讥讽之色,“某这便来。”
  你既然想死,那我不送你一程也不行啊!
  乔东兴发现贾平安的精神一振,一种自信散发出来。
  这是……幻觉吧。
  他看到贾平安的目光锐利的扫过来,就冷笑着。
  “此情此景为孤绝,可否?”
  这是要点题。
  众人点头。
  乔东兴的描述可不就是孤绝的画面感吗,若非渔翁,仿佛世间再无生命。
  贾平安负手而立,吟诵道:“千山鸟飞绝……”
  内味儿有了!
  一个考生不禁抚掌想叫好,却担心打乱了贾平安的节奏。
  “万径人踪灭。”
  妙!
  一个考生再也忍不住了,赞道:“千山,万径,可谓妙。鸟飞绝对人踪灭,更是妙不可言。再拆开,绝对灭,那孤绝的景象……完美!妙啊!”
  只是两句,众人就被镇住了。
  乔东兴思忖了一下自己的那首诗,觉得不是对手。
  但一首诗还得要看全部,若是前面好,后面烂,那叫做狗尾续貂,拖累前面的好评。
  想到这里,他死死的盯着贾平安,恨不能他一开口就说出什么……突然天空一伙咧,原来玉帝要抽烟。若是玉帝不抽烟,为何天空一伙咧。
  贾平安看着众人屏息等待的模样,心中不禁暗爽不已。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这首柳宗元的诗堪称是孤绝到了极点,前半首诗读下来,让人觉得浑身冰凉,浑然不似在人间。
  “好诗!”一个考生目露异彩的起身拱手道:“先前有人说过前半首可谓是孤绝,某深以为然,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只是听闻,某便觉着置身于山间小道之上,入目处皆是白雪,绝无人兽踪迹,浑身发冷啊!”
  众人不禁纷纷点头。
  “孤绝到了极致,可谓名句。”这个考生再度拱手,钦佩的道:“可后半首却变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从孤绝,从绝无人兽踪迹,一下看到了渔翁,却极为自然,毫无突兀感,这……”
  这才华……
  考生朗声道:“最后一句却是点睛,独钓寒江雪,孤绝啊!整首诗……堪称是名篇,不,就是名篇,谁不服?”
  这考生被贾平安一首诗给彻底的折服了,目光所至,就等着有人不服气,他就厉声驳斥。
  众人默然。
  考生怒道:“我辈读书人,难道还不敢直面这等大才吗?”
  他转身拱手,“江州曹英雄,见过贾参军!”
  随之有读书人起身行礼,自报身份。
  一时间,贾平安竟然成了主人。
  乔东兴面色惨白,不敢相信的看着贾平安。
  “这诗绝不是他作的!定然有假,有人代为……代为……”
  王辅的面色也不好看,“谁能写出这等诗,就算是陛下请求,他也不会把这等名篇送人。”
  是啊!
  这话一下就击溃了乔东兴的侥幸心,他双手抱头,痛苦的道:“为何如此?为何如此?一个农家少年,为何能作出这等名篇来?”
  他抬起头来,双目通红,就像是要吃人般的模样,对王辅说道:“王兄,这是侥幸,你来,你才华过人,你出题,和他作诗。”
  王辅默然。
  乔东兴怒了,“你难道怕了?就算是名篇,可谁能一日作出两首名篇来,某当即跪拜,认他为父!”
  周围的声音刚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
  王辅的脸颊颤抖了一下,淡淡的道:“某非是不敢,而是已经想到了一首诗……”
  乔东兴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的欢喜,“王兄大才,定然能让他俯首。”
  王辅叹道:“何必如此。”
  这个年轻人装比有一套啊!
  贾平安双眸含笑,“某很忙,你若是有诗只管说。”
  王辅的眼中多了怒色,淡淡的道:“某在河北道,从小就听闻大唐兵锋鼎盛,大军战无不胜,可却少有为大唐将士作的诗,即便有,也无名篇。今日你我在此以大唐边塞为题,作诗一首,可否?”
  边塞诗?
  贾平安一脸纠结。
  王辅见了不禁暗喜,暗自握紧了拳头。
  乔东兴已经是欢喜的不行了,拍手道:“若是不能,今日便以平手而论。”
  MMP!
  太无耻了!
  那个曹英雄双目几欲喷火,“贾参军作出了那首孤绝名篇,谁有资格说今日是平手,某曹英雄义气无双,定然让他知道拳头的厉害!”
  这厮体型微胖,一发怒还行,等怒气收了,看着竟然有些……猥琐。
  众人无语,但都觉得这话一点都没错。
  贾平安淡淡的道:“某若是不肯作,你等定然不服气,既然如此,那便来吧。”
  “豪气!”曹英雄竖起大拇指,冲着王辅说道:“你若是还有半点廉耻,那便赶紧念诵出来,否则……某羞于与你为伍!”
  王辅没想到贾平安竟然真的答应了,心中有些愧疚,但旋即就消散了。
  他目光温润,那种自信让人确信他即将吟诵出来的诗非同凡响。
  可耻的分界线…………
  吟诵完毕。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疯狂敲打着案几叫好。
  这些考生都是各地的佼佼者,在当地都是被人追捧的大才,可今日却被一个农家出身的少年给弄的灰头土脸的。
  他们本已绝望,可王辅用一首虽然算不上名篇,但依旧能唱响一时的好诗。
  乔东兴拍打着案几,逃过屈辱的快乐让他兴奋欲狂,喊道:“叫了女妓来,唱,把这首诗唱出来。”
  边上就有青楼,伙计当即过去,请了几个有名的女妓过来。
  这群人不差钱,那就给隔壁邻居一些好处吧,回头说不得能给某打个折什么的……
  伙计心中暗喜。
  乔东兴冷笑道:“贾平安,你可有了?”
  几个女妓神色一变,看着贾平安的目光中就多了欢喜。
  竟然是贾师傅吗?
  她们没见过贾平安,但贾平安的几首诗却在青楼里传唱甚广。
  这大概就是后世粉丝见到偶像的那种心态。
  一个女妓面颊绯红,刚想打个招呼,贾平安却举起了酒壶。
  真特娘的难喝啊!
  贾平安喝了几口,就放下酒壶,然后淡淡的道:“某有了。”
  大堂里默然。
  所有目光都汇聚在了贾平安的身上。
  他从容踱步。
  一步两步三步……
  前有曹子建七步成诗,某不敢比肩,那便八步吧。
  有心人数了一下,“八步!”
  贾平安止步,抬头……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顿时一个浩大的画面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脑海里,在那黄河上面的万仞山上,一座孤城矗立着。
  这个画面不错,但若是要说名篇……
  乔东兴摇摇头,眼中闪过冷色。
  今日事情没弄好,他后续必然会被斥责,为此……他必须要有所作为。
  比如说随后带着人起哄,说不过如此,再蛊惑造势……
  贾平安缓缓吟诵道:“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他背身而立。
  身后一片死寂。
  乔东兴不敢相信的看着贾平安的背景,喃喃的道:“为何……为何后面这般精彩。”
  黄河上面的万仞山上,孤城矗立。
  这是何等的悲壮和悲凉景象?
  但更多的却是豪迈。
  “大唐将士为国戍边,在那黄沙遍地的地方,依旧不肯让那些异族侵入。”
  曹英雄深吸一口气,“那羌笛悲鸣,抱怨春光不再,可那是玉门关。班超有云,臣不愿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那孤绝域外的玉门关呐!我大唐将士……威武!”
  众人齐声道:“我大唐将士……威武!”
  连那几个女妓和伙计都神色肃然,用那种自豪的语气说道:“我大唐将士……威武!”
  这是大唐将士用一次次胜利换来的自豪和尊崇。
  贾平安看着这些,心中想起了后来大唐的衰弱,不禁黯然。
  旋即他又振奋了精神。
  我既然来了,那自然要让这份自豪长久驻留才是。
  乔东兴目光闪烁,在躲避贾平安的视线。
  王辅面色惨淡,竟然瘫坐在那里。
  他败的心服口服。
  两首诗对比,他并无一分胜机,这便是完败。
  想到自己从小在家乡就有天才之名,被各处追捧,可此刻却被贾平安轻松击败,毫无还手之力……他的眼眶不禁泛红,热泪在里面渐渐蕴集,随后滑落下来
  贾平安目光所至,这些来自于大唐各处的大才都纷纷低头。
  两首名篇一出,摧枯拉朽般的击毁了这些大才的信心。
  原来这个世间竟然有这等大才!
  我好渺小!
  “无人吗?”贾平安心中有怒火,那么这份怒火就用这两句话来报答。
  他负手而立,问道:“还有谁?”
  ……
  为盟主‘赵冬平’加更。
  为盟主‘800banshee’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