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4章 家门不幸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7      字数:2040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6064章 家门不幸
  “梁王这是在关键时刻,用这种方式给南北两域和古神教敲一记警钟啊,某种程度上,也算得上是一种无声的警告。”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说道。
  在这个节骨眼上,梁王亲自见了陈六合,如果陈六合走出梁王府就被人下黑手的话,那无疑就是在打他梁王的脸,这种事情,谁敢轻易来做?
  怕是连程镇海、白胜雪以及那位主神大人,都要多少掂量一下吧?
  殿堂级的强者,是不能轻易惹怒的,大家的心理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算盘。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好则好,不好的话,就是全盘皆蹦,此刻的平衡立即打破。”王霄道。
  “就是在赌他们没有那个魄力和胆量。别看他们三方联合,但这个出头鸟,谁愿意做?”
  奴修冷哼的说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崩不了盘,真崩了,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
  王霄点了点头,没有去反驳,此刻的形势,的确是很耐人寻味啊。
  这就像是一个快要撑到临界点的皮球,随时都有可能爆裂,但什么时候会被撑爆,谁也不知道。
  不爆之前,大家都能遵守规则,一旦爆了,就没有任何规则可言了。
  “怕就怕,突然出现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陈六合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奴修和王霄两人皆是看了眼陈六合,王霄道:“你倒是在不声不响中把局势看得够透彻。”
  “你说的没错,就怕突然出现横插一足、能打破双方平衡的人。”王霄道。
  “这个人,可能是东域,可能是西域,也可能是祝月楼......”奴修凝声。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苦笑了一声说道:“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了,毕竟,那种高层次的争斗,也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东西两域的态度,更不是我们所能主导和决定的。”
  “他们想做什么啊,我们可管不了,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陈六合很乐观的说着。
  奴修跟王霄两人都审视了陈六合两眼,几秒钟中,王霄才说道:“这话说的没错,我们不必庸人自扰,相信斗战殿殿主和梁振龙两人会把这些事情处理妥当的,天要是真的塌了下来,也有他们撑着。”
  陈六合忍不住失笑了一声,忽然好奇,道:“小王爷,你真的是梁王的弟弟?亲弟弟?”
  王霄瞪了陈六合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倒是想改变这个事实,可我也无能为力啊。”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见过坑人的,没见过你这种连亲哥哥都坑的。”
  王霄不以为意的说道:“放心吧,梁振龙可没有那么脆弱,他本事大着呢,站在他们那个高度的人做事,向来都是谨小慎微未雨绸缪,你以为一件完全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会放心大胆的去做?”
  “你可别把那只老狐狸想的太简单了。”王霄撇撇嘴说道。
  陈六合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站在梁王那种高度,谁还没有几张与人斗法的底牌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天真的塌下来了,凭他们的体格,也可以撑上那么一两下。
  “小王爷,还有一点我很好奇,您既然和梁王是同胞兄弟,为啥你们一个姓梁,一个姓王?”陈六合满是好奇的问道。
  谁知道,刚才还神情平和的王霄猛的把脸拉了下来,他瞪着陈六合,道:“小子,别打蛇上辊得寸进尺,给你一点颜色就想开染坊吗?不该你问的,最好别问,否则的话,小心本王一脚踹死你。”
  “哼,又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有什么不能说的?”奴修冷哼了一声。
  王霄登时没了脾气,苦笑道:“老疯子,给我们留点面子能死吗?”
  “这件事情不提也罢,家门不幸。”王霄摆摆手。
  “你要真有本事的话,就把家门不幸这四个字说给梁振龙听。”奴修嗤笑了一声。
  “说就说,那怎么了?我当着他的面也是这样说的。”王霄道。
  奴修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了,陈六合一看气氛不对,也就强忍着好奇,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不过他断定,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很曲折的故事。
  三人就这样在暗夜下行走着,周围有多少眼线,他们不是很清楚,也并不是非常在意。
  但他们知道,在那漆黑的周围,一定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一路上无风无浪,三人很快就返回了斗战殿,王霄自行去斗战殿为他准备的客房休息了,只是叮嘱了陈六合几句注意好好养伤。
  奴修把陈六合送回到了陈六合的房间。
  临别前,奴修对陈六合说道:“你的身体真的没什么问题了?方才梁振龙那个老小子没有把你伤着?”
  “放心吧老头,我没事,好的很,梁王做事,怎么会那样没有分寸?”陈六合故作轻松的说着。
  奴修点了点头,道:“你好好养伤,现在时间不早了,明天大早你还有一场死战,不可马虎大意。”
  陈六合嗯了一声,道:“就是不知道,他们明天又会玩出什么花样来啊。”
  “不至于,虽然你的表现已经让南北两域和古神教提起了警惕,但我想,他们仍旧会认为你没有以一敌三的真本事,况且你重伤在身,这能让他们抱着几分侥幸心里。”奴修分析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要给他们再上一课了。”陈六合冷笑了起来。
  “你不要大意。”奴修凝眉。
  顿了顿,奴修又道:“也不要太在意梁振龙今晚说的话,我觉得你说的才是对的,首先要保证的是如何让自己活下来,其次才要去考虑会不会因为实力太强而遭受灭顶之灾。”
  “如果因为惧怕引来关注就蹑手蹑脚,完全没必要。”奴修道。
  “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卑躬屈膝的活着是永远得不到别人的尊重,想要让对手惧怕,唯有拿出超强的实力。”陈六合字句铿锵的说道:“这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