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7章 造化为何物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5      字数:2000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顿了顿,奴修接着道:“你只懂得怎么去修习八步蹬天式的前面六式,而最后的两式,也是被称为威力足以毁天灭地的两式,你到至今,还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怎么去修习,对吗?”
  陈六合的身躯再次狠狠一震,他满脸惊容,道:“老头,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你就告诉我,我说的对与不对。”奴修问道。
  陈六合道:“对,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知道最后两式的修习方式,我对此一无所知,甚至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当年,你口中的那个老瘸子,没有告诉你最后两式的修习方式吗?”奴修又问。
  陈六合摇头,道:“他也不知,他还说,这世上都无人知晓……”
  “这就对了,这就能够吻合了。”奴修说道。
  陈六合死死盯着奴修,道:“老头,这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就对了?又跟什么吻合了?”
  奴修整了整神色,说道:“小子,我当年在那本古籍残本上,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顿了顿,奴修才接着说道:“八步蹬天式,前边六式靠的是悟性,后边两式靠的是造化。”
  “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满含深意啊,当初我看到的时候,也没有多想,因为八极拳的终极奥义本来就是绝迹存在,离老夫太过遥远,所以也只是粗略扫过,没有放在心上罢了。”
  奴修看着陈六合轻叹道:“不曾想,老夫后来结实了你,而你又恰恰修习了这失传数百年的八步蹬天式!现在跟你的情况一结合,老夫觉得,刚才那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并非虚言啊。”
  陈六合的眉头都深深凝了起来,脑海中一直在盘旋着奴修刚才所说的那句话。
  前面六式靠悟性,后面两式靠造化?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寒意太深奥了一些,值得让人去深思与琢磨。
  足足过了良久,陈六合才开口说道:“老头,这句话的深意太广阔了一些,让人难明。”
  “其实很好理解!或许,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八步蹬天式呢?或许只有六式也说不定呢?”奴修意味深长的说道。
  闻言,陈六合的身躯再次狠狠一颤,面容惊异,道:“怎么可能?明明是八步蹬天,怎么可能只有六步?若是只有六步的话,那为何要取名八步蹬天式?”
  “况且,凭我的感觉,六步之后,定然还有!七步蹬鬼神与八步蹬天地,绝非空穴来风!”陈六合无比肯定的说道,这是他的直觉,凭他对八步蹬天式的了解,他有强烈的感知。
  看着神情激动的陈六合,奴修摆了摆手,说道:“小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没有最后两式,指的不是这最后两式就不存在于世,我指的是,这最后两式,或许根本就没有修炼方式……”
  陈六合的眉头都深凝在了一起,眉宇间拧成了一个川字,他陷入了沉思当中。
  奴修再次开口说道:“这悟性与造化之间呢,可是有着巨大的差别,悟性是一个人的天赋和能力,修习任何武技绝学,都需要超强的悟性作为基点才能有所成就!”
  “而造化一词呢,则是太过虚无缥缈了一些,造化代表的不仅仅是悟性,还要契机与天大的气运才行!这些融为一体,才被称之为造化!”奴修说道。
  “最后两式靠造化,到底是什么意思?又蕴含着什么样的深意呢?”陈六合轻声呢喃,千万不要怀疑他对八步蹬天式最后两步的渴望程度,这些年,他一直都为停止过钻研,只是,一直都毫无头绪罢了。
  “既然暂时想不通,就不用去浪费脑细胞了。你只要知道,要修习这最后两式的困难程度,难如登天便是了!既然已经说了要凭借造化,那一切,何不让它顺其自然?”奴修说道。
  陈六合内心涟漪翻涌,心绪无法平静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得到关于八步蹬天式的重要线索,因此,他如何能够静气凝神呢?
  可他即便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连联想的空间都没有。
  委实是最后那两式太过神秘了,得不到丝毫线索,他连怎么去修习的方式,都一无所知。
  “小子,老夫今天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搅乱你的心神,只是让你心中有一个大概的认知罢了!这世上的事情,千变万化,谁都不知道在某个时候会发生什么。”
  奴修提点陈六合,道:“所以,一颗冷静的平常心极为重要,何况,你已经习得六式,已经跻身八极拳的宗师之地,何必还要给自己增添烦恼呢?”
  陈六合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何尝不是我的一个心结啊!若是能习得完整的八步蹬天式,我的战力值定然飙升一个档次,我的实力定然更加强悍。我能感觉到,那最后两式,具备着毁灭之姿!”
  “你要对你自己的造化有信心。”奴修深深的凝视了陈六合一眼。
  陈六合苦笑一声,道:“说的也是,庸人自扰毫无意义,既然那本古籍上说了,靠造化能修习最后两式,那就证明,最后两式是一定存在于世的,只要存在,那我就有机会!”
  “何止是有机会?这个世界上,你是最有可能习得完整八步蹬天式的人,且是唯一一人!因为除了你之外,再无人懂得这八极拳的终极奥义。”奴修笑了笑说道。
  陈六合也扯了扯嘴角,抬头看了眼天际,道:“是啊,造化,我必然是个有造化之人!”
  说罢,陈六合再次深吸了口气,努力调整了一下心绪,他道:“好了,我不跟你扯皮了,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潜心专研一下轩辕斩的心法口诀,若是连轩辕斩都悟不透的话,那我还谈什么去窥探八步蹬天式的最后两式?”
  话音落下,陈六合就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快速进入了沉浸自我的世界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