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0章 南海之南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5      字数:2022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这一天过得也很平静,陈六合跟苏婉玥两人就待在了沈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苏婉玥知道陈六合明天就要出行了,也放下了所有事情,很贴心的陪着陈六合。
  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消失了几天的刑天和帝小天两人几乎同时出现在了沈家。
  陈六合看着两人,说道:“都处理完你们的事情了?”
  刑天点了点头,陈六合对刑天说道:“回了一趟邢家?见了你父亲?”
  刑天再次点头,陈六合笑了起来,道:“挺好,他毕竟是你父亲,也没有做什么太对不起你的事情,以后的邢家,终究是需要你来接手的。”
  刑天没有说什么,算是默认了陈六合的话。
  “跟你父亲说了我们的行程?”陈六合问道。
  “说了。”刑天道。
  “他知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哪里?”陈六合问。
  “他没说,只是让我小心一点,去了那里,可能有一半的几率回不来。”刑天说道。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道:“看来他也知道我们即将去哪里了,一个个搞的这么神秘,又说的那么凶险,我现在还真是对我们即将去的地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也十分向往。”刑天说道。
  帝小天也开口了:“我也问了我爷爷,我爷爷起先并不同意我去,但知道有奴修前辈随行后,才勉强答应了下来,只是再三叮嘱我,若是力有不逮,便要即刻离开,必要时刻,家族会帮我离开。”
  “呵呵,这个世界上还有那样一个能让这么多强者都忌惮的地方?还真是活久见了,我以前可是从未听说过呢!看来这个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能接触到的东西,还是太少了些许啊。”陈六合自嘲的说道。
  “说的越是神秘危险,我就越是期待,体内的热血都开始翻腾了。”帝小天冷笑的说道,他也是一个骨子里藏着疯狂因素的家伙。
  “有胆量是好事,可别到时候把小命丢在了那里,那可就成了一个笑话了。”突然,一道沉闷的声音从庭院外传了进来。
  众人转头看去,赫然就看到,一身黑色长袍的奴修从外边走了进来。
  陈六合开口说道:“老头,你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消失就是几天。刑天消失是去了邢家,这点我能理解,可你这个糟老头子在炎京无亲无故,在这世上都无亲无故,你这几天是去了哪里?”
  奴修瞪了陈六合一眼,道:“要带你们几个小娃娃去那个地方,难道我不要去做一些准备吗?你以为那个地方那么好去的?是个人就能去的了吗?”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好吧,那你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明天就出发,到了地方,会有人接应我们的。”奴修说道。
  陈六合点了点头,帝小天忍不住的问道:“奴修前辈,咱们要去的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大家都是神神秘秘的?我也问了我爷爷,他也不说,似乎对那个地方很忌惮。”
  “呵呵,那本就是一个常人不愿意提起的地方,那个地方充满了黑暗、邪恶、危险。”奴修说道。
  “你越是这样说,我心中就越发好奇了,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真想见识一下。”陈六合凝了凝眉头说道。
  “放心,你很快就会见到的,到时候别被吓破胆了就可以。”奴修笑着说道。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道:“老头,明天咱们就要出发了,你是不是应该多少透露一点?起码也别让我们两眼一抹黑不是?”
  “赤水之西、流沙之东。”奴修轻描淡写的吐出了八个字。
  闻言,众人都是微微一楞,陈六合脱口道:“南海之南?”
  自古都有一句话,那就是赤水之西、流沙之东、南海之南。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那么一点文化。”奴修嗤笑的说道:“没错,我们即将要去的地方,就是南海之南。”
  陈六合的眉头皱的更深了,道:“南海之南有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不知道那里还有什么神秘凶险的存在?”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奴修淡淡的说道:“小子,当你们高度没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不是你们能够轻易接触到的。不要用你们坐井观天的目光,去权衡这个世界。”
  陈六合没好气的撇了撇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边是一望无垠的海域,只有着参差林立的荒芜岛屿,你别告诉我,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其中的某一座岛屿。”
  “聪明,我们要去的正是一座孤岛。”奴修也没否认。
  “岛屿上能有什么新奇的玩意吗?”陈六合又问。
  “去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了,现在就算跟你说再多,你也无法理解!到时候,我会告诉你们一些需要注意的东西。”奴修说道。
  陈六合、帝小天、刑天三人都沉默了下来,脑子里面有些混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子,事情你都处理妥当了吧?如果没问题的话,明天清晨我们便出发。”奴修对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点头道:“该处理的都处理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你负责我们几人的机票吧,明天我们从炎京直接飞往海南域,到了那里,在乘车去我们要去的目的地。”奴修说道。
  陈六合再次点头:“没问题,这件事情我来操办。”
  突然,陈六合想到了什么,道:“对了,老头,这次我还要多带一个人去。”
  “嗯?”奴修挑了挑眉头。
  陈六合话还没说,在沈家庭院外,就出现了一个青年,正是去而复返的君莫邪。
  “就是他。”陈六合指了指门外的君莫邪,对奴修道。
  奴修回头看了眼君莫邪,才对陈六合说道:“就他?一个连妖化境都没有达到的小角色而已,带他去作甚?让他去送死吗?你以为那是什么地方?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涉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