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8章 暴走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4      字数:2049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陈六合耸了耸肩,没理会古苍茫的呵斥,他扫视几人,忽然道:“哦,对了,请问几位,你们中有人心脏不好吗?”
  几人一楞,有些没搞明白什么意思。
  陈六合又笑了笑,道:“那行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里面的内容稍微有点血腥,会引起轻度不适,你们可要做好一定程度上的心理准备。”
  说罢,陈六合懒得跟他们卖关子了,把电脑放在了一张桌子上,打开了里面的视频。
  这一刻,陈六合悄然的退了出去,跟古苍茫等人保持着足够的距离,刘智军、刑天、帝小天三人就守护在陈六合的身旁,他们随时做好了应对不测的准备。
  而那些战士们,也都在刘智军的示意下,走进了病房,把手在四周,手中的长枪,清一色的上膛,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电脑前,离渊、古苍茫、秦问鼎、帝镇海、离妖五个人,围在那里。
  电脑屏幕上,一个视频正在播放,那上面,真是牢笼内所发生的情况。
  整个被稍微剪辑后的画面,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随着视频中的内容进展,血腥的画面逐渐呈现了出来。
  开始,是陈六合在跟轩辕牧宇四人对话的场面。
  随后,画面跳过,就看到鲜血淋淋的四个人,全都跪在了陈六合的身前。
  在紧接着,画面又是一转,就开始了四个人之间的相互惨斗。
  那种血腥,是触目惊心的,特别是秦昊月与帝天崖两人的惨状,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病房内的温度,不知不觉骤降了下来,空气都像是快要结冰了一般。
  而在这隐忍的氛围下,还有恐怖的凶戾杀气,正在快速蔓延开来。
  再看视频前的几人,除了离渊和离妖两人都是一脸惊容与沉重之外,其余三人,脸上皆是出现了狂暴到了极点的愤怒之色,不对,那已经不能说是愤怒了,而是暴怒。
  他们的身上,就像是要燃起了熊熊怒火,那种强烈的杀机,就像是要把周围的一切都给绞碎了一般。
  他们的情绪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他们处在了一个即将暴走的临界点!
  他们在来之前,想到过很多种可能性,也想到过他们家的晚辈,会受到一些苦头。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他们家的人,会落到如此凄惨的下场,不对,已经不能用凄惨两个字来形容了,那画面,让得他们都触目惊心,让得他们都肝胆发毛,那只能用惨绝人寰四个字来形容了。
  “砰!”沉寂的病房内,被一声猛然的巨响给打破,只见帝镇海一拳就把电脑给砸得粉碎。
  他赫然转身,盯向了陈六合:“陈家孽畜,佬子要把你碎尸万段,我要拿你的鲜血来祭天!”
  “不把你挫骨扬灰我秦问鼎誓不为人!”秦问鼎也是怒火冲霄,一声怒吼,就像是要把所有人的耳膜都给震碎了一般,仿若有狂风在这病房内翻涌而起。
  那种浓烈到极致的杀机,仿若都要化成了实质,让得所有人都感觉胸口沉闷,被压迫的有点难以呼吸的感觉。
  不怪他们会直接情绪崩溃,委实是帝天崖与秦昊月两人的下场太惨了,惨到了足以让他们直接疯狂。
  帝天崖被挑断了四肢经络,秦昊月则是双膝被击碎了!
  这明摆着是基本已经废了,这个代价,实在是太惨痛了,惨痛到让人无法接受,惨痛到让他们不敢相信。
  古苍茫自然也不必多说,身上的狂暴气息激荡不已,瞬间搅动着周围的空气都在那里扭曲颤抖,就像是要被撕碎了一般,场面极其恐怖。
  无尽的杀机,就宛若狂潮一般在病房内席卷开来。
  这一瞬,他是真的怒火冲头,已经快要失去了理智,他们只想把胆大包天的陈六合给斩杀当场!
  “哗啦啦”也是在同一时间,周围那些战士们,齐刷刷的抬起了手中的长枪,清一色的瞄准了场中的古苍茫、秦问鼎、帝镇海三人,并且一窝蜂的涌了上来,形成了一个圈,把三人围在了其中。
  “你们最好保持冷静,胆敢轻举妄动,格杀勿论。”刘智军跨前一步,护在了陈六合的身前,对这个情况,他是早就有所预料的,所以一点也不意外。
  “战部之人,你休要欺人太甚,今天是我们跟陈家孽障的私人恩怨,此次不杀他,难消我心头之恨!”秦问鼎怒火咆哮,声嘶力竭,仿若震得病房都在颤抖一般。
  古苍茫和帝镇海两人的眼中也是浮现出了红血丝,杀机毕露。
  “放肆!”刘智军毫不畏惧:“这里还轮不到你们来撒野!想在我们战部的眼皮子底下动陈六合?你们掂量掂量有那个实力和胆魄吗?你们还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吗?”
  “此仇不报枉为人!”古苍茫厉声嘶吼。
  这个时候,陈六合开口说话了,他拍了拍刘智军的臂膀,示意刘智军让开一些。
  他跨前一步,遥遥面对三人,道:“你们的怒火让我感觉到非常的可笑,刚才那段视频,你们应该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似乎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吧?无论是轩辕牧宇还是秦昊月还是古通博亦或者是帝天崖,他们都不是被我所伤的。”
  “你们难道没看到他们是自相残杀的吗?秦昊月身上的伤势,是败帝天崖所赐,而帝天崖身上的伤势,是拜古通博所赐,帝天崖被挑断的四肢,是拜秦昊月所赐。”
  陈六合不急不缓的说道:“并且他们三人的身上,都有轩辕牧宇留下的刀伤。”
  “我就想问问你们了,是我对他们做了什么吗?你们凭什么把怒火强加在我的头上?真当我好欺负啊?你们真要有本事,冤有头债有主,谁动了你们的人,你们就去找谁啊。”
  陈六合冷笑的说道:“在这里跟我发疯,算什么?”
  “孽畜,你玩的那点花样,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吗?这一切,要不是你的逼迫,怎么可能出现?你太过卑鄙了一些,竟然动用如此卑劣下作的手段。”古苍茫面容狰狞的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