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4章 可笑可悲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4      字数:2032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陈六合斜睨了秦昊月一眼,道:“报应?你放心,在你们这帮王巴蛋没有遭到报应之前,我不可能会遭到报应的。”
  看到帝天崖还没有要动手的意思,陈六合眯了眯眼睛。
  他站了起身,没有去催促帝天崖了,而是稍微沉思了一下,便对刘智军招了招手,附耳说了几句。
  刘智军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牢笼。
  陈六合并不着急,因为他知道,想让帝天崖开这个口子,并不容易,因为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只要这一步踏出去了,那么太上家族之间的关系,很可能就会在一瞬直接分崩离析。
  不过,这就是陈六合今天的主要目的,他决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他的目的,一定要达成。
  很快,刘智军回来了,递了一把左伦枪给陈六合。
  陈六合脸上笑容绽放,当着众人的面,把圆筒弹夹中的子弹倒了出来。
  这是六发的左伦枪,陈六合把两枚子弹装进了弹夹中,然后旋转了一圈,快速安装了回去。
  “现在这把枪里面,有两枚子弹,既然你不愿意动手,那你就只好跟我赌一赌运气了。”
  陈六合把枪口顶在了帝天崖的脑门上。
  帝天崖都吓惨了,浑身都被冷汗浸湿,身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陈……陈六合,你别乱来,这……这不是开玩笑的,真的会死人的。”帝天崖颤颤巍巍的说道。
  陈六合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道:“怎么?你还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话音刚刚落下,陈六合“啪”的一声,就直接扣下了坂机。
  仅仅是这一声轻响,简直要把众人的心脏都给吓破了一般,恐怖程度难以形容。
  陈六合这绝不是在开玩笑,他是在玩真的。
  “真遗憾,你的运气还不错啊,竟然是空枪。”陈六合说道:“不过,下一枪,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第一枪是三分之一的机会,下一枪,就连三分之一的机会都不到了。”
  帝天崖吓的差点没有瘫倒在地,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不断的滑落而下,心脏都快要跳出了嗓子眼。
  “怎么样?还要继续坚持吗?”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
  恐怖的氛围,简直被他营造到了极致,所有人都是手脚冰凉,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惊惧。
  帝天崖似乎已经吓傻了,还没有说话,只是脸色惨白的看着陈六合,不知道如何是好。
  陈六合没有给他太多的机会,直接再次扣下了坂机。
  “啪!”又是一声轻响,还是空弹。
  陈六合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脸上显然闪过了有些恼怒的不满之色:“看样子你的运气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啊,连续两枪都是空的,不过这也证明了,你活下来的几率越来越小了。”
  帝天崖已经瘫倒在地了,他所承受的恐惧,是常人难以想像的,他这完全是在死亡线上徘徊。
  “我数三声,我要开第三枪了。”陈六合声音轻缓的说道。
  “1”
  “2”
  当陈六合就要数到3的时候,终于,帝天崖的心态崩溃了,彻底崩溃了。
  就这样被陈六合活生生的玩崩了,事实上,也没有谁能在这样的恐怖压力下,还能坚持住的,除非是把声势置之度外的亡命徒,但帝天崖,显然不是那类人。
  “别开枪,你赢了,我听你的,你说什么我都做。”瘫倒在地下的帝天崖放声嘶吼了起来,他的胆子已经被吓破了。
  陈六合喜笑颜开,收起了枪,道:“这样才对嘛,你看看你,就是淘气,早这样不就好了吗?非要试探我的底线。你是个好运的人,好运的人,不该把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的。”
  别说帝天崖感觉到陈六合可怕了,就连刘智军和刑天帝小天三人,都能深深的感受到陈六合的可怕。
  这家伙发起颠来,真的太恐怖了,简直不是人。
  不但凶残狠辣,而且对人性的把控,也到了一种极致的程度。
  他在一点一滴中,会慢慢侵蚀旁人的心里防线,直到让对方彻底崩溃。
  帝天崖颤巍巍的从地下爬了起来,他的脸色和嘴唇都是煞白一片的。
  他用力的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过头,看向了轩辕牧宇、古通博、秦昊月三人,眼中闪过了挣扎之色,但最后,都变成了凶狠与决绝。
  “帝天崖,你想做什么?千万不要乱来,不要被陈六合玩挵在股掌之中。”轩辕牧宇沉声喝道。
  帝天崖死死的咬着牙关,道:“对不住了,我不想死,所以,我没有办法。”
  话音刚刚落下,帝天崖就死死的攥紧了手中的乌月,直接朝着就近的秦昊月扑了过去。
  秦昊月吓的惊容失色,他自然不会跪在那里等死,本能的就反抗了起来。
  两人扑在一起,帝天崖挥舞着手中的乌月,朝着秦昊月的身体扎去。
  秦昊月疯狂抵抗,两人就这样扭打在了一起。
  这一幕,无疑是非常可笑的,非常讽刺的,当然,也是非常精彩的。
  陈六合脸上盛满了嘲弄的笑容,兴致浓郁的欣赏着这一幕。
  这就是人性,无比丑陋的人性,在此刻,展露无疑!
  在死亡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一文不值。
  陈六合也没有阻止他们的撕扯与扭打,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足足过了五六分钟的时间,动静才稍稍平息了一些。
  帝天崖和秦昊月两人,都躺在了地下,他们都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秦昊月的身上,已经多了几个血淋淋的洞口,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淌着,他看起来奄奄一息,被乌月接连刺中了几下,受到了重创。
  而帝天崖呢,也受到了反击,模样也很凄惨。
  陈六合走上前,蹲在了古通博的身旁,道:“好了,戏也看够了,现在轮到你了。”
  说着话,陈六合招了招手,刑天心领神会,走上前把帝天崖手中的乌月夺了过来,递给了陈六合。
  陈六合把乌月放在了古通博的手中:“我很好奇,你准备对谁动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