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1章 无所畏惧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4      字数:2022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听到龙神的话,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说道:“老师,你知道我,我这一辈子活下来,经历过最多的就是各种凶险,跟我打过最多交道的,也就是死神那个家伙。我何尝怕过一次?他收不走我的小命。”
  “你有信心就好。”龙神说道。
  陈六合笑着,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要能得到这个老人的首肯就足够了。
  他现在可是听话极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请示一下这个老人,只要这个老人同意,他才会去做。
  他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善做主张,轻举妄动。
  “什么时候动身?”龙神问道。
  “今天就走。”陈六合说。
  “云雾宗的位置,你知道在哪吧?”龙神道。
  “这一点早就被我打听清楚了。”陈六合道。
  “去吧。”龙神摆了摆手。
  陈六合对龙神行了一礼,便转身直径离开了。
  目送着陈六合离去,龙神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有莫名精芒划过。
  能看的出来,龙神眼中是有着几分担忧与凝重的,陈六合这一行,的确充满了未知与危险,会发生一些什么,就连他,都不是非常确定。
  但是,陈六合的话也说的没错,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了,不能再把他当成温室里的花朵去呵护了。
  终究有一天,他要独自扛起这片天空,他要独自去面对强大的对手与敌人。
  如果现在连这样的胆魄和能力都没有的话,以后还谈什么独当一面?
  他的路,从来就不好走!
  他注定了,是要踩着一块块磨练石而上去的。
  如果他能继续前行,乃至越走越远,也注定了,他的脚下会尸骨成堆!
  从王爷府离开,回到医院的时候,还只是上午的十点多钟而已。
  刑天、帝小天、奴修、鬼谷等人都已经来了。
  病房内,当着沈清舞的面,陈六合把自己的决定和想法说了一遍。
  躺在病床上的沈清舞没有感觉到任何奇怪,因为这件事情,陈六合昨晚就跟她说过了,也得到了她的允许。
  而刑天和帝小天几人,也都显得很平静,这件事情,他们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迟早要到来罢了。
  “自从打地牢脱困之后,就直接跟你们来了炎京,说起来,我确实好久没出去活动活动了,还真是有点想念咱们炎夏的大好山河啊。”奴修伸了个拦腰,懒洋洋的说道。
  陈六合看了奴修一眼,露出了一个苦笑,道:“奴修前辈,这一次……恐怕不能带着你出行了。”
  听到这话,别说奴修了,就连刑天和帝小天等人都是愣了一下。
  什么情况?这一次去云雾宗,不带奴修?陈六合这是吃错了什么药,放着奴修这样一个猛人不用?
  “陈六合,你什么意思?咱们这一次去云雾宗,连奴修前辈都不带吗?你脑袋被门挤了吧?”帝小天第一个忍不住了,脱口而出的说道,这的确是有点让人意外了。
  奴修也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便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神情,他看着陈六合,说道:“怎么?小子?怕带着我,容易给你惹出更大的麻烦?”
  陈六合脸上有些无奈,他说道:“奴修前辈,本来我是想着把你一起带上的,毕竟,有您这样一个绝顶强者在身边,我们的安全系数肯定会增加很多,再说了,您可是一个活宝典,万一要是碰上什么难事,有您这根定海神针在,咱们要处理起来也会方便了许多。”
  陈六合先是一通好话丢出去,说的奴修很是受用,旋即,他话锋一转,又道:“不过,目前的情况,您老人家肯定也非常清楚,所以在一通权衡利弊之下,我还是决定,先让前辈在炎京清净清净,暂时就不要去淌那些烂七八糟的浑水了。”
  奴修是什么人?都快活成人精的家伙了,在陈六合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大致猜到了陈六合的顾虑。
  当即,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的神情来,脸上反而挂着淡淡的笑容,道:“小娃娃,那些好听的话就不用多说了,老夫过的桥可比你走的路都多,我明白你的顾虑之处。”
  “的确,带上我的话,容易给你惹来更大的麻烦,要是太上之列的那帮老东西知道我奴修还活着,并且跟在你这个陈家血脉身边,定然会暴跳如雷,甚至会不惜代价的要除掉我。”
  奴修声音平缓的说道:“要真出现了那样的情况,对你对我,都不是好事。”
  听到这话,刑天和帝小天等人才豁然开朗了起来,细想一下,的确有些不寒而栗。
  奴修的杀伤力,是毋庸置疑的,就凭他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太上家族的人肯定就不会容得下他,要不然的话,在三十年前,那帮人也不会联合起来把奴修给击溃了。
  陈六合笑笑,说道:“奴修前辈,其实我不是惧怕什么,只是我觉得,现在还不是咱们冒险的时候,能把风险降至最低,那自然最好,您留在炎京城内,才是最安全的,就算那些人对你的杀心再重,也不能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咱们现在要以保存实力为主。”
  奴修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小子,我想得明白这些事情,你不用跟我解释那么多的。”
  陈六合点了点头,奴修深深的看了陈六合一眼,道:“不过,我的存在,他们终究是会知道的。”
  “无妨,这一点我从来就没有惧怕过,这一次不带奴修前辈出行,我只是害怕奴修前辈会遇到危险而已,其余的,我还真不在乎。”陈六合说道。
  “小娃娃,你可知道,你这一次出行,并不安全,途中定然会遇到很多凶险,其实你带不带上我,你这一次,都不好走。”奴修意味深长的说道。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说道:“这一点我当然清楚,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陈六合要是被那些人吓的连炎京都不敢出去了,以后还谈什么跟他们正面叫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