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4章 反常的六子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4      字数:2012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既然你知道,你还敢做出这样的举措?你莫不是真想为了一个刑宿海,把你、乃至你整个邢家的未来都给搭进去吗?”听了刑揽空的话,杨顶贤冷哼的说道。
  “刑揽空,先前我们可是说好的,胜负生死由他们对战的结果来定,你现在突然出手,算是什么?是出尔反尔,还是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陈六合冷声说道,对刑揽空,也没有敬语可言了。
  刑揽空看着陈六合,他摇摇头,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几个意思?”帝小天冷笑着,唇语相讥。
  “刑宿海该死没错,这一点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刑揽空深吸口气,说道:“他终究是邢家人,并且还是对邢家有过极大贡献的邢家元老。”
  “我作为邢家家主,你们让我如何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惨死在我的眼帘当中?我若真的对此无动于衷的话,我还有何颜面去见我邢家的列祖列宗?我还有何资格继续坐在邢家家主的这个位置上?”刑揽空道。
  听到这些话,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了几分,帝小天讥笑道:“按你的意思,你就是不但要耍赖,还要给自己的无耻行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了?”
  “但很可惜,这里不是你说了算,你今天就算再怎么样,也保不住他。”帝小天道。
  刑揽空没有去理会帝小天,他目光凛凛的看着陈六合,说道:“陈六合,能不能最后给我一个薄面?放了刑宿海一条小命?我知道,他当初的做法的确是该千刀万剐,可是……”
  不等他把话说完,陈六合就摆手打断,他冷漠的说道:“没有什么可是,错了就是错了。当初要不是我老师及时传讯赶至,估计我早就死在了你们邢家村,这笔账,谁来扛?”
  “我的命,就不值钱了,他的命,更加值钱,对吗?”陈六合声调拔高,猛然一喝,让得刑揽空都是身躯颤动了一下。
  刑揽空说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刑宿海纵然有千错万错,可那个最坏的结果,最终还没酿成不是吗?你现在还活着,并且因祸得福实力大涨。”
  “现在,他也受到了他应该承受的惩罚,你就不能卖我这个长辈些许颜面吗?”刑揽空说道。
  陈六合嗤笑了起来,道:“你这个颜面可真值钱啊,若是卖出去了,那就是踩着我陈六合的脑袋上了。”
  “陈六合,你放心,只要你不杀刑宿海,我也绝不会让你太憋屈的,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刑揽空咬了咬牙关说道。
  陈六合凝了凝眉头,目光阴晴不定的闪烁了几下,似乎是在做着犹豫,内心的坚定,也动摇了几分。
  不是刑宿海的小命他不想要了,而是他在考虑着,刑揽空的面子,到底要不要卖。
  刑揽空已经把事情做到了这种地步,如果现在还一意孤行的要杀了刑宿海,那无疑,跟邢家之间的关系,必然就要面临崩溃的危险。
  这样一来的话,会不会影响了老师的布局?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又有几分?
  这些,都由不得陈六合不去权衡一下利弊。
  陈六合没有着急开口说什么,而是目光一转,看向了刑天,他道:“刑天,你也是邢家人,刑揽空又是你的父亲,我交给你来决定,你说。”
  刑天显然没想到陈六合会把这么关键性的决定抛到自己头上来,他的眉头瞬间就紧皱了起来。
  眼中,也闪过了及其复杂之色,有感动,有彷徨。
  他下意识的看了刑揽空一眼,正好,刑揽空的目光也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父子两四目相对,仿若有瞬间的交流与火花。
  刑天深深的吸了口气,对陈六合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来做决定,对你不公平,你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我不参与其中!他该杀,你杀了他,没有任何人会说什么。”
  听到这样的回答,陈六合失笑了起来,道:“你犹豫了,就证明你跟邢家,还是有感情的啊。”
  说罢,陈六合便重新看向了刑揽空,说道:“你想怎么做?”
  刑揽空的目光一闪,陈六合虽然没有直截了当的给出答案,但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就已经是一种松动和让步了。
  刑揽空自然是个很聪明的人,不可能不把握住这个机会。
  他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转身看着如烂泥一样趴在地下的刑宿海。
  他脸上闪过了一抹狠厉之色,毫不犹豫的抬起右足,狠狠踏在了刑宿海的右腿之上。
  “喀嚓。”一声脆响,伴随着刑宿海那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刑宿海的右腿都被踩变形了,当场断裂。
  紧接着,刑揽空又如法炮制的废了刑宿海的另一条腿。
  随后,刑揽空弯腰,一把把刑宿海给提了起来,分别有拧断了刑宿海的双臂。
  这才把已经痛得昏死过去的刑宿海给丢在了地下。
  这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刑揽空没有半点迟疑和犹豫,干净利索的让人都有点心胆发毛。
  “陈六合,他当初废你,我现在把他也给废了,这个交代如何?你免他死罪,我让他活罪难逃。”刑揽空看着陈六合沉声说道。
  陈六合眼睛都眯了起来,他低睨了一眼刑宿海,随后才对刑揽空说道:“啧啧,真不愧是一家之主啊,这份魄力,真是让晚辈有点刮目相看了。”
  “这样够了吗?你心中的怨气可否消散了些许,若是还不满意,我再收他半条性命!只要你能高抬贵手,让他吊着最后一口气活下来,怎么样都成。”刑揽空说道。
  陈六合迟疑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摆了摆手,道:“罢了,既然刑叔叔你都这样说这样做了,我这个做晚辈的,也不好继续咄咄逼人不是。”
  “既然这是你想要的,那我今晚就给你这一份薄面,让他如一个废人一般的活下去吧。”陈六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