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7章 倔强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3      字数:2021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看着鬼谷,龙神继续说道:“与其那样冒险的话,倒不如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不用刻意去做什么,他体内血脉的特殊性,也依旧在时时刻刻滋养着他的残骨!”
  “有了心头精血的滋养,再加上他的特殊体质,我相信,一切都没有太大问题的。”龙神笃定的说道。
  鬼谷轻轻的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了,细想一下,龙神说的的确也很有道理。
  此刻的陈六合,能不动,最好轻易别去动,以免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意外和变数发生。
  拔苗助长的道理,大家都懂。
  在这一点上,是鬼谷有些轻率了,不过,他也是救人心切。
  当然,这也是鬼谷对陈六合的了解程度,绝对没有龙神清楚的原因。
  当天晚上,陈六合果不其然的再一次承受了那种恐怖到极致的非人痛苦。
  这一次,陈六合不再是无意识的状态,在痛苦中,他整个人都疯魔一般,一阵阵凄厉的嘶吼声,从他的喉咙间发了出来。
  他的眼眶都布满了红血丝,他的眼珠子都像是要瞪出来了一般,面目狰狞到了极致,十分可怕。
  他的身上肌肉,再一次因为用力过度而被拉伤,皮肤裂了开来,鲜血渗透而出。
  他的头发,都像是要炸开了一般,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他的身体,夹杂着血水,流淌而下。
  当然,他双膝上的红芒,也再一次闪耀而起了,忽明忽暗,很有活力的不断窜动着。
  约莫两个小时后,当一切都逐渐平静了下去。
  摊在病床上的陈六合真的感觉自己快要死去了一般。
  他精疲力尽,浑身的痛楚还在让他情不自禁的抽蓄着,那肌肉痉挛的模样,看得让人心疼至极。
  他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脸色和嘴唇惨白如死人一般,那微微半瞌的眼睛,都透露出一种死灰之色……
  他的意识在逐渐模糊,就在这半昏半醒之间,陈六合似乎是扯了扯嘴角,吐出了一个轻微到极致,但却又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到的字眼:“爽……”
  时间就在这样的状态下,一天天的流逝了。
  陈六合每天都会承受一次这样的痛苦折磨,众人也开始逐渐习惯了。
  按照鬼谷的话来说,陈六合的手术已经全部做完了,接下来也没有做手术的必要了。
  以后能恢复到什么样的程度,还得看陈六合自身的恢复能力。
  一切,都到了一个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阶段……
  在陈六合接受治疗后的第五十天,在陈六合的强烈要求下,他终于离开了总战总院。
  既然待在这里已经不是必要的了,那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沈家宅院,阔别已久再次回来,陈六合脸上禁不住的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他坐在轮椅上,苏婉玥推着他,在沈家宅院内转悠了一圈,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老爷子的灵牌上了柱香,换了些新鲜的贡品,又陪老爷子说了半个多小时的话。
  这话里话外,陈六合都带着几分自嘲的意思。
  说真的,现在这个样子,他还真有点没脸见爷爷了。
  前不久,踩登上高位,那时,他与有荣焉风光无限,可一转眼,他就沦落到了这种田地,只能坐在轮椅上了,别说行走,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至于下半辈子是否会一直这样过下去,说实话,陈六合心中没有底,所有人心中都没有底。
  来到了院子中,陈六合看了眼正坐在院子内的沈清舞,他笑道:“小妹,你说,沈家就剩下咱们两个人了,而我们两个人又都坐在轮椅上,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估摸着啊,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呢。现在应该已经乐开花了吧?”陈六合云淡风轻的说道,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愤懑与憋屈。
  沈清舞歪头看了陈六合一眼,轻声说道:“即便是想笑,那也只敢在心里笑,绝不敢明目张胆的笑!既然这样的笑,注定了是我们看不见听不到的,那又何必去与他们计较呢?”
  “一帮连笑都不敢当我们面笑的人,更加无需把他们当成一回事了。”沈清舞说的更加随意。
  她这话说的倒是没错,陈六合虽然坐在了轮椅上,但他的身份和地位还是没有半点改变的。
  再加上,这一次的事情,龙神对他们沈家的态度已经完全表明了出来。
  别说他们兄妹两现在是坐在轮椅上,就算是躺在病床上成了植物人,也没人敢对他们有半点嘲笑。
  陈六合扯了扯嘴角,较有兴致的打量着沈清舞,道:“小妹,说说,今天我出院,外边有什么动静没有?是不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这是陈六合这么长时间以来,*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他堂而皇之的离开了总战总院,没有隐瞒自己的行踪,不出意外的话,有关于他的事情,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炎京城。
  陈六合成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废人,这无疑会是一个惊天的爆炸性消息。
  “哥都能想的到,何必问我呢。与哥想的如出一撤呢。”沈清舞说道。
  “呵呵,那就让某些人高兴一阵子吧。”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说道。
  顿了顿,陈六合忽然又道:“小妹,时间差不多了,该轮到你了。”
  闻言,沈清舞狠狠一怔,没有去看陈六合,而是说道:“哥不站起来,我绝不站起来。”
  陈六合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道:“你知道的,这是哥一直以来的夙愿!之所以压制到现在才跟你开口,就是因为哥知道你的心思。但是,哥已经出院了,哥的伤情,已经稳定下来。”
  “你不用为哥担心的,哥对自己有信心,相信假以时日,哥一定能够好起来的!”
  陈六合看着沈清舞,动之以情的说道:“你的残腿,才是哥心中的头等大事,也是压在哥心头的一块巨石!只有看到你重新站起来了,哥才能放心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