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5章 坚决反对!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40      字数:2039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听到陈六合的话,徐定天嗤笑一声:“不用给我带高帽子了!你陈六合的心高气傲,我怎么会不知道?其实,在你心里,你或许早就没把诸葛铭神当成一个合格的对手了,实际上,他现在也的确不配充当你的对手了。”
  陈六合咧嘴笑着,转头继续看着窗外的夜色,道:“你说的没错,今晚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而已,没想过真的要杀了他。死一个诸葛铭神,远远无法弥补诸葛家所犯下的罪行,整个诸葛家,必须一起遭殃才行!”
  “这一次,我不会给诸葛家半点机会!况且,我对诸葛铭神太过了解了,我打赌,他的命,一定会被我亲手了结,他必定葬送在我的手中!”陈六合意味深长的说道。
  “怎么说?”徐定天问道。
  陈六合冷笑连连,道:“诸葛铭神的性格太过偏执与阴暗,此刻的他,早就被仇怨冲昏了头脑,他刚愎自用,杀机太重!他一定不甘心就这样放过我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杀了我……”
  闻言,徐定天眼眸闪烁了几下,旋即轻轻点了点头,他不得不说,这种可能性非常大,陈六合已经把诸葛铭神看得非常透彻了,甚至诸葛铭神的心境,他都能了如指掌。
  半个多小时后,越野车一路飞驰,一个紧急的刹车,停了下来。
  陈六合看着眼前的陆地战部总院,愕然了一下,扭头看着徐定天,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应该先去指挥部跟杨顶贤汇合吗?还要去酒店巡查,巡查之后,我还要去常老那里一趟,汇报今晚的情况。”
  徐定天不由分说的下了车,随后来到副驾驶位,拉开了车门,对陈六合道:“别废话,下车。”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说道:“我的状态我知道,没有什么大碍的,不需要来医院。”
  “你想死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但现在的峰会还没结束,你作为神盾行动的总负责人,我就必须要保证你的安全,等峰会结束了,你想怎么死都没问题,我保证看都不看一眼。”徐定天神情冷漠的说道。
  陈六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老徐,你这个人其实一直都挺可爱的,可偏偏说出来的话就是这么不让人中听,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不等徐定天说话,陈六合又道:“我真的没什么大碍,现在的非常时期,我们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不能在医院呆着。”
  “暂时没有你,神盾小组依旧能够运转起来。”徐定天说道:“如果你需要我把你绑着上去的话,那样可能会让你的面子上挂不住。”
  看着徐定天那坚定不移的神态,陈六合无奈了,最终他只好下车,跟着徐定天一起走进了这座战部医院的急诊大楼。
  很快,陈六合就被医护人员推进了手术室中。
  他身上的伤势,虽然算不得太重,没有致命伤,但绝对不轻了,换做一般人,就算是流血也要流休克,也就是陈六合这样的变汰,坚持到现在不说,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等陈六合在手术室内把伤口全部缝合完毕,又做了一系列的相关检查之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病房内,来了很多人,徐定天、杨顶贤、左东奎、叶平威都来了,连常卫宝,在得知了陈六合的情况后,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陈六合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他受伤,足以牵动所有人的神经,让所有人为之担忧。
  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徐定天也简单直接的跟众人说了,让得他们一个个都是怒不可遏。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一个晚上,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奥克。古丁惨死。
  陈六合又被两大神话级的用兵队围攻!
  天赐。神恩跟凯帝。天裔之间,又发生了一场生死搏杀,差点酿成了惨剧!
  这一夜,可谓是真不太平啊,所有的危机点,都在一个时间段内爆发了出来。
  好在陈六合等人的能力极强,并没有让事态发展到无法控制的程度,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浑账,这帮浑账!简直胆大包天目中无人!今晚的事情决不能就这么算了!天堂和耀世两大用兵队胆敢在炎夏为所欲为,必须要对他们进行制裁!就拿他们开刀,要让所有人知道,炎夏不是他们能够犯浑之地。”
  病房内,常卫宝雷霆震怒:“谁敢在这块土地上行凶,谁就该付出相应的代价!”
  “还有那个诸葛铭神,他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参与到这样的纷争当中,其心可诛,他罪不可赦,必须得到最严厉的惩戒!”杨顶贤也是怒火中烧的说道,最让他感到羞愧的是,诸葛铭神还是龙魂成员。
  “这些人,一个都不能放过!绝不姑息!”常卫宝怒目而威:“峰会结束之后,就是跟诸葛家清算之时了,炎夏决不允许这样有危险思想的家族存在!”
  看着眼前这些一个个义愤填膺的人,躺在病床上的陈六合苦笑了一声,对常卫宝说道:“常老,您老人家先消消气,不要这么激动,能不能先听听我的意见?”
  常卫宝看了陈六合一眼,收敛了几分怒容,点头道:“你说说看。”对陈六合,他心中还是非常非常满意的。
  今晚虽然出现了很多意外和变故,但这都不能怪陈六合,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哪里能扼杀所有危机?况且,那帮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皆是牛鬼蛇神之辈。
  陈六合不是神,能把事情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非常完美了,没有可怪之处。
  陈六合抬高了枕头,慢慢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他靠着床头,这才道:“常老,我非常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也知道您心中的怒火,你想要对他们动手,理应如此。”
  说到这里,陈六合话锋一转,道:“可是,常老,您想过没有,就算我们现在对他们出手了,把他们全都抓起来审判,又能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