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5章 天赐临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39      字数:2022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六子,已经十一点十七分了,如果航班没有晚点的话,下一位贵宾,会在零点三十一分抵达炎京国际机场。”
  杨顶贤说到这里,顿了顿,才接着说道:“你要亲自去机场迎接这个人吗?”
  陈六合看了看时间,笑了笑,道:“这个家伙,我自然是要亲自去迎接的,在机场要是没看到我,指不定他会有多么愤慨呢,到时候要是跟我玩出什么花招来,那才叫让人头疼。”
  听到这话,杨顶贤也是禁不住的莞尔了起来,接下来这个贵宾,也是他们这次峰会中,份量及重的宾客之一,他也知道,这个人,陈六合一定会亲自去迎接。
  十一点二十分的时候,陈六合大步离开了指挥部,这里由杨顶贤全权接管指挥。
  天字号小队的成员早就已经整装待命,一行三辆车,浩浩荡荡的向着机场飞速驶去。
  今夜微凉,天上的银月被乌云遮挡而去,不多时,天空竟然飘起了沥沥细雨。
  陈六合带着天字号小队的成员,零点就已经抵达机场,在特别通道口等候着。
  周围的守卫措施,早就已经做的很严密,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闲杂人等一律不能接近。
  零点四十分,特别通道口,走出了一名高挑英俊的青年男子,这是个典型的西方白人。
  他一出现,就会不由自主的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因为他就像是一个天生的贵族,身上有着一股子令人仰望的贵族气质,一看,就知道这绝不是一个平凡之人。
  看到这个家伙,陈六合禁不住摇头失笑了起来,他已经快要忘记了,他跟这个家伙有多少年没有见过了。
  但这么多年不见,这个家伙似乎还是以前那个模样,一点都没变。
  用陈六合的话来说,就是人面兽心道貌岸然。
  时隔多年的再次见面,陈六合跟青年两人,并没有出现什么夸张的激动和真情流露。
  他们显得很平静。
  青年走到陈六合身前,把鼻梁上的墨镜拉下几分,上下打量陈六合,道:“叫一声哥哥来听听。”
  陈六合咧嘴笑了起来,一脚抬起,作势要踢:“去你大爷的。”
  见面的第一句对话,就是如此的简单平常。
  说罢后,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当真是非常古怪和复杂,亦敌亦友,说是朋友,好像两人都不愿意承认,并且谁都没有承认过。说是敌人?好像也算不太上,虽然他们两人之间没少闹出过笑话和矛盾,甚至一度你死我活相爱相杀,可他们两人互相帮助的时候也不少啊。
  特别是,属于他们两个共同的回忆,实在太多太多了,很多惊天地泣鬼神的倒霉缺德事情,都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做出来的。
  总之,在曾经那段烽火峥嵘的岁月里,他们一起杀过人,一起逃过亡,一起偷看过姑娘沐浴更衣,一起坑的对手哭爹喊娘。
  当然,他们也少做出互相对坑的事情,要说谁更胜一筹,这很难说,反正谁都在对方的身上吃过大亏,都有过被对方坑得咬牙切齿甚至要死要活的经历。
  他们有时候相互信任,毫无保留的非常信任!
  他们又有时候,互相欺骗,都是影帝级的演技,说起谎言来,声情并茂,绝无半点马脚,恨不得把对方骗得死去活来,恨不得挖一个大坑让对方跳下去,然后不忘把土填上,临走前还要踩上几脚,让紧实些。
  这个更陈六合有着诸多回忆和故事的人,除了天赐。神恩之外,还能有谁?
  这个世界上,能跟陈六合有这种感情和关系的人,也就只有这个跟陈六合同样精明且变汰的家伙了,绝对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天赐。神恩和陈六合两个人还在大笑着,他们笑得是那般的放肆,相互指着对方,笑得如一个神经病一样。
  时隔很多年,这就是他们再次见面时的场面,惊奇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周围的那些人,都用无比奇怪的目光看着这两人,全都不知道他们在笑着什么,这又有什么好笑的,他们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
  他们笑得是难的开心,旁若无人的开心,笑得腰都弯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在这一刻,他们的笑容和笑声,都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
  看着对方,他们真的想笑,因为他们在彼此的心中,都有非常出丑的时刻,他们人生最大的乐趣,似乎就是看见对方出丑遇难,那样仿若能让他们很有块感一般。
  想到曾经那些让人啼笑皆非的经历,他们怎么能不笑呢?
  离开了地下世界后,他们都回归了属于自己本来该有的生活,走回了那个沉重而规矩十足的轨道,他们过的无限风光,可实际上,他们都过的无比压抑……
  难得放肆,为何不去放肆?难得想笑,为何不尽情大笑?
  足足过了良久良久,两人的笑声才逐渐停止了下来,能看得出,他们的眼泪似乎都快要笑出来了。
  这两人,不得不说,此刻真像是一对活宝。
  站直了身躯,天赐。神恩对陈六合张开了双臂,脸上挂着无比和煦的笑容,看之一眼如沐浴春风。
  陈六合怔了一下,也张开了双臂,就在众人以为两人要拥抱在一起的时候。
  谁知道,天赐。神恩惊恐的看了陈六合一眼,赶忙退出去了一步,无比警惕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陈六合愣了一下:“你不是想给我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吗?你是贵宾,为了给你留下几分颜面,我只好勉为其难的配合你一下了。”
  天赐。神恩一脸的恶寒,道:“谢特,你这个该死的玻璃,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竟然多出了一个这样令人不齿的嗜好,真是让人痛心。”说着话,天赐。神恩还打了个寒颤,一脸的嫌弃。
  听到这话,陈六合脸都黑了下来,心中奔腾过一万只草泥玛,恨不得当场掐死这个该死的混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