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2章 剧烈碰撞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36      字数:1998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黑影闪至,贺小天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手中的枪,也脱落在地。
  定睛一看,却是陈六合护在了慕容青峰的身前。
  陈六合大步走向贺小天,一脚把贺小天的头颅踩在了地下。
  “你告诉我,你今晚想要怎么死?”陈六合面目森冷,不蕴含丝毫情感的问道。
  这一幕,简直让人咋舌难言,变换太快了,刚才还持枪的贺小天,转瞬就被陈六合给踩在脚下!
  同时,也让所有人看到了陈六合一行人的霸气,他们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生猛!
  太生猛了!!!
  “谁都别乱来,谁再敢动弹一下,我立即踩爆他的脑袋!他是纸老虎,我可不是!他的命在我面前,跟蝼蚁一样轻微,不值一提!”陈六合的声音悠扬,传荡在每一个角落,让人心颤不已。
  闻言,周围那些壮汉,全都被吓住了,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全都愣愣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陈六合低睨着脚掌下的贺小天,道:“你很聪明,也很有眼力劲,但你今晚还是犯下了一个最严重的错误,那就是没能给你自己一个最好的定位!”
  “从我到这里来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应该知道,今晚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是你能抗的下来的,你却要硬扛,这就是你的愚蠢之处了。”
  陈六合冷冰冰的说道:“好了,现在让自己陷入了这样难堪的地步,你该怎么办?你这条命,今晚可能都难保了,你想死吗?”
  贺小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他也知道自己今晚捅了天大的篓子,敢在陈六合面前掏枪,这的确是一件不可被原谅的事情,况且还用枪盯着慕容青峰的脑袋!
  他本想吓唬吓唬陈六合等人,让这些人知难而退,先把这些人给逼离,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让自己的主子去善后处理。
  可谁知道,这一手,被他玩砸了,他根本就吓唬不住陈六合等人。
  “陈……陈公子,我只不过是一只小虾米而已,在你眼中,屁都算不上一个,踩我,是掉了您的身份,您别跟我一般见识……”贺小天认怂了,颤颤巍巍的说道,没有人在陈六合的威压下,还能保持镇定的。
  “怕死?怕死就好。”陈六合露出了一抹冷笑,松开了脚掌,道:“打电话让李观棋来保你!今晚他来了,你可能不死!但他不来,你一定要死,这家龙腾会所,以后也就别再开业了。”
  此话一出,众人再次倒抽了一口凉气,骇然的看向陈六合。
  这个疯狂的家伙,今晚是冲着李观棋来的啊,这太刺激了,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刺激!
  今晚这场好戏已经如此精彩了,可似乎正戏还没开始,更精彩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在陈六合的威压下,半死不活的贺小天已经没有半点脾气了,他害怕他有一个犹豫,陈六合就会直接了结了自己的小命!
  对于陈六合敢不敢在这里杀他的怀疑,贺小天是一点都不敢有的!
  陈六合就是个神经病,还有什么事情是这个家伙不敢做的吗?
  当即,贺小天就掏出了自己的电话,颤颤巍巍的拨打给了李观棋!
  谁知道,李观棋没有接听,而是直接给挂断了,这一来,贺小天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血,惊恐莫名!
  “陈……陈公子……没,没接……”贺小天牙齿打颤的艰难说道。
  陈六合凝了凝眉头,旋即露出了一个笑脸,没有松开,道:“没接?更好,你主子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贺小天惊疑的看了陈六合一眼。
  陈六合也没有解释什么,他的理由很简单,这里可是李观棋手下最敛财的产业之一,又是他的招牌产业!
  在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李观棋怎么可能不闻不问呢?会因为惧怕不敢来?这更不存在了!
  胆小如鼠不是李观棋的风格!所以,陈六合肯定,李观棋一定会来,并且就在赶来的途中!
  环视了一圈,陈六合看着周围那些依旧舍不得离去的人,也没多说什么。
  他带着慕容青峰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到了一处雅座坐下,静静的等候了起来!
  而半死不活的贺小天,则是乖乖的跪在了雅座旁!
  这个时候的他,再没有半点脾气了,见识过陈六合凶残一面的人,的确是很难在陈六合面前生出自信的。
  看到陈六合没有清场,夜场内满满当当的人兴奋极了,因为他们能有幸目睹今晚的精彩冲突。
  这足以成为他们往后几年的炫耀谈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时间缓缓流逝,也场内安静一片,没有人敢说话喧闹,生怕被陈六合给一句话赶了出去。
  不多时,约莫是二十分钟过后,李观棋如预料之中的赶来了。
  他到来的阵仗不小,身后跟了二十多个人,其中最贴身的几人,皆是气息绵长的强悍高手!
  那几人,陈六合还有点眼熟,不正是那几个龙殿内的高手人物吗?记得上次在医院,陈六合还跟他们中的几人交过手。
  踏进夜场,看到夜场内的情况,李观棋的面色瞬间就沉冷了下来!
  他一眼就扫视到了陈六合,拄着拐杖的李观棋大步而来。
  陈六合笑吟吟的打量了李观棋一眼,道:“呵呵,腿脚恢复的不错,步调挺快。”
  李观棋没有说话,而是在陈六合对面坐了下来。
  “砰”的一声,李观棋把自己那条残腿架在了茶几上:“这可是拜你所赐啊。”
  “别一副怨妇的样子了,你现在还能活着,就已经该庆幸自己命大。”陈六合冷笑的说道。
  李观棋狞笑了一声,他环视了一圈,才对陈六合道:“这什么意思?陈六合,你一言不合就来砸我的场子,是想让我跟你玩命呢,还是想怎么样?”
  “我想玩命,你玩的起码?”陈六合慢悠悠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