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3章 有一求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36      字数:2032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徐从龙会不认识温则谦,其实这也实属正常,因为温则谦本来就是根正苗红中的一个异类,从来不抛头露面,与众不同的很。
  “温则谦。”陈六合说了句,随机又对温则谦道:“这是我兄弟,徐从龙,那是苏小白,那是张天虎,至于其他几人,你都见过了。”
  温则谦点了点头,扶了扶镜框,道:“你们好,我是温则谦。”
  “温则谦?什么人?龙爷怎么没听过?”徐从龙楞头楞脑的说道。
  话音刚落,他*上就挨了慕容青峰一脚,慕容青峰没好气的说道:“你说温则谦是什么人?姓温,能让诸葛家没有半点脾气的人。”
  被这么一提醒,徐从龙这才反应了过来,眼皮狠狠一跳,猛的拍了一下脑门,道:“靠,难怪了,原来是你,温家的……”
  陈六合跟温则谦都被徐从龙的反应给逗笑了,瞧这没出息的样子。
  “别介意,我兄弟就是这种性格。”陈六合对温则谦说道。
  温则谦摇了摇头,道:“你朋友很有趣,至少比那些虚伪的人有趣太多了。”
  “哈哈,兄弟,你也很有趣啊,对龙爷的胃口,有机会,你去池南可以找我,龙爷保证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徐从龙自来熟,一把揽住了温则谦的肩膀,有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意思。
  温则谦脾气很好,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很腼腆的点了点头。
  “温少,今晚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吧?会不会给你们留下什么后遗症?”慕容青峰言归正传的说道。
  温则谦不温不火道:“不会,温家插手了,诸葛家只有隐忍的选择,这对陈六合来说是敏感时期,对诸葛家来说,同样是敏感时期,也有很多人用放大镜看着诸葛铭神呢。”
  “这也是他今晚为什么没有出现的主要原因,这种时刻,*下的椅子都没坐稳,谁都不敢轻举妄动,若是再被撸下去了,可就永远都不会再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温则谦说道。
  几人都是轻轻点了点头!
  此刻,已经是夜晚八点多钟,夜幕已经降临,整个炎京处在霓虹斑斓的照耀当中。
  “陈六合,一起走走吧?”温则谦看了陈六合一眼说道。
  陈六合欣然一笑,道:“好啊,一起走走。”
  说罢,陈六合对慕容青峰等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陪温少走走,有什么情况,给我电话。”
  随后,陈六合又特意跟沈清舞打了声招呼,得到沈清舞的批准,才喜笑颜开了起来。
  陈六合跟温则谦两人,徒步而行,顺着街道旁的人行道,就这般并肩走着,渐行渐远。
  “卧槽,六子哥现在可真了不得了,跟温家的人都扯上关系了,这以后想不横着走都不行啊?”徐从龙咽了几下口水,愣愣的说道。
  温家在炎京乃至整个炎夏是什么样的地位?这一点相信所有人都知道!
  那一定是超然一般的存在,在本质上,就要高出诸葛家一个层次,这是毋庸置疑的,谁都不敢否认的!
  温家,早就已经脱离了立场和纷争,站在了金字塔的最顶端,让人昂视,高不可攀!
  “事情可没你想想的那么简单。”沈清舞淡淡的说道。
  徐从龙还想说什么,就被慕容青峰无情打断,道:“好了,别站在这里叽叽歪歪,赶紧走吧,送小妹回去。”徐从龙这才不情不愿的挠了挠脑袋,屁颠颠的跟在几人身后。
  夜下,街道旁,陈六合跟温则谦这两个看起来都普通至极的家伙,并肩慢行着。
  温则谦是个闷葫芦,话很少,向来也不喜欢主动去跟别人交流,这次会主动邀请陈六合一起走走,算得上是破天荒的一件事情了。
  陈六合率先打开话茬,道:“温少,这次谢谢了,要不是你,今天这个局面,要收起来会有点麻烦。”
  温则谦说道:“不用谢我,我只是在做一件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相比起诸葛家来,你陈六合要可爱了太多太多,诸葛家有些事情,的确做的太过头了一些,这些年,也没有人去跟他们计较太多,这让他们更加有些肆无忌惮,是该适当的压一压了。”温则谦说道。
  陈六合笑了笑,道:“你们温家向来不会插手这样的争斗,这一次,算不算是破例了?想必很多人都会认为,温家站出了立场,对温家,可能会带去一定的影响。”
  温则谦平和的说道:“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意愿而已,和温家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也代表不了温家。”
  顿了顿,温则谦顿足,歪头看了陈六合一眼,这一眼,有些郑重,道:“何况,你陈六合已经交出了一份近乎完美的答卷,这个时候,就算温家有立场上的倾斜,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吧?”
  陈六合洒然一笑,摸了摸鼻子,道:“这可真有点让我受宠若惊了。”
  “你有这个资格啊,你有着能令人高看一等的特质。”温则谦说道。
  “这话,我从你姑姑的口中听到过一次了。”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温家的人,立场永远只有这个国度,只要是对这个国度有利的,我们就愿意去做。”温则谦道。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再次沉默了下去,一路走着,很久没有说话。
  温则谦忽然再次开口:“陈六合,你还会去瀛国吗?”
  陈六合猛然一怔,眼中浮现出了一抹浓郁的玩味之色,道:“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你还要去的话,能不能把我也带上?”温则谦很诚恳的说道。
  听到这话,陈六合脸上猛然荡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道:“不念旧仇非男儿啊,看不出来,你心里也燃着一团汹汹烈火!”
  “我愿意为那一行,弃笔从戎!”温则谦铿锵的说道。
  “好,若我再去,告诉你。”陈六合咧嘴直笑的说道。
  这一晚,陈六合跟温则谦两人走了很长很长的路,但两人之间的对话,并不多,大部分都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