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6章 不杀你,你敢走?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35      字数:2043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听到姚敬炎那中气十足的话语,陈六合失笑的摇了摇头。
  “无关紧要,只要你来了,就是对我最好的交代,就是能自救的唯一方式。”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没有起身迎接,两人就隔着半个庭院的距离,对话。
  听到陈六合这席狂妄到有些目中无人的话语,姚敬炎怒目横竖,道:“陈六合,你不要太猖狂了!我来这里,可不是看你的嘴脸,听你颐指气使!”
  陈六合讥讽一笑,摊了摊手掌,道:“路就在你脚下,无人阻拦,你若是不服气,现在就可以转身,离开!我保证,绝对没有人会制止你!”
  轻飘飘的一句话,在院内传荡,不温不火,没有什么杀气可言,听起来很平淡。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却让的姚敬炎呼吸都是一滞,尽管目光狰狞,但脚下却未动半步,像是灌了铅一般,挪不动!
  他是多想挥袖而去,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这样做的下场,太凶险,他也不敢豪赌这一场!
  等了几秒钟,见姚敬炎还没有反应,陈六合脸上的冷笑更加浓郁了几分,说道:“不敢?既然不敢,那你还跟我说什么屁话?面子不是你想要我就会给你的!你得有那个实力和本事才行!”
  “一条老狗,站在我沈家门前乱吠,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既然选择了认怂,就给佬子乖乖的低下头颅!不要跟佬子玩做表子还要立牌坊那一套!”陈六合声调拔高,毫不留情的骂道。
  这席话,不可谓不毒,简直把姚敬炎侮辱的体无完肤!
  “你!”姚敬炎气得火冒三丈,肩膀都在颤颠。
  陈六合却是不以为意的说道:“诸葛铭神敢杀纪天褚,佬子就敢拿你的命来玩!杀人,谁不会?比凶残,比实力,比手段,我陈六合是他诸葛铭神的祖宗!”
  声震如雷,气势霸道,震得姚敬炎胆颤心惊,他是真的不敢做出什么过激出格的事情!
  因为,决定来到这里,就已经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了,他已经把其中的厉害关系,都想清楚了。
  陈六合刚才有句话说的没错,他姚敬炎今日会来,并且赶在一点之前到来,就已经是认怂了,就已经是对恐惧的妥协!
  “陈六合,你太过分了。”姚敬炎咬牙切齿。
  “死了一个纪天褚,你还跟我谈过分不过分?我想你应该先去纪天褚的灵堂看看,再来跟我说谁过分!”
  陈六合冷声道:“别跟我说你是不是龙殿龙王,手底下有多么凶悍的实力,我真做了你,谁能奈我何?纪天褚可以白死,你姚敬炎就不能白死?”
  “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没活明白,这盘棋里面,你只是一枚棋子,你以为你可以成为棋手?”陈六合充满了不屑。
  一席话,再次说的姚敬炎哑口无言,即便想反驳,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如此锋芒毕露的陈六合面前,他似乎还真提不起那个胆子。
  “以前真是我给你们龙殿脸了,才让你们感觉意气风发,不动你们,不代表我不敢动,只是时机没到罢了!”
  陈六合似乎已经把脸皮完全撕破,道:“现在,不同了,时机差不多成熟了!你会来,就代表你并不愚蠢,能看透事情的本质,多余的话,就不需要我再跟你解释一遍了吧?”
  姚敬炎抿嘴不语,一张脸阴沉到了可怕的地步,就像是要滴出黑水来了一般。
  很难想象此刻的这幅画面,堂堂的一名龙殿龙王,堪称呼风唤雨之人,竟然在沈家庭院外,被陈六合叱骂的一无是处,连一句反驳的话语都不敢回!
  这才是陈六合啊,这才是属于陈六合该有的霸气!
  “想明白了,就自己进来,难道还需要我去迎你吗?”陈六合斜睨一眼。
  姚敬炎强忍着内心的羞愤和怒火,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了沉重的脚步,迈进了沈家的门槛……
  这种谈话,有多人在场并没有什么好处,至少会让姚敬炎这种蛮横惯了的大佬级人物不适应不习惯,乃至放不下面子,只会让谈判变得更加困难一些罢了。
  所以慕容青峰等人都很识趣,在姚敬炎到来之后,慕容青峰就拽着不情愿的左安华起身告辞。
  陈六合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应允,等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陈六合忽然想起什么,对左安华说道:“华子,有时间的话,请老唐好好喝一杯,你这次能安然无恙,并且这么快就从天牢出来,老唐费了不小的劲。”
  左安华咧嘴一笑,道:“就算你不说,我心里都有数的。”
  说罢,左安华就摆了摆手,跟慕容青峰一起离开了。
  霎时间,院子内就只剩下了四人,陈六合、姚敬炎、沈清舞,外加一个明明很聪明,却非要装傻充愣赖着不走的雨仙儿。
  陈六合也没有赶人,他依旧坐在藤椅上,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姚敬炎,指了指一旁的凳子,道:“坐。”
  姚敬炎冷哼了一声,坐了下来,说心里话,他对陈六合从来不待见,今天来,也是迫不得已,极不情愿!
  一来,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作为赌注,二来,也是想看看陈六合到底想跟他说些什么!
  “陈六合,我已经来了,你就不用跟我绕圈子了,直接说出你的目的吧,我们之间没有客套的必要。”姚敬炎道。
  陈六合嗤笑了一声,道:“你倒是很看得起你自己,我有说过要跟你客套吗?”
  一句话,又是让姚敬炎气得怒目圆瞪!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道:“你今天唯一让我还算看得起的,就是你敢一个人来,随从都没带一个。”
  “这里可是沈家,你陈六合就算再浑,也不会在沈家杀人,脏了这块地的。”姚敬炎说道。
  “纪天褚死了,是谁干的,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我想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纪天褚不能白死,这件事情总要有人站出来负责,对我们所造成的损失,总要有人来填补。”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