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真正的陈六合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22      字数:2011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陈六合这一脚,虽然被仓惶之下的青衣给阻挡了下来,但那狂暴到如汹浪奔腾的力量,还是把青衣直接给踹得倒飞了出去,狠狠砸在了轿车的车身上!
  骇然!震惊!
  青衣和玄武两个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六合,像是从来不认识陈六合一样!
  他们的瞳孔都在剧烈的收缩着,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们两个人的合力,在陈六合的攻势中,没有讨得丝毫便宜不说,竟然还没有坚持几十招,就被眼前这个青年各个击破了?
  这是多么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啊?简直是惊世骇俗!
  今晚的陈六合,与他们印象中的陈六合完全不一样!强,太强了!强出了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你……你怎么这么强?!”玄武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惊骇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则是轻描淡写的砸吧了一下嘴唇,笑吟吟的说道:“是吗?这就算强了吗?等我把你们两个全都按死当场的时候,又是如何?”
  “这绝不可能!!!”青衣脸色苍白的摇头,死死盯着陈六合:“你的战力值绝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纵然你是无名氏,你也不可能在我和玄武的手中讨得便宜!”
  “呵呵,我只能说,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你们这些愚昧之人的一厢情愿,你们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我!你们还非要给我往下断言与定论!”
  陈六合舔了舔嘴唇,嗜血凛凛的说道:“你们以为,你们对我很了解吗?你们以为,上次在波城一战的势均力敌,你们当真就能压制住我吗?”
  陈六合脸上荡开了一抹如恶魔般的森然笑容:“你们这帮井底之蛙!当我起了杀心,真正要杀人的时候!你们在我眼中,顶多只是两只蝼蚁!”
  “两个天榜末尾的跳梁小丑!我杀你们,如探囊取物,都无需巅峰状态!”说着话,陈六合足下再次一点,身形就宛若闪电一般的快速掠去!
  今晚,他不打算再有何保留,他只想杀人,杀光这些胆敢对他老沈家赶尽杀绝的人!
  陈六合也没必要在两个死人的面前,再隐藏什么实力!
  他的恐怖战力,这世上又有几人懂得?
  在杀心大起的陈六合面前,青衣和玄武两个人,竟然发现他们就像是在面对一堵高墙一般,不对,是一座大山,一座让他们心沉意散,难以跨越的巍峨巨~峰!!!
  这种感觉,太令人不可思议、心惊胆寒了!
  就像是在做着一个恐怖的噩梦一般,要知道,他们两个,可是天榜在位强者啊!
  可是随着陈六合狂猛到让人难以抵挡的攻势下,节节败退的青衣和玄武两人根本难以招架!
  青衣和玄武两个人是越战越心惊,反观陈六合,则是越战越猛,似乎根本就没把两个人放在眼里一般!
  这一战,他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强悍,是青衣和玄武两个人从没想像过的强悍!
  “砰!”幽暗的公路上,再次传来了一声沉闷的轻响,伴随着玄武的一道闷哼,他整个身躯都倒飞了出去,口中喷出了一片鲜血,三四米开外,狠狠砸在了地下。
  再次把玄武轰飞了出去,陈六合的身形毫不停顿,势如破竹一般!
  青衣使出了浑身解数,在陈六合的霸道攻势下苦苦支撑,但还是显得那般的风雨飘摇。
  “死!!!”青衣狂吼一声,自以为是的抓住了一个空档,一拳轰向陈六合的咽喉命脉,想要把陈六合一击毙命,结束这场让他惊为天人惊惧交加的战斗!
  显然,是他异想天开了,当他那如雷电击来的拳头在里陈六合的脖颈位置还有三四公分的时候,陈六合就后发先至!
  陈六合抬起右掌,五指成爪,狠狠的捏住了对方的手腕,竟生生把对方这致命一拳的狂暴力量尽数阻挡了下来!
  “看不清形势的人最为可悲!你们觉得,在我杀心大起的情况下,你们还有翻盘的余地吗?”陈六合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阴鸷的神情。
  旋即,他手掌猛然一拧,一声刺耳到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响起,伴随着青衣那撕心裂肺的痛叫声,只见青衣的手腕,竟然被陈六合生生的捏断了,手掌和手臂之间,呈现出了一个不正常到无比可怖的弧度!
  很明显,青衣的手腕,被陈六合这一下给生生拧断了!
  “老子杀了你!”痛苦之下的青衣发狂,左拳挥向陈六合,然而还没挥到陈六合的脑袋上,青衣就狠狠一震,被陈六合一拳轰在了胸口上!
  “砰!”青衣鲜血喷涌,身躯就像是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可怖!仿佛整个夜下,都充斥弥漫着一种无比恐怖的气息,恐怖到让人心中发毛!
  两大天榜高手合力对战陈六合一人的情况下,竟然没坚持到两分钟,就被各个击破了!
  陈六合还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不动如山,而青衣与玄武两人,却是已经躺在地下,各自身负重伤,嘴角在不停的溢着鲜血!
  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陈六合的战力值到底强到了一种多么不可想象的地步?
  静,死一般的寂静,仿佛连空气都凝固在了夜下!
  青衣和玄武两人再次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陈六合,目光中,还盛满了魂惊九天的惊恐!
  直到现在,他们还是难以相信今晚发生的一切!不相信眼前这个青年,竟能拥有这样彪悍到令人匪夷所思的战力值!
  这别说与他们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恐怕是跟这个世界对这个青年的了解,都不一样吧!
  “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陈六合,你到底施展了什么邪术!”青衣摇着头,一脸的惨白与惊惧,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陈六合居高临下,满脸的讥讽与嗤笑,他轻描淡写道:“邪术?只有弱者才会以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他的对手!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你们两个根本就是跳梁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