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该死的洪门!
作者:大红大紫      更新:2021-10-24 16:19      字数:2030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 !
  周鸿很清楚,今晚的事情看清来,的确跟他有着脱不开的嫌疑,这一点,他不予否认!如果陈六合等人真是铁了心要别这个屎盆子扣到他的头上,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虽然谈不上多害怕,可这三个人的背景,还是让他无比忌惮的,两个都是三星长帅的孙子辈,真的动怒,池南就得变天!
  “你先看看这个!”周鸿从手下那里接过手机,点开一个视频递到陈六合眼前。
  视频上,是监控下的录像,只见一个带着帽子的男子,出现在战绿色吉普车旁,趁着没人注意之际,把一个闪着红灯的炸弹装置按在了车子的底部!
  这个视频很短,不到十秒钟,陈六合反反复复看了不下五遍,他的眼神微微凝起!
  视频中的这个男子,非常陌生,而且帽檐压的很低,基本上盖住了半张脸,让人根本看不清其面容!但陈六合可以确定,这个男子,他一定没见过!
  徐从龙和莫威迪两人皆是怒火熊熊,徐从龙差点没把手机给砸了,他恼火道:“哪个王八羔子,竟敢动到龙爷头上来了!想翻天吗?”
  “周鸿,这真的不是你干的?”徐从龙还不相信周鸿,要不是六子哥在,他又得冲上去跟周鸿干一场!
  要知道,刚才那个情形,可是让他们命悬一线啊,如果不是他六子哥在的话,他和莫威迪两个人现在指定去阎王殿报道了,还要落下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现在想想都后怕,徐从龙的汗毛都竖着,可想而知他心中的火气有多大!
  “我周鸿,明人不做暗事!我还没有那个把炎东洲战部往死里得罪的魄力!因为我还没活够,所以不会找死!”周鸿直言不讳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这他吗是谁干的?视频中的这个煞笔又是谁?”徐从龙质问道。
  “我并不知道,以前从未见过,但是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只要一有线索,立即就会告知你们!”
  周鸿沉声道,这件事情,他同样愤怒,有人在他的场子外做出这种事情,明显是想在他周鸿的身上抹黑啊,他哪里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还好陈六合跟徐从龙等人没死,如果死了呢?那么就算不是他周鸿所为,他绝对也不可能置身事外,恐怕现在就要收拾东西直接跑路了!
  任他的本事再大,在池南这一亩三分地,让夏正阳跟莫慧儒雷霆震怒,任谁都得完蛋!他周鸿也不例外,就算洪门能够力保他也没用!
  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绝对是让人细思极恐的,更是让人心有余悸的!
  陈六合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火急火燎,脸上除了沉默外,看不出其他太多的表情,更没有愤怒流露出来。
  他一直眯着眼睛,手指轻轻敲打在脑门上,似在极力思索着什么。
  半响后,他开口,问周鸿:“周老大,你觉得,今晚这件事情,最有可能是谁做的?”
  周鸿的神情一怔,沉凝了一下,说道:“陈六合,这真不好猜!因为这件事情你我心里都清楚,太震惊了,也太匪夷所思了!我想象不出,谁敢搞出这么大的乱子!”
  这个时候的莫威迪,很快冷静了下来,他也在飞快的转动脑子,开口道:“碰上这样的事情,最有效的思维方式,就是排除法吧?”
  顿了顿,他看着陈六合道:“六子哥,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就是有动机!我们可以仔细想想,是谁恨不得杀了我们?或者我们中的其中一个人呢?”
  陈六合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排除法的确最有作用!”
  旋即,他嘴角轻轻翘起一个弧度,道:“在池南,恨不得杀我而后快的人!算来算去,就只有两个!一个是洪萱萱,一个是洪昊!有能力做出这样事情的人,好像也只有他们两个!”
  莫威迪加了句:“六子哥,还有谭志杰!你上次把他整成那样,他未尝不会怀恨在心,恶从胆边生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闻言,陈六合嗤笑一声:“谭志杰没有那个胆子,就算有,他也不会亲自动手,而是会借助洪门的力量!那这件事情还是跟洪昊与洪萱萱有关!”
  徐从龙吼声道:“那就没错了,肯定就是这两个王八犊子!翻了他的天了!真以为在池南,是他们说了算啊?这样丧心病狂的手段都用的出来!”
  “老子绝不会放了他们!六子哥,我们走!”说着话,徐从龙就冲冲的要离去。
  “去干什么?”陈六合没好气的问道。
  “当然是去找那两个狗~娘~养的算账啊!”徐从龙怒不可遏的说道。
  “你有证据吗?就去找别人算账?况且还不一定是他们做的呢!”陈六合翻了个白眼。
  “管他是不是,先干了再说!这口窝囊气,怎么也咽不下!”徐从龙咋咋呼呼,满脸的厉色,活生生一副要跟人玩命的架势!
  “回来,老实给我在这里待着!”陈六合低声一喝,徐从龙还是满脸不甘,不过也不敢跟陈六合顶撞,只好憋着一口气,乖乖的走了回来生闷气。
  “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遇到事情多动一下脑子!”陈六合对徐从龙撂下这句话,便转头看向周鸿,道:“周老大,你对局势看的应该很清楚,你觉得?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周鸿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恕我直言!我觉得洪昊跟洪萱萱都不会有太大的嫌疑!”顿了顿,他继续道:“退一步说,洪昊我不敢保证,但萱萱一定不会这么做!”
  “我去你大爷的,周鸿,你他吗的现在还敢替别人开脱呢?你洪门就了不起啊?信不信我现在就给我外公打电话,只要他知道了这里的事情,你觉得他会不会让人来荡平了你?”徐从龙扯开嗓子怒吼道。
  “闭嘴!”陈六合凝声一喝,徐从龙就乖乖闭嘴,能镇住他的,恐怕也就只有陈六合。
  “周老大,你继续,说说你的理由!”陈六合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