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公子,好冷~
作者:提笔泼墨      更新:2021-04-03 02:27      字数:7814
  第四百零八章、公子,好冷~
  翻过绝阳山是另一座荒山林,由于已经入夜加之齐绾素伤势复发的缘故,陆风带她临时栖居在了一处山洞之中。
  帮其梳理经络调理伤势,运转几番灵气后,昏睡中的齐绾素终是缓缓醒来。
  齐绾素浑然不知外界发生的一切,在睁眼的瞬间她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害怕醒来后见不到陆风的身影,害怕先前的一切,又只是自己的一场空梦。
  但好在陆风一直守护在旁。
  这一次,终于不再是梦境了。
  “公子~”齐绾素虚弱的倚在陆风肩膀处,这声“公子”她已经期待等候了三年。
  齐绾素脸色微红,想要坐正些却发现双手绑着木板根本用不上力。
  “公子~小绾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可小绾知道公子一定还活着!”
  齐绾素大大的眼睛中泪水止不住的掉落,整个人哭成了泪娃娃。
  陆风抬手替她擦拭着泪水,全然一副哥哥照顾妹妹的模样。
  这般温柔的样子,绝没有人会拿其与那个一剑灭杀天魂境后息魂师,翻手除去十几个地魂境魂师的煞神联系起来。
  哭声突然停息,齐绾素整个人开始哆嗦起来,身上散发出一股可怕寒意。
  “公子,好冷~”齐绾素几乎是本能的缩进了陆风怀中。
  “寒症又发作了!?”陆风抱着齐绾素,双手在其肩膀缓缓注入着灵气,但因为他如今实力的限制,体内没有火行气驱寒,效果微乎其微。
  见齐绾素哆嗦的愈发厉害,陆风赶忙取出麒麟环中的寒鸩玉冰烧,让她饮了几口下去,并用灵气替其舒解着酒力。
  当初得到酒谱后,陆风便注意到了这壶灵酒,也是因为齐绾素的缘故,他才叮嘱宁香优先学习酿造这壶寒鸩玉冰烧。
  好在宁香没有辜负他的期待,酿造出的寒鸩玉冰烧虽达不到酒谱描绘的品阶,但其祛寒效果却比普通酒酿出众太多太多。
  一壶寒鸩玉冰烧下肚,齐绾素的脸色顿时好了许多,身体也不再哆嗦,算是暂时压制住了寒症的发作。
  “体内还剩多少寒骨钉?”陆风开口问道,当初在地玄域救下齐绾素时,他花了不少精力也仅帮着逼出二十余枚寒骨钉。
  齐绾素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原本还剩下的十六枚寒骨钉,这三年来我陆陆续续的抵抗,加之一些奇遇的帮助下,已经逼离了大半,如今只剩下七枚了。”
  陆风心中动容,没有他的帮助,难以想象这三年来每次寒症发作时,齐绾素都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再坚持一会,等下我找轻雪替你把剩下的寒骨钉全都清理干净,”陆风疼惜道。
  “轻雪…”齐绾素听到这个名字后脸色有些不自然,她不想陆风为了自己而欠别的女人的人情。
  齐绾素扯开话题,开口问道:“公子,外界传言你突破到了半步圣魂境,可你为何…”
  陆风打断了齐绾素的话,“是轻雪在假扮的我,此事说来话长…”
  陆风对于齐绾素还是比较信任的,就算没有本命灵气牵制,陆风也相信齐绾素绝不会背叛自己,当下便将君家和圣域的计划告诉了她,同时也嘱咐她配合好轻雪她们的行动。
  作为夜羽剑主身边最亲近的人,有她在轻雪身边,能避免很多轻雪直接与人接触的机会,凡事都可由她代劳,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暴露的风险。
  陆风和齐绾素在山洞中足足待到了后半夜,二人之间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天刚一亮,陆风便立刻带着齐绾素赶回了绝阳镇,原本小心翼翼,一路提防是为了避免遇上孙家的人,但却发现一个孙家的人都未曾见到,更没有如他担忧中的满大街搜捕杀死孙安光的凶手。
  君子默听到动静后,将陆风和齐绾素护送进了住处,轻雪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看着齐绾素双手的伤势,君子默赶忙唤来了随行的药师,准备起了最好的治疗。
  手臂经络的断裂对于普通人而言是极难治愈的伤势,但有天魂境级别的药师在,加之半步圣魂境的轻雪相助,用不着一两个月的时间便能完全治愈。
  在齐绾素接受药师治疗的同时,陆风向轻雪释明了齐绾素寒症一事,并拜托她替其逼出体内剩下的寒骨钉。
  寒骨钉入体哪怕是天魂境级别的药师也极难处理,因为部分寒骨钉的位置十分隐蔽,治疗时涉及隐私方面,陆风曾经也找过一位男性天魂境级别的药师,虽说医者仁心并无男女之别,但还是被齐绾素婉拒了。
  轻雪虽非药师,但凭借半步圣魂境的实力想祛除几颗寒骨钉并非难事。
  陆风原本打算等齐绾素逼离寒骨钉后再回灵狱,但却被那名天魂境药师告知,在处理好手臂的经络前,贸然介入轻雪的灵气恐怕影响治疗,需要再等上两个月时间。
  灵狱师战在即,陆风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停留,故而在绝阳镇仅仅待了三天后,便启程回了灵狱。
  临走前留下了几壶寒鸩玉冰烧,并将其酿造的方法教给了君子默,让他帮忙酿造,直到齐绾素寒症治愈。
  在这三天的时间,陆风过得很平静安心,但外界却因他而发生了轩然大波。
  夜羽剑主以一敌三,当着孙家三家主面,一剑灭杀孙家一名天魂境后息魂师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大陆,震撼了整个魂师界,也震慑住了蠢蠢欲动的血族势力。
  当然,消息之所以传播如此之快之广,也离不开君家在暗中的推波助澜。
  至此,不管是正派还是邪派势力,再无人敢质疑夜羽剑主的真实性。
  ……
  玄风城,君满楼一处客房之中。
  一名姿色艳丽,容貌端妍的女子慵懒的半躺在床沿边上,身材苗条火辣的她,一双修长的美腿高高翘起,随意的搭在一旁的板凳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荡着。
  此人便是天夜剑宗的宗主之女殷小楼,性情直爽火辣的她,此刻却莫名的有些哀愁。
  殷小楼一路从宗派千里迢迢赶来,就是为了验证夜羽剑主的真实性。
  起初,她见到城外的夜羽剑法痕迹,心中有着几分怀疑,作为夜羽剑的诞生宗派,她虽不懂陆风的夜羽剑法,但宗派典籍中有着关于夜羽软剑特性的相关介绍,她总觉得城门外的剑痕虽然像极了夜羽软剑所为,但隐约间却又少了一丝神韵。
  直到听闻绝阳镇之事,她才打消了心中的怀疑,也打消了此行的目的。  原本她还抱着侥幸心理,想将夜羽剑主带回宗派完婚来着。
  在来玄风城前,殷小楼下过坚定的决心,若是夜羽剑主并非传闻之中达到了半步圣魂境,那么她便会动用特殊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带回宗派,以完婚的名义将其控制在宗派之内。
  为了此行,她甚至还偷偷摸摸的准备了最烈的情欲药物。
  殷小楼也曾想过,就算是夜羽剑主真达到了半步圣魂境,就算不依靠那些手段和药物,单凭她自己的美色,只要自己够主动,定然也能将其迷的神魂颠倒。
  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接近。
  ……
  玄天大陆北部,雪域,清河宗,一处幽静的院落内。
  一名坐在木制轮椅上的美丽女子正在院落中静静的看着一块石碑,碑后是一处隆起的小土包,这是她亲手所立的衣冠冢。
  石碑上空无一字,但她却像是抚摸爱人一般,轻轻的拂去碑上的尘埃,每每来此,女子的眉宇间便满是惆怅伤感。
  突然,一名丫鬟带着新消息闯入,女子听后当即让人推着赶往了议事大厅。
  若是陆风在此,必然可以认出,这名长相绝美的女子正是他的师姐于仪涵,也是三年前在夜鸦岭上他以命相救的女子。
  于仪涵以最快的速度赶至清河宗的议事大厅,这是三年来她第二次离开院落。
  前一次是因为听到了夜羽剑主还活着且达到了半步圣魂境的消息,而这一次则是为了夜羽剑主一剑灭杀天魂境后息魂师的消息。
  她迫切的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否是真的,想知道陆风究竟是不是还活着。
  在于仪涵来到议事大厅时,清河宗所有高层已经全部聚集。她的父亲也就是清河宗的宗主于清河正顶着肥胖的身躯满脸激动的笑着,见女儿赶来当即将她带到了身边。
  “父亲,陆风他是不是还活着?”于仪涵眼眶湿润,神情显得很是激动。
  于清河脸上挂着慈爱的笑意,“这次的消息是君家传出的,孙家也证实了,应该不会有假,你七师兄已经在前去的路上,一切都等他见到小风之后再说。”
  一名长相秀丽,打扮文雅似书生的男子,晃了晃手中的折扇,微笑道:“师妹,你瞧六师兄我说得没错吧,素尘这家伙向来机灵,我就说他不会这么容易就死。”
  素尘是陆风在清河宗时宗主赐予的雅号,在清河宗内,所有的师兄弟们都有着一个独一无二的别称。
  听着六师兄乾雨的话后,于仪涵破泣为笑,请求道:“父亲,我想去找陆风。”
  “胡闹,”于清河瞬间收起笑意,“是真是假还未可知,一切等你瑞叶师兄回来再说,若小风真还活着,你还愁见不到他不成!”
  乾雨闻言帮着劝说道:“是啊,师妹,师傅说的没错,咱们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几天,先看看老七能带回什么消息再说吧。”
  于仪涵有些不甘道:“那要是七师兄见着了,六师兄你要陪我一起去找他。”
  乾雨柔和的笑了笑,目光看向宗主。
  于清河点点头,微笑道:“若是瑞叶真的见到了小风,你更不用出门,相信小风定会一起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