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江葎226
作者:明知故犯      更新:2022-12-08 08:25      字数:2027
  消防员最后赶过来的时候几乎整个别墅都陷在熊熊大火中,视线内浓烟滚滚,冲天的火光几乎要把已经黑透的天给点燃。
  于婉被救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怎么穿衣服,整个人已经彻底昏迷过去了,她身上裹着一件裹满水的被套,而被套的下面则是抱着还有意识的江葎。
  医护人员以为小孩子已经吓呆了,一边安慰一边想要从于婉的怀里把人抱出来。
  谁曾想刚一动,就见孩子带血的手里紧紧的攥着一把水果刀。
  医护人员惊了一下,下意识就想要把刀拿走,可她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小孩的手指攥的很紧很紧,死死的攥着刀柄,无论医护人员怎么用力都没法把刀抽出来。
  尤其他的那双眼睛,黑的仿佛没有任何温度,毫无质感,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医护人员不知怎么的,忽然被吓了一下,也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于婉浓烟吸入太多情况很危险被紧急的送往了医院,江葎除了一些简单的外伤和咳嗽,身体没有其他的问题,都很好,这需要好好休息就行。
  在两人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消防员又从里面抬出了早已没有呼吸的江致远。
  原本以为是因为这场火,下一秒却看到了男人腹部上那骇人的伤口。
  警察很快接收了该案件,得知消息的江老爷子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过去。
  记住网址
  几乎都不用去查,一直被江葎死死攥着不肯松开的水果刀就是杀人凶器,随后警察也在上面提取到了指纹,可却只有江葎一个人的。
  江致远的腹部上有三刀致命伤,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凶手都不应该是一个孩子。
  可是事实就是刀柄上确实只有江葎的指纹。
  于婉的情况很是不好,人在ICU还没醒。江葎虽然醒了,人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可是面对警察的询问,他却一直不怎么说话。
  最后在警察要走的时候,他却是忽然有了动作,抓住了警察拿着被拍的水果刀的照片的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上面的水果刀,开口:“我的。”
  “你说什么?”警察情绪激动的转身:“你说这刀是你的?”
  江葎点头。
  “那你用这刀做过什么?”警察追问:“这上面的血是怎么来的?”
  随同的是一个女警察,看着江葎有点不忍,忍不住拉了同事一把:“小曹。”
  “是我弄的。”江葎低头看着照片上的水果刀:“我把爸爸杀了。”
  此话一落,在场几人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原本大家都不相信人是这孩子杀的,可是现在……
  得知消息的江老爷子直接把人都赶了出去,之后也一直派人看着不准任何人接近自己的孙子,并且在事发后的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
  可火灾瞒不住,江家掌门人别“烧死”的消息也瞒不住。
  于婉在ICU里面呆了五天才转到普通病房,可她人是清醒了,可是警察却是什么都问不出来。
  因为于婉的情况变得比之前还要更糟糕,不仅忘记了当天发生的所有事,甚至直接把江致远这个人都给忘记了。
  包括江葎,警察询问的时候她都没想起来是谁。
  而在警察不死心的追问火灾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江致远的身上除了腹部的刀伤还有身体里残留的药物痕迹。
  这种药肯定不是小孩下的,尤其在得知江致远跟于婉两人的关系之后,这药明显跟于婉脱不了关系。
  可是于婉对此却是一问三不知,不仅如此,甚至在警察提刀火灾的时候,她整个人则是惊恐的抱着自己的头疯狂的惊叫,嘴里一遍一遍的重复:“杀人了,杀人了!”
  除了这三个字,其他什么都问不出来。
  警察开始不得不认定凶手有可能真的是江葎,因为没有任何目击证人,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就连江葎本人都已经承认了。
  而且虽然于婉的精神状况明显不好,可是她的那三个字或许也是在潜意识传达某种信息。
  如果是她杀的人,她应该不会说出那番话。
  所以最后警察那边不得已结案,判断江致远的死因就是那把水果刀,而刀上只有江葎一个人的指纹,也就是说,凶手就是受害者的儿子江葎。
  虽然不知道当时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这个结果的可能性最大。
  可不管凶手是于婉还是江葎,哪个结果都是江老爷子不愿意看到的。
  他第一时间封锁了所有的消息,对外的解释自己的儿子是为了救自己的老婆和儿子才丧生在了大火里。
  当时所有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包括结束一个超长的暑假夏令营回来的江承安和江瑾。
  两人只知道在他们不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大火,而自己的爸爸为了救妈妈和弟弟死了,妈妈也生病被爷爷送到了医院治疗。
  至于弟弟,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江瑾从小就跟江承安不对盘,什么事都要比,什么都要争个输赢。
  所以对于江葎这个唯一的弟弟,两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争强好胜的心还是因为真心的疼爱,两人从江葎出生之后就变着法的对他好。
  以前江葎聪明乖巧,性格可爱,很喜欢哥哥姐姐对自己的好,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能有那么好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
  可是现在的江葎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爱说话,经常一整天一句话都不说,也不会再跟着江承安和江瑾的屁股后面跑了,谁都不亲,经常自己一个人。
  江承安和江瑾自然是以为江葎这是被吓到了,江瑾心疼的不行,给江葎买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可是江葎都不感兴趣,整个人也变得有点呆呆的。
  伴随着长大,接触的人和事物也越来越多,身为男孩子的江承安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关心自然也少了,也不跟江瑾各种较真了。
  只有江瑾很是心疼,她觉得江葎肯定是在那次火灾中被吓到了,加上疼爱他的爸爸去世,妈妈生病,才会变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