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这么好降服?
作者:雪山岚      更新:2022-12-09 16:32      字数:2082
  容瑶感受到灵鸢的注视,抬头与灵鸢视线对上。
  这一刻,容瑶好似明白了灵鸢眼神里的意思,她道:“它们是我救的,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你可以带它们离开。”
  虽然城防军也想收服这三只灵鸢母子,可这个时候,他们的人伤了三分之二,压根就没有底气与灵鸢讲条件。
  万一这只灵鸢是个不讲理的,他们与它讲条件反而惹怒了它,它说不定会反咬一口,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得不偿失了。
  保险起见,现在最安全的还是不与这只五星魔兽结下什么恩怨。
  灵鸢扫了城防军众人的神色,好似一下子就领悟了城防军的顾虑。
  它的视线变得更加清高冷傲,低头用喙缘顶了顶两只崽子,而后先朝前走了几步,它的意思很明显,是让小团子跟着它离开,不要留在这个是非之地。
  两个白团子跟着母亲走了两步后,却停了下来,它们回头看向容瑶,两双黑豆一样的圆眼睛里满是不舍。
  两只小家伙对着灵鸢“啾啾”叫了两声,像是在和母亲说什么。
  成年的灵鸢听了它崽子的话好似很不高兴,用喙顶了幼崽两下。
  白团子被母亲顶的摔倒在地,还可怜巴巴地滚了几圈,可两个小家伙就是很倔强,又朝着母亲“啾啾”了几声,这次的啾啾声比上一次声音高了一个度,好像在和母亲极力争取着什么。
  灵鸢低头俯视着自己的孩子,过了好一会儿,神情严肃的灵鸢表情慢慢柔和下来。
  两只小白团子张开小小肉肉的翅膀,高兴地转了两圈,扑腾了两下,而后迈着两条小短腿朝着容瑶的方向跑去。
  城防军的人看着灵鸢和它两只幼崽的那一幕惊呆了。
  这两个小家伙的意思是要和容瑶在一起?
  视线跟着两个小白团子。只见它们飞快跑到容瑶身边,然后就扑腾着小小的翅膀要往容瑶的布袋里跳。
  小家伙刚出生没多久,太小太弱,一下子跳不高,还从容瑶膝头滚了下来,旁边的灵鸢看到孩子在地上滚了几圈,立马眼神就带着了一股心疼和焦急。
  容瑶也没想到这两只白团子还要跟着她,回过神后,容瑶连忙伸手将两个小家伙捧到自己的布袋里。
  两只小白团子回到了布袋里后,高兴的对着母亲“啾啾”两声,好像是在告诉母亲,它们找到了舒服的小窝和完美的饭票。
  灵鸢:……
  孙天朔瞧着这对灵鸢母子,挠了挠脑袋,“这下怎么办?这小的要跟着容瑶,那这只大的怎么办?它不会不要它的孩子了吧?”
  于是城防军众人都朝着那只成年灵鸢看去。
  成年灵鸢瞥了众人一眼,昂着头,高傲地走到容瑶身边,在容瑶身边歇着了,还时不时将头伸进容瑶的布袋里逗弄它的两只幼崽。
  众人:……
  这是也留下了?
  那位离开了大磐森林许久的强者有没有说过,他这只灵鸢坐骑这么好降服?
  不管这灵鸢母子是不是被容瑶降服了,至少它们短时间内不会成为敌人了。
  城防军众人心里都悄悄松了口气。
  赵将军也能闭着眼睛放松稍微休息一会儿了。
  容瑶受的伤不轻,被刘军医安排在赵将军旁边一同照料,萧墨寒陪在容瑶身边,虽然他一个字都没说,可容瑶还是感受到了萧墨寒对她的担忧,她难得对萧墨寒的态度好了许多,朝着萧墨寒展开笑靥。
  萧墨寒扫了她一眼,却还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模样。
  萧墨寒当真想给容瑶一个大白眼,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情与他嬉皮笑脸,有这精力,刚刚打斗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小心点?
  容瑶见萧墨寒不但没高兴,脸色还变沉了,顿时觉得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当即也失去了逗萧墨寒开心的兴趣,靠在墙壁上闭目养神。
  萧墨寒发现容瑶闭上眼睛不理他后,心中愈发的生气,这个毒妇是怎么回事?
  伤成这样也就算了,还拿乔上了!
  伤情好些的骥川孙天朔季勇萧墨寒检查这座大厅,并且处理俘虏。
  家族联盟的三名精锐一位因为冲动闯过火墙,被烧死,两位被卢家主抓住做了垫背。
  李家主被容瑶击杀,灵鸢制造的气旋卷晕了两人,其中一人是被卢家主拉到最后的容琨。
  剩下的卢家主逃走,李氏兄弟和萧云泽进入了大厅旁边的门内。
  这么算下来,家族联盟队伍里仅剩的十人,只有卢家主是真正逃走的,家族联盟队伍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威胁。
  灵鸢气旋卷晕的两人被骥川和孙天朔牢牢捆绑了起来,孙天朔本来打算一刀一个结果两人的性命,可旁边骥川提醒孙天朔容琨曾经是容瑶的哥哥,孙天朔想了想还是停手了。
  “川哥,那先扔这?”孙天朔问旁边的骥川。
  骥川点头,低声道:“把嘴巴堵上。”
  于是,容琨和另外一位家族联盟精英被堵住嘴五花大绑捆在了角落。
  两人这么做完后,见靠在墙边的容瑶什么话也没说,就不管这位容瑶的“前大哥”了。
  休息下来后,大家又看向岳仁会进入的那扇门。
  突然孙天朔低声道:“将军,这灵鸢是那位强者的坐骑,您说它知不知道这大厅里的九扇门是什么情况?”
  众人被孙天朔这句话说的精神起来。
  对啊,可以问灵鸢这些门的情况!
  赵将军扫了孙天朔一眼,没想到平时的粗汉也有心细的时候。
  他点点头,让大家安静,而后赵将军看向蹲坐在容瑶身边陪着幼崽的灵鸢。
  他笑了笑,道:“灵鸢前辈,你知不知道这大厅里的九扇门是做什么的?”
  听到赵将军和它说话,灵鸢抬起头看向他,它上挑的眼角人性化地扬了扬,明显是听懂了赵将军的意思。
  可它只看着赵将军,什么也不表示,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在赵将军询问的时候,闭目养神的容瑶就睁开了眼睛,见灵鸢一副知道也懒得告诉你的样子,她悄悄取了一把空间种植的麦子放到两只白团子面前。
  两只小家伙一见到这麦子,立马欢快地不停啄食起来,而灵鸢那双眼睛看到容瑶取出的麦子,眼瞳震惊地瞬间皱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