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猴子的忠心

作者:图童 | 发布时间:2017-10-13 16:19 |字数:3022

    山魈的猴子以前杀过多少人现在不好计算,也不好过问,想必是不少,不然也不会让这个和尚这么生气。

    “你给我滚!”眼看那边猴子又要动手,山魈这边将抱在怀里的冰块就砸了过去,那样重的东西他当然扔不远,就砸在了两人之间的位置,碎成了渣渣。

    然而猴子还是被他的怒吼声镇住了,即将砸到老头儿脑袋上的棍子停在了半空,却也并没有转过头来看它的主人,目光只是盯在那老头儿的身上,脑子里似乎似乎想了许多,又好像是什么都没有想,最后收了棍子,转身走了,丝毫不留恋什么。

    山魈望着那个背影,呼呼喘了一时的粗气,方才将心中的怒火平息了一点儿,俯下身去搀扶地上的老头儿起来。

    不然猴子以前怎么说这和尚脑子有时候不好使呢,能在这里出现的老头儿,会是个什么老头儿,他都忘了之前这家伙怎么跟那个紫袍人站在一起的了?

    山魈没忘,然而此时此刻他心中的慈悲好像已经战胜了那个念想,关爱老人,这是以前他师傅每天都教导他的话,直到今天,他都未曾忘记过。

    被搀起来的葬谷瞧着眼前人,显然也有些诧异,山魈无视他看自己的目光,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葬谷看着这年轻人愣了一下,随后便被逗乐了,看了看方才猴子离开的方向,“你这猴子,很有个性啊。”

    山魈心中痛苦不堪,脸上多少也有所表现,微微扭着的眉头已经说明他内心的烦恼,不想再多说些什么,转身给那边的死尸超度去了。

    坐在高高雪崖之上的猴子望着下面的几个身影,面对那老头儿看向自己的目光,又以一个龇牙鬼脸还了回去,一头的杂毛被风吹得从脑袋上倒挂下来,遮住了双眼,看得下面老头儿心脏抖了一下,真他妈丑的一逼。

    山魈的猴子丑不丑完全在个人的审美,这个无可厚非,人家看它丑,它自己看自己倒帅的很,在狂风的映衬下,更显萧瑟,萧瑟的目光投向远方,叠起的雪崖一座座连成一片,从这个角度似乎还能看到东方红光,从外面进来的一群小豆子挑着自己的小红灯在雪崖之上蹦蹦跳跳,望着这边而来。

    望着一群小娃娃,猴子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却又不知是不屑还是鄙视还是另外的什么,低头再看下面人,超度的人坐在那里超度,完全看不到身后人要做些什么。

    半缘君死了,与之为伍的葬谷心中怎能如同外表一样嬉笑呢,好好的大小伙子,愣是被一只猴子给搞死了,说出去怎么都丢份儿吧,猴子是眼前这个人的,那它的债也就由他来还喽。

    葬谷悄无声息不漏神色的走到山魈背后,看着脸上笑意暖暖,手上瞬间聚集的一股热量照着下面那个光头就砸了下去,他到底要看看,

    上面那猴子到底有多厉害,难不成,它还能挡得住自己的这一掌?

    葬谷的赌注下的有些唐突,这与他平日里的作风有些不吻合,那边的胭脂雪看着有些诧异,为等她从诧异中回过神来,葬谷的掌风就这样被挡住了。

    猴子护主肯定是不消说的,然而这次似乎是慢了那么一点儿,或者说,葬谷的速度要比半缘君快了那么一点儿,猴子没能用自己的棍子将那掌风削掉,而是拿自己的身子全全挡在了山魈的前面,结果就被打的狂吐老血,身子狠狠砸在了后面人的背上,又摔了下去。

    未等山魈反应过来,倒在地上的猴子侧身一脚,将那葬谷逼退数步,拼着肚里仅剩的一口气,猴子又翻身而起,接连进攻,葬谷本领有多高不消说,然而一时还是被这猴子逼得连连后退,最后竟然还挨了它一棍子,打在肩头,老头儿肩膀就塌了一半。

    拼尽最后一口气的猴子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由于吃力而狰狞起来的一张脸,说不出是丑还是帅了,总让人看着从心底里可怖。

    待到山魈从怔愣中回过神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奔到猴子身边,猴子的瞳孔已经涣散,手中的棍子也已折成两截,微微张开的嘴,淋漓着一道道血丝,接连到下面的雪地上,染红了一大片。

    山魈的心脏几乎要罢工,眼瞧着面前的家伙愕然着一双眼,竟然也叫不出它的名字,远处赶来的小豆子们纷纷跑来,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个瞪圆了大眼,虽然猴子平日里竟是鄙视他们,然而此时此刻,瞧着它那般模样,一个个也都扑上来哭成一片。

    慈悲不得好报的山魈转头看了那边的人,“为什么?”

    白痴一样的问题,葬谷都被诧异到了,捂着自己受伤的肩膀,先时笑意暖暖的一张脸变得阴冷起来,瞅着对面的人嘴角却又勾起一丝笑意,心里真是想骂他一句傻逼,可碍着身份,不好出口,最后也就留下一个迷之微笑,抬起另一只手,要将这个和尚至于死地。

    本来冰晶已经被带出去,山魈不至于再走到这一步,可命运捉弄,他偏在这个时候要被人家给搞死了,眼睁睁看着人家的掌风照头打来,他居然没想到要躲开,扑在猴子身上的小豆子们反映倒是快,及时将他们师傅望一边推了一把,却又能躲到哪里去,结果被人家的掌风炸的跟开了花似得飞了漫天,又摔了满地。

    小娃娃可比不得猴子抗摔,蹭破点儿皮就哇哇哭成一片,神经有些恍惚的山魈趴在雪地上,似乎在这个时候遇到了他修为的一个矛盾点,怎么也解不开了,神色很困惑,情绪很低落,内心很矛盾,以至于听不到周围小豆子们的哭声。

    天上大雪纷飞,下的愈发紧,胭脂雪站在纷纷的白茫之中,静静的望着远方,不晓得她会想些什么,对山魈下手的葬谷,掌风已经破开了纷扰的大雪,凛冽的寒光从猴子无神的眼中一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