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 全国第一所村办综合性职业培训学校
作者:葫芦村人      更新:2021-02-27 14:08      字数:10480
  “看来,你找到了一个好东家。对于这样大的合作,我觉得应该代表公司跟你老板见个面,沟通一下……”
  看着郑倩,魏丰甚至都有些羡慕。
  鸿发国际只是一个不大的贸易公司。
  实力不如现在如日中天的郑氏服装公司呢。
  刘春来却一手推动了郑氏的发展。
  “魏总,这没问题。咱们达成协议后,第一批设备开始交付,我会专程为您引荐我老板。”
  郑倩已经适应了给刘春来打工的身份。
  “不,我希望跟他见面后,确定这个项目……”
  “如果这样,我们就没法合作了。我只能先去寻找供货厂合作。”郑倩的脸色冷了下来。
  刘春来只给了她三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生产线有现成的,需要报关进入大陆,然后再调运汉口,从汉口转轮船沿长江往上,再进入嘉陵江,运到葫芦村。
  整个运输过程,即使所有的都安排得很好,也需要十来天的时间。
  还有设备安装调试,工人培训等给。
  都得花时间。
  三个月看起来很长,可郑倩知道时间很紧。
  甚至都没有想过跟刘春来多要一些时间。
  二十万的保底年薪,再加3个点的分红。
  越早生产,她能拿到的分红也就越多,肯定是不会浪费时间的。
  “这……”
  “我可以全权做主,以后材料进口,也由鸿发国际负责,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先签订合同,这里是五十万港元的支票……”
  郑倩把支票拿了出来。
  魏丰犹豫了。
  看在钱的份上,最终啥都没有说,就连价格,也从原本的38万降低到了35万。
  签订合同后,连寒暄庆祝都没有,就带着郑倩跟刘千山、田明发几人一起去了生产厂,当即就先跟对方敲定十条生产线的采购合同,随后又去联系原材料供应工厂。
  第一批生产线,只有两条。
  剩下的九条,将会在五个月内全部交付。
  刘春来在等着生产线到来的同时,也没有闲着。
  特别是这段时间,县里组织各个大队的干部来葫芦村参观学习,也开始了,作为大队长,自然也就变得更忙碌。
  “爹啊,我这忙得喝口水的时间都没了!他们不在咱们招待所吃饭就不吃啊!总不能强制他们到招待所吃饭。县里现在穷得裤子都莫得穿的,哪里有多少钱发放差旅补助?”
  看着老头子找自己,刘春来抓了抓头发。
  这段时间确实太忙了。
  “要是咱们不能赚钱,得不到任何好处,让他们参观个球!咱们出钱修路,你不让收过路费……之前建设招待所的时候,你就说了,以后其他地方的干部来咱们这里参观学习,就靠这个赚钱……现在好了,你告诉我,怎么赚钱?哪怕是县里记账也好,咱们用大队的上交提留等来抵消啊!”
  刘福旺满脸的不爽。
  看着刘春来,极其不满意。
  “爹啊,咱们这招待所的规格是不是太高了一些?那些经销商什么的,不在乎,可县里没钱啊。一个人一顿饭一块二的标准……”
  “那已经是最低档次了!”刘福旺不乐意了,“还是你告诉我,招待所房子修建成本、地皮、人工啥的都是成本……”
  刘春来叹了口气。
  继续争论下去,刘支书又要用手中的烟竿敲自己。
  “谁都没想到,县里这么抠,除了出车费,让每个来参观的干部都自带干粮……”刘春来也无奈。
  县里参观队伍已经来了两批。
  每三天一批。
  原本,刘支书琢磨着,怎么也能从这些参观的干部身上赚几千块钱。
  蚊子再小也是肉。
  早就磨刀霍霍。
  结果,参观团队来了,以公社为单位。
  第一批参观学习的干部到的时候,刘支书很高兴地带着他们讲解全大队的规划,介绍四大队是如何改变局面的。
  可到了中午,这些参观学习的干部,都是跑到大队部要点热水,就着他们带来的干粮解决。
  第二批又是如此……
  刘支书已经不想接待他们了。
  “明天第三批就来了……不想个办法,不行啊。要不,供应热水,咱们也收钱?咱们自来水厂,从河临塘抽水得要电费、自来水生产是有成本的,就连基础建设啥的,也是有投资的,烧水也是有人工成本的……”
  刘福旺问刘春来。
  反正他是不愿意放弃这群送上门的羊。
  哪怕是这些羊骨瘦如柴,身上光秃秃的没有羊毛薅。
  刘支书也准备要好好利用机会起来。
  “那个算了,别人认为太小家子气。爹,不如这样,他们来参观,就让他们自己看呗,要听介绍、解说,得给钱请大队干部跟着啊……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负责人,他们平时事情也多,一次收三五十的讲解费,不过分吧?”
  刘春来不想刘福旺缠着自己。
  “好主意!老子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参观农业生产的,收三十;参观工厂,一个工厂三十……”
  刘支书很快就兴奋地去找人一起完善起方案来。
  刘春来见他走了,也没多想,又开始埋头忙碌起来。
  “刘福旺估计气得不行!”
  严劲松得了县里的通知,明天又有一批干部来参观学习,眼睛都笑眯了。
  他们也乐意看到眼前的情况。
  来镇上参观学习的人越多,对于镇的名声有着越大的好处。
  尤其是来参观学习的,那都是各个乡镇干部以及大队干部,很多都是认识的。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来,自带干粮!
  不需要公社出钱接待。
  幸福公社本来就没钱。
  “严书记,我觉得刘支书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县里肯定是知道他们招待所收费的问题,这一直都自带干粮,刘福旺那种大雁飞过都得拔根毛的人,会憋屈地受着?”
  马文浩有些担忧。
  接待工作必须做好。
  县里其实也清楚,葫芦村的模式,不容易复制。
  不过葫芦村的农业种植、养殖开始走专业化、规模化道路,这就值得全县学习。
  要是其他地方也跟着学习,因地制宜,到时候,也搞一些项目,哪怕只有很少一部分成功,这对全县经济发展,都是有着莫大好处的。
  “他能有什么办法?县里组织干部参观学习,干部自带干粮,各乡镇公社自己掏车费呢!”
  严劲松无所谓地说道。
  对他来说,乐于见到这样的状态。
  反正参观学习,也不需要太久。
  一天就足够了。
  马文浩还想说什么,看着严劲松的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也就不再说这话题,“严书记,咱们公社已经乡改镇,中心学校是不是应该扩建一下?尤其是把小学跟中学分开……最好是能办高中,成绩好的考大学中专,不好的呢,就直接送到工厂里当储备干部或是培训技术……”
  马文浩野心显然不小。
  严劲松本来已经退了。
  厚着脸皮跑到县里去找许书记跟吕县长,要多干一任。
  目前县里本来就缺干部,加上严劲松没退休,就不用发退休工资,还得多发一个科级干部的工资。
  “这个该搞!但是得找教育局啊。”严劲松手上夹着烟,认真地点头,“咱们好歹也是一个镇。而且对于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自己培训,要好很多,最好是再成立一个技术培训学校……对了,刘春来他们不是都在搞托儿所跟村小嘛……”
  严书记那是巴不得由镇上建立一所大学的。
  随着整个镇上的工厂越来越多,对于人才的需求也就变得更庞大。
  等着分配?
  根本没可能。
  中专生都很少有。
  “那我跟彭校长研究一下,到时候再找你汇报?”马文浩问严劲松。
  严劲松看着他,“小马啊,咱们一起搭班子也好几年了,也算是了解对方了……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你这个镇长去张罗的……”
  马文浩跟自己通气,不是为了寻求自己的意见。
  只是为了表示对自己的尊重,避免自己扯后腿。
  严劲松有些无语。
  马文浩这人不错,就是有些太那啥了。
  “我们希望能以刘春来那个职业培训中心为基础……”马文浩说明了真实意图。
  “放心,我去找他。”严劲松拍着胸脯保证。
  对于严书记如此说,马文浩只是笑笑,也没有再多表示。
  严劲松直接去了葫芦村。
  “办职业培训学校?这是好事啊!要真那样,我们就不用一直为缺人而闹心了。”刘春来对这个是支持的。
  不是他没想法。
  真的要办学校,他们一个大队肯定是不合适的。
  “你们不是有个培训中心嘛,到时候咱们就直接以这个为基础,从县里要一批老师,以工厂为实习厂,先学一些基础理论……”
  严劲松说道。
  “这没问题啊。”
  “先期就放在你们村小?你说你一个村办小学,修那么多的教室干啥!”
  “那不行。这可不只是我们的村小,也是给整个大队所有社员进行技能培训、理论知识学习的……再说了,我们还有托儿所、幼儿园……毕竟,我们大队里,大多数人都安排了工作……”
  刘春来摇头。
  他是不会同意的。
  除非,那个职业技术培训学校前面挂“葫芦村”的前缀。
  镇上会同意么?
  显然是不会的。
  “你……”严劲松气得直哆嗦,“连我们幸福镇的招牌都不合适呢!怎么也得挂在县里……”
  “那不管。县里本来就有师范,这两年不是开设了不少的专业嘛……”刘春来无所谓,“反正不挂我们大队的招牌,那肯定是别想的。”
  这个他是认真的。
  村小刘春来修得本来就大。
  如果只是办学校,可以容纳至少40个班,两千多人。
  挤一挤,甚至可以容纳三千人以上。
  刘春来在这方面,同样也是有野心的。
  今年他们大队,小学跟初中都会招生,就因为各个年级,他们大队都有孩子就读。
  至于老师?
  中心小学校的老师兼任,同时再找一批代课老师辅助。
  按照规划,初中将会开设类似中专的职业培训,考不上高中的,直接就在他们这边接受技能培训。
  厂里的技术员、劳动模范、管理人员,每天晚上,都会轮流给大队有想要上进或是想换工作岗位的人上课。
  其实这就是原来刘八爷倒腾的夜校升级版。
  除了一些上了年龄的老人,整个四大队,五十以下的成年人中不再有文盲。
  文化水平可能不高,至少也能阅读报纸,写不少的字。
  “你这个,没可能的。”
  “那就别废话了。我们的夜校得要地方;托儿所更需要地方;小学初中加起来九个班;还有平时我们的各种干部或是技术员培训也需要教室……”
  刘春来强调着。
  不管严劲松怎么说,刘春来都是没有丝毫让步。
  “你们修那么多的教室呢!再说了,咱们这也是为了你们以后用人方便嘛!”
  “我们用人可以自己培训,理论结合实际。严书记,你这书记手下有人分担各种工作,可我不行啊,还有一堆事情呢……”
  刘春来直接下了逐客令。
  “严劲松那狗曰的来干啥?”严劲松刚走,刘福旺就进来了。
  本来刘支书是一脸兴奋,看着严劲松落寞离去,担心自己的谋划会败露,没有跟他打招呼。
  “狗曰的!尽想好事!”听完刘春来说的,刘福旺顿时大骂,“咱们这不就是向着那个方向而去的嘛,他们来摘桃子!”
  刘春来的谋划,刘福旺自然知道。
  要不然,修建这么大的村小,刘支书会支持?
  那可是大队给的钱。
  全国数十万个大队,绝对找不出比葫芦村更大的村办学校。
  甚至很多乡镇一级的学校,都没有这么大的规模。
  “爹,咱们不管他们。”
  “托儿所的负责人由彭丽担任,会不会太年轻了一些?她才刚高中毕业……虽然是彭广远的女儿,可……”刘福旺担忧地问刘春来,“我觉得还是应该找生过孩子的人来担任所长。”
  “爹啊,带孩子的人,找生过孩子有经验的是没问题的。可咱们不只是为了带孩子,这些孩子都是咱们大队的,也是未来我们大队能不能一直发展下去的关键……托儿所,可不只是帮着看着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