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王宫盛宴
作者:火王之王      更新:2022-12-30 20:45      字数:2148
  其实吉隆港口本不是爪哇国的领土,而是属于马莱人的。
  十几年前马莱和爪哇发生了一次激烈的战争,最后的结果是马莱惨败,被迫臣服爪哇,还将麻六甲海峡上最大也最为繁华的港口城市吉隆城割让给了爪哇。
  这跟罗斯人与燕云郡的情况非常类似。
  爪哇也在吉隆驻扎重兵,不但有一支二百多艘战舰规模的舰队,还驻扎了一万多精兵。
  因为麻六甲地处西方和东方海上航线的重要位置,每天都有无数的船只经过,所以吉隆的贸易极为发达,也相当富有,据说吉隆在古马莱语中就是‘富的流油的城市’之意。
  乌尔曼占据吉隆后,派出舰队封锁了整个海峡,对来往的商船收取高额的过路费,商人们迫于他的强大的实力,也只能乖乖的给予,光是这些过路费,每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所以乌尔曼黄金王子的称号,可也绝非浪得虚名!
  所以不管他为人如何,你都不得不承认他是孟加拉湾中最靓的崽!
  当然他本人长相是很一般了,比萧野俊俏一点也有限,勉强能够上官弃疾有一拼。
  但正如小飞猪巴克利评价飞人乔丹时所说,‘他帅个锤子!你要是有几亿美金你也帅’!
  乌尔曼现在所拥有的财富可不止是几亿美金……光是他在吉隆城里修建的王宫就价值几个亿。
  为了杀鸡给猴子看,这次宴席他还请了吕宋,安南,暹罗驻吉隆的使者,以及马莱王子克里夫。
  让他们亲眼目睹自己是如何羞辱大周总督,并砍下他的脑袋!
  萧辰还真的来了,还将二十艘战舰也全都带来了,并且按照爪哇水师的要求,在距离港口十里之外抛锚停泊。
  在他们几十艘战舰的包围监视之下,萧辰只带了几个亲随和八十个卫兵,乘坐他们安排的小船抵达港口,骑马入城,直奔王宫。
  乌尔曼在王宫的卫队足有三千多人,所以对这区区八十卫兵根本没当回事儿,还很大方的让他们全都进了宫,毕竟也要留几个活口,好让他们回去几个人跟大周皇帝详细描述一下自己是如何发威的……
  至于那二十艘战舰都是囊中之物了,回头见到他们萧大人的脑袋还不都得直接乖乖投降?不投降就将之全部歼灭!
  乌尔曼王子是真不知道塞巴是怎么死的……
  “哈哈哈,萧辰总督,久仰大名了!”见到萧辰前来,开心的手舞足蹈,冲上来就是一顿热情的拥抱。
  “哈哈哈,我才是久仰乌尔曼王子你的大名!”萧辰根本不知死,笑的比他还开心呢。
  宴席就摆在大殿中央,是一条长方形的大桌子,上面摆满了山珍海味也就算了,但所有的餐具全都是黄金打造的就也有点太过分……晃眼睛啊主要是!
  乌尔曼端坐主位,左侧是马莱王子克里夫,以及吕宋,安南,暹罗驻吉隆的使者们,右侧是萧辰,灵儿,萧野,威尔逊,傅炎,铁昆仑,百里青云,上官弃疾。
  乌尔曼也不问灵儿等人的身份,反正只要来了的,都是贵宾统统高规格待遇!
  大殿周围立满了手执金色大斧,金盔金甲的黄金卫士,密密麻麻的目测总有一千人!
  一起虎视眈眈的瞧着八十骁骑卫,就好像是瞧着盘子里的菜。
  “萧大人,小王有一事不解,你这不远千里去缅国借战舰……是意欲何为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酒足饭饱之后,乌尔曼就正式开始逗萧辰玩了。
  “哦,是为消灭夷州叛贼。”萧辰吃的也不错,尤其钟爱煎牛排,煎的火候刚刚好,味道鲜美,软嫩多汁。
  如果不是乌尔曼跟他讲话,他本想着再来一块的。
  “噢……萧大人,据我所知,你是个太监吧?怎么在你们大周,太监也可以带兵打仗的吗?”乌尔曼好奇的问。
  “嗯?嗯嗯,可以的。”萧辰随口应付,终于还是没忍住用叉子叉了两块牛排,放在旁边灵儿和萧野的盘子里,“这牛排不错,你们尝尝。”
  “哥哥你也吃。”灵儿也给他叉了一块。
  “那位老兄,别瞅了,就说你呢,麻烦你把那个金子……啊不是,那个螃蟹给我来一只。”上官弃疾就喜欢吃螃蟹。
  “你尝尝这个虾饼其实也不错的。”傅炎建议。
  “那玩意儿有啥吃头?还是吃大虾过瘾!”铁昆仑面前已经一大推虾壳了,都没就干的!
  哥几个吃的兴高采烈,威尔逊额头却是三道黑线,我靠的你们这家伙心可真大啊!
  还有心情吃哪?
  咋的是想要做一个饱死鬼吗?
  我特么的都要紧张死了。
  其实刚才萧辰没想要带他来,是他一腔热血上头,坚决要来。
  刚到的时候他还不怎么害怕,因为肾上腺素飙升之下,一心就想着拔枪玩命,就也忽略了生死。
  但是人家乌尔曼直到现在也没有动手,随着他肾上腺素慢慢的降了下来,惧意就也渐渐恣长。
  该死的乌尔曼你在搞什么鬼呀?ŴŴŴ.biquka.com
  要么让我生,要么让我死,只是不要让我再等待下去了……
  “萧大人你胃口不错啊。”乌尔曼觉得剧情并没有向着自己预期的那样发展。
  因为萧辰只顾着吃了……
  害的他提前酝酿好的许多精彩台词儿都给忘了。
  只能直接进入高潮部分了。
  “不错啊。”萧辰打了一个饱嗝连连点头。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萧大人,你们做太监的,是不是下面什么都没有了?干干净净像是女人一样?”乌尔曼瞟着萧辰的下身笑道,“我的意思是说,都没有了吗?”
  “都没了。”萧辰也不生气也不尴尬,回答的真叫一个风轻云淡。
  “哦?那你方便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像女人那样蹲着呢请问?”乌尔曼笑的多少有点不自然。
  因为他以为刚才那句话就会将萧辰激怒,然后自己再顺势发飙,这样剧情就流畅了。
  可是人家萧辰没生气,却令他有顿生一拳打空的慌乱。
  只能再接再厉了。
  “这个问题让我怎么回答你呢?”萧辰耸耸肩。
  “实不相瞒萧大人,本王这辈子见过很多的男人,也见过很多的女人,但是像你这样不男不女的还真就从来没见过,我想在座的也都没见过,不如萧大人你干脆脱了裤子,让我们大家伙见识一下,好不好呢?”
  乌尔曼提出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