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暗杀道!
作者:妖夜      更新:2021-03-03 15:04      字数:8776
  李云逸坐在王座上,看着下方这一幕,目光欣慰。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这些人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哪怕风无尘,突破圣境也有他的协助。
  这是一种成就的享受。
  心神寂静,微微波澜,李云逸一时间都不愿打破这一刻。
  所以,他并没有发现莫虚眼神的变化,不知道后者心头的震惊和骇然。
  “东神州……”
  “不!”
  “他的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多血脉武者?”
  如果说邬羁林睚两人只是巧合跟随在李云逸身边的话,那么现在,熊俊龙陨丁喻肖狐的出现,完全打破了他所能想象的极限。
  世上之事,绝对不可能如此凑巧!
  他在东神州的时日也不短了,见的人更是不少,但从未遇到过一个血脉武者,可李云逸的身边,竟然足足六位之多!
  “莫非……”
  “还是他?”
  莫虚精神一震,忍不住再次想到了南蛮巫神。
  以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能解释眼前这一幕的,也只有南蛮巫神了。
  但。
  这一次,哪怕是南蛮巫神,也无法彻底令他释怀。
  “可血脉隐世家族也有洞天……”
  “南蛮巫神就不怕事情败露,引起那些血脉隐世家族的联手追杀?”
  莫虚心神震动,许久才堪堪平息下来,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露出异样。
  大能之事,无法揣度。
  最好,也不要揣度!
  否则人祸降临,只能自认倒霉。
  “以后绝对不能再提血脉武者之事!”
  “但是,那一位既然培养出了这么多血脉武者,为何不传授给他们隐匿气息的法门?”
  “是忽视了,还是认为在东神州完全没有必要?”
  莫虚眼底精芒闪烁,思绪荡漾。
  而就在这时。
  风无尘邹辉看着眼前热忱招呼拥抱,嬉笑调侃的熊俊等人,眼底闪过一抹羡慕的同时,突然,心头微微一震。
  两人互视一眼,看到彼此眼底的凝重,立刻知道,他们想到一块去了。
  李云逸为何突然召熊俊等人前来?
  昨天东齐皇权易主,再加上今天早上李云逸的那些吩咐,足以让他们猜到一二。
  “李云逸想用他们的力量,威慑东齐?”
  风无尘邹辉皱起眉头,心神不安。
  这怎么可能?
  东齐,或者说血月魔教,鲁言的麾下可是足足七尊圣境,是实打实的顶尖战力,起码对东神州来说如此。
  熊俊等人即使战力已经超过了宗师范畴,可想要比肩圣境……
  根本不可能!
  风无尘对此有绝对的话语权,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就是新晋宗师,完全清楚非圣境和真正圣境之间的天堑鸿沟到底有多深。
  “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
  邹辉想到这里,突然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了,冒着被责罚的危险,他一步踏出。
  “王爷……”
  邹辉干脆果断,飞快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担忧。
  立刻。
  整个宣政殿一片安静,所有人的目光先是集中在邹辉的身上,然后又落在叶无尘身上。
  用熊俊等人。
  反向震慑东齐?
  莫虚精神一震也终于醒来,惊讶莫名。
  这时。
  李云逸眉头一扬,虽然被邹辉打破这一刻的享受,但是他并没有发怒,反而微微一笑。
  是的。
  这就是他的打算。
  事实上,邹辉能看出来才正常。若是熊俊等人都齐聚在这里了,他还想不出其中关键,李云逸才觉得他真的蠢呢。
  “邹首尊有不同意见?”
  李云逸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
  邹辉立刻精神一振,道:
  “是。”
  既然已经开口,索性直接说个清楚!
  邹辉很干脆,因为他熟悉李云逸的脾性,知道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怂。更何况,他也是为了整个南楚考虑。
  “臣私以为,熊俊等诸位将军固然战力惊人,远超宗师,但要和真正的圣境相比……差距甚大!”
  “若是以演武的方式威慑内外,或许能蒙骗百姓一时,能解决当前我南楚境内的动荡。但从长远来看,这并非好事。”
  “甚至,一旦被鲁言觉察,找出其中漏洞,将其戳穿……甚至,真的派遣魔圣入侵我南楚,待那时……”
  邹辉的话语戛然而止,但虽然并没有说的太完整,他望向熊俊等人的眼神,已经足以代表一切。
  东齐魔圣一旦发难,熊俊等人挡不住!
  这时。
  宣政殿一片寂静,唯有邹辉一人跪地,额头上大汗淋漓,豆大的汗珠砸在地上,竟能发出声音,可想而知气氛之凝重。
  直到。
  风无尘似乎不忍如此,站出来道:
  “老臣以为,邹首尊此言真诚,考虑周全。”
  “还望王爷三思!”
  邹辉闻言,埋于身下的头颅轻轻一颤,但终究还是没有抬起。直到好一会儿,终于。
  “演武?”
  “搏杀?”
  李云逸轻笑传来,整个宣政殿凝重的空气都因此一震,突然缓和下来。
  “谁告诉你,本王打算这么做了?”
  这次,连邹辉都忍不住了,蓦地抬头,惊讶望向李云逸,一头雾水,满是不解。
  风无尘莫虚同样如此。
  这时。
  李云逸却把目光投向了熊俊等人。
  “尔等觉得,邹首尊如何?”
  熊俊深深望了一眼邹辉,眼瞳一亮,上前拱手行礼道:
  “末将没有意见!”
  很快,丁喻等人也走上前来,说出同样的话语,更让邹辉诧异莫名,心神惴惴,完全不知道李云逸熊俊等人这字里行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最后一个林睚站出来说完。
  李云逸笑了。
  “好。”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直接开始吧。”
  “你可以出来了。”
  开始?
  开始什么?
  什么出来?
  邹辉风无尘莫虚闻言错愕,一脸茫然,被李云逸这莫名其妙的话完全说懵了,半天缓不过神来。
  这里除了他们之外,哪里还有别人?
  直到突然。
  呼!
  李云逸身后,因为宣政殿深邃而显得有些幽暗的某处,众人仿佛看到道道涟漪泛起,在他们一干人惊愕的注视下,一袭黑袍缓缓凝化而出,一张白皙如雪的脸映入众人眼帘。
  熟悉。
  但又陌生。
  这种纠结的感觉充斥在熊俊等每个人的心头,让他们眼底精芒连闪,一时间无法确认。
  邹辉也是如此。
  但是。
  对风无尘莫虚而言,这一幕给他们带来的冲击,更是无比强烈!
  “他是怎么出现的?”
  “为何我之前没有任何觉察?!”
  风无尘大惊失色。
  被人潜入这么近的距离,甚至,对方一直就在这大殿之中,他竟然没能发现!这幸亏是朋友,若是敌人……
  风无尘细思极恐,竟有些毛骨悚然。
  然而,莫虚比他的反应更加强烈!
  就在黑袍身影走出来的一瞬间,他的眼瞳蓦地一缩,就像白天见到了鬼魅一般,头皮发麻,脊柱震荡,如针芒刺骨,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涌上心头,如直面死亡!
  何止风无尘没发现?
  他也没发现!
  直到后者走上前来,他才惊觉这宣政殿竟然还有一个人。
  尤其是感知到后者身上隐隐如在世外的波动,一则仅记载于紫龙宫史册上的传说从心头浮起,让他忍不住失声惊呼。
  “暗夜之心?!”
  “你参悟的是暗杀道?!”
  轰!
  莫虚的惊呼打破了全场的寂静,熊俊等人虽然不知道暗夜之心是什么东西,但正是前者的这声惊呼,让他们一下子意识到,眼前这道年轻的身影到底是何人,为何会给他们带来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福公公!”
  “福老?!”
  熊俊等人瞠目结舌,望着眼前这张和数个月相比变化巨大的脸,精神一震,立刻醒悟。
  “福公公,您老也成就圣境了?!”
  成就圣者,生命复苏,返老还童!
  众人如梦初醒,以熊俊为首,连忙拱手称贺,几乎把整个宣政殿的天花板掀开。看着众人脸上洋溢的真诚笑容,福公公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李云逸看到这一幕,眉毛轻轻一扬。
  福公公突破了。
  变强了。
  但情绪也变得更加内敛了。
  就刚才,别说是邹辉风无尘等人没有提前发现,就是他明知道后者就在身后,在呼唤的瞬间,心底也不由产生了一抹怀疑。
  “暗夜之心?”
  李云逸与其说是惊讶福公公的这些变化,倒不如说是担心。
  因为一个人的身上越来越没有人气,这显然不是一件好事。就比如当前,虽然福公公的脸上多了一抹微笑,但面对众人的恭贺,他并没有拱手还礼,甚至连点头示意都没有。
  所以。
  “敢问莫虚长老,暗夜之心是为何物?”
  自从福公公出现,莫虚的一双眼睛就落在他的身上再也挪不开了,直到此时李云逸的询问传来,他才精神一震,恍如梦醒,视线从福公公身上挪开,但李云逸分明看到,后者眼底闪过一抹忌惮!
  圣境二重天的莫虚,竟然会忌惮刚突破圣境一重天不久的福公公?
  李云逸心头一动。
  这时。
  莫虚似乎终于压下心头的震惊,缓缓道:
  “暗夜天成,杀心自凝!”
  “暗杀道,并非一种大道,而是两种。黑暗,和杀戮!”
  “如果说黑暗是他的选择,那么杀戮就是他的本心,象征死亡!”
  “也有人说,这是魔道的一种……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书册上记载的为数不多的大道完美相融的证明,所以才有暗杀道之名,是世间罕见的极道!”
  暗杀道。
  极道!
  李云逸闻言眼瞳一凝,立刻想起来了前几天深夜南蛮巫神降临曾给他说过的那些关于法阵一道和生命一道的告诫,心底狐疑丛生。
  “两种截然不同的大道?”
  “大道相融,这条路不是无法走通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