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味道
作者:湖中羊      更新:2020-09-07 09:40      字数:0
  这次小队的成员们起的都比较晚,和他们平时那种枕戈待旦随时准备应付麻烦的状态相比,连续解决了嘉洛娜以及九环帮两件事让他们潜移默化的紧张情绪有所缓和。当然,这只是相对来说的,因此和当起司走出房门打算吃点东西时,查林德和他的伙计们才刚刚从香甜且混有酒味的梦境里苏醒过来。矮人们摸着脑袋,对昨晚的事情感到了些许疑惑,不过当他们在看到灰袍平静的越过还没清醒的伙计开始给自己和同伴准备早餐的时候,疑惑也就消散了。大厅里没有血,那就都无所谓,不管那名女杀手的下场如何,都不会是不合适的惩罚。做这种生意的人,都合该活剐。
  事实证明,生活在这座包容城市中的人都会潜移默化的受到改变。在大多数的矮人看来,食物的做法是非常传统且稳定的,一张食谱在族群里流传可以延续上百年乃至更久。这倒不是说他们不接受新的味道或口感,矮人中也有不少美食家,只是他们的天性让他们趋于保守的按照传统来制作菜肴。至少这样不会更糟,这是矮人在做菜时的口头禅。因此,当起司表示也可以替他们顺便把早餐做了的时候,矮人们欣然同意,并表现出了很大兴趣。
  只是苍狮的烹饪习惯和味道并没有让矮人们表现出认可。这也难怪,在苍狮那样的苦寒之地,大部分食物的处理都较为粗糙,调味上使用的原料也只有最简单的几种。这当然没法入了生活在奔流之都中的人的法眼,要知道,这座城市里的住民们虽然在很多习惯上都表现出了相互尊敬的距离感,唯独对吃,尤其是对公认可用的食材的料理方法却展现出了极大的包容。在不考虑夜集外的那些诡异食品摊的情况下,这里仍然是名副其实的美食之都。
  话虽如此,再好的美食,在动人的食谱,没有人做出来也是填不饱肚子的。再说食物的味道除开味觉本身之外,对食物所带有的记忆和习惯也会左右个人对它的判断。就法师来说,灰塔那些营养均衡却寡味少鲜的东西只能被称为食品,直到他在苍狮定居,才逐渐找到了可以被称为食物并铭记的一方味道。因此在味觉上,起司可以被称为是个不折不扣的苍狮人,只不过,骑士国度的饮食可能并不能让所有人都感到满意。
  “老实说这味道实在是不好。”凯拉斯只是吃了一口早饭就露出嫌弃的样子对灰袍说道,“我搞不懂为什么香肠上都要加这么多的蜂蜜。”
  “我觉得蜂蜜多一些也可以,但是这个盐味真的是太重了。混合起来有点怪。”阿塔说着吐了吐舌头,她不太敢正面批评起司,所以说完后立刻低下头小口吃着自己的那份。但是每吃几口还是会停下来喝点水,用来清理口腔中积累了太多的味道。这种举动比直接说出来还让人受打击。
  “好吧,让我听听你的意见。”起司摊开手,加上矮人们的说法,他已经接受了自己或者说苍狮的口味不太招人喜欢的事实,但对于任何事都有所目标的法师来说,既然已经学习了简单的烹饪技术,就有必要在不花费更多时间的前提下改进口味,而听取他人的建议就成了改进的必要手段。
  “我是觉得,其实不需要太多的盐和蜂蜜,香料的使用上也不需要这么重,简单的熏烤就已经足够发挥它本来的味道。”剑七的回答指出了起司一个没有想到的问题,那就是食物不像这世上的许多事一样,有绝对的好坏标准。何为美食,何为美味,酸甜苦辣哪个是主,哪个是宾,根本无解。再平常的味道,也有人甘之如饴,再精致的调味,也有人弃之如履,至少对于杰瑞来说,起司做出来的食物就非常受他的喜欢。
  法师把小队的成员们留在剑七他们的房间就餐,自己则端着一碗肉粥去喂那个仍然处于半昏迷中的孩子。有趣的是,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张床的问题,昨晚起司自己是另寻房间休息的,这就导致鼠人为了不惹出麻烦把他们的俘虏押到了这个房间。此时听到开门声,嘉洛娜的耳朵立刻立了起来。
  “哦,你在这里。别紧张,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依然有时间考虑。我只是来给他送些吃的。”法师说着走到床边,把孩子的身体略微拉起来。
  “你昨天说想要了解兽化病的情况,就是为了他?他是你的什么人?私生子还是亲戚,又或者是你有些不那么寻常的嗜好?”女杀手的脑子转的很快,她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就将起司昨晚的威胁想明白了。只是兽化病的患者地位低微,很难想象为什么会有人愿意投入资源来照顾。
  “别把人想的那么坏。我知道这座城市已经向你展示了许多肮脏的东西,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泥潭吞没,尽管那多半是因为他们脚下其实并没有多深的泥水。你看,就因为你买过渔翁的鱼,他昨天就没有对你动手。同理,这孩子试图偷我的钱袋,所以我把他带了回来。这世上的人太多,帮不了几个,有的也分不清是不是值得帮。但用渔翁他们的说法,遇到了就是缘,既然有缘,帮帮忙也就是顺便的事。”起司说着,端起碗准备喂粥给孩子。
  “偷人钱袋也算缘?我看只是你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无聊的借口罢了。你这种巫师我见的多了,这孩子也好,那只老鼠也好,还是被我盯上的女人和昨晚那只猫,他们都是你的马戏团成员,你不过是打着一个幌子把他们聚集起来,在你的内心深处只是把他们当做你巫术研究的材料。”
  面对这样的指责,起司倒没有急着反驳,因为这才是大部分人对巫师的理解。粥,喂了一半便喂不下去了,这孩子的身体太弱,没法一下子接受这么大量的食物。法师起身,将他的学徒重新摆好姿势,然后走向嘉洛娜。他随手一挥,缠绕在猫女身上的绳子就松了开来。可因为点穴的效果依然存在,女杀手无法在正午之前恢复身手,这一点猫妖精已经告诉他了。
  “剩下这些,你吃了吧,肚子太饿也没法正常思考。等一下,我会再来找你,那时就是你我开诚布公的时候了。”
  九天神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