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他和你闹什么别扭?
作者:不道心      更新:2021-01-28 22:21      字数:5508
  唐希忍不住看向沈毅行,嘴角微微钩着骄傲的微笑。
  “靠冷淡来解决问题矛盾是最最要不得的手段,尤其是出现矛盾的时候,你绝对不能冷处理。必须要耐心去哄,你知道吗?”
  魏霖恩苦恼道,“那你倒是教教我,要怎么哄?你给我做个示范。”
  沈毅行急忙对唐希说道,“媳妇儿你听见了没有?快点给他示范一个,赶紧哄我。”
  唐希无语的看着他。
  魏霖恩也无语着问,“你干什么?”
  沈毅行吭声道,“我媳妇儿想把我冷处理,这种态度我是拒绝接受的,必须得要她来哄我才消停。对吧媳妇儿?我这观点,他也认同的呢!”
  唐希又翻白眼。
  这丫的,三两句话后就没个正经。
  魏霖恩憋着气问,“我要先了解一下,你们俩到底在吵什么?”
  沈毅行哼道,“我今天回国,昨晚就告诉她飞机班机时间了,她没来接我。”
  “我说了我有手术要处理,没时间接他。”
  “这就是作为女朋友的失职,你怎么能不来接我呢?到底是你的病人重要还是我重要?”
  唐希呼着怒气,“自然是病人重要,我不接你,你不会死人,我不给人治病,病人有生命危险。这点轻重你都不分的吗?”
  “这人死了还能投胎的呀!但你不来接我,我会寂寞的呀!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就是超级生气的那种,你也不能冷处理我,还不跟我讲话,这样是不行的,你必须来哄我。”
  魏霖恩在边上听得一愣一愣,好半晌才找到声音,“你们俩……到底谁是女人?”
  他以为他的女朋友李森森已经够作的了,谁知道,比她还作的人大有人在,而且还是个男人!
  沈毅行还在边上不停戳她腰,“媳妇儿,你快点哄我呀,我真的超级生气呢!你再不哄我我就更生气了!”
  唐希揉了揉太阳穴后摆手道,“鬼才理你。我要进屋挂诊去了。”
  “好的!”沈毅行立马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我把她下午的号全部翻千倍买回来。”
  魏霖恩再次掉了下巴,忍不住后退一大步,“呃,追女人的手段,我甘拜下风。告辞告辞!”
  沈毅行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哼!”
  这世上谁也追不到唐希,就他可以!精力金钱双投资,谁能比得过他?
  唐希坐在问诊室,按了按钮。
  门外护士喊,“13号。”
  沈毅行美滋滋的拿着号码牌进屋,“来了来了,媳妇儿。13号。给!”
  唐希眯眼瞪他,“你看啥?”
  “心病。我心好痛痛,媳妇快来摸摸!哦,这里有床,等我一下,我去躺好。”
  唐希一捂脸蛋,气得差点噎气。
  她按了电脑键盘。
  门外护士大喊,“14号!”
  沈毅行从裤兜里又掏出一张纸头,“媳妇儿,我是14号,给!”
  艹!
  继续按键盘。
  护士继续喊,“15号!”
  “我我我!还是我!”又一张挂号纸。
  唐希把趣÷阁一砸,环胸瞪他,“你在玩什么呢?”
  “我有病要看病嘛,媳妇儿你不能挑三拣四的呢!我花了钱的呢!”
  唐希走到他身旁呼哧,“你要看心病?”
  “对,心口特痛,需要摸,来嘛,你摸摸嘛,摸两下就会好的。”
  唐希扫了他两眼后,视线不经意盯上了他某处。
  沈毅行盯着她的视线,看见她把视线停留在他某处后,不受控制的昂头挺胸起来。
  唐希楞了一下,回头问,“你……需要看看男科吗?”
  沈毅行咧嘴一笑,“我男科很好,没病。”
  “你确定?三分钟真的不是病?”
  沈毅行一把坐起来,憋笑说,“媳妇儿,咱们才好了一次,你没有给我证明的机会呀!今天晚上约不约?”
  唐希低声一笑,“我需要怕你吗?三分男。你早点回去布置一下房间吧,不要到时候回了家你才说要去买花啊什么的,又让我等你到深更半夜。”
  沈毅行眼睛一亮,“好好好!媳妇儿,我马上去!晚上你早点回来哦,不要加班哦!我准备来接你哦!”
  “嗯。”
  某货终于消停了,赶紧下地,穿好鞋子,抛了几个飞吻,兴致勃勃的回家去也。
  唐希走出问诊室,对着护士说道,“去外面放十个号。”
  护士点点头,“好的。”
  她去了挂号室,喊了句,“小唐医生放了十个号出来。”
  挂号室的人立马发消息出去。
  只有十个号,当然是要留给自己认识的亲戚朋友。
  虽然唐希按照医院规定,挂号费定了再多也就两百,但这号码转个手就直接翻了十倍。
  能够挂到她号码的人,大多都是非富即贵,也有的,是必须要她能治的稀有病症,才肯舍得这么贵的黄牛价。
  看了三个病人,轮到第四位的时候,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老头身边跟着两个儿子,老头走路不太利索,被他两个儿子搀扶着过来。
  一落座,唐希扫了他一眼,“看肺?”
  老头楞了下,呵呵一笑,“我这肺有啥好看的?就是黑了点,咳咳……医生经常叫我戒,我也戒不掉。让它去吧。”
  唐希嘟囔问,“那您看什么?您好像没其他病症。”
  “不是我,是我的老父亲。”
  唐希奇怪看着他,“您父亲高龄?”
  “快八十了呢。在衡阳医院那边躺着,没办法搬动过来,所以想请你出诊。”
  唐希看了看时间,去衡阳那边也不算远,过去车程一小时左右,但来回就是两小时,后面还有六个病人,感觉准点下班是来不及的。
  早上没去接机他就闹成这样,现在又反悔,感觉不太好。
  “明天吧。”
  唐希对着那老头说道。
  老头低声哄,“别这样,我老父亲已经病危了,这一天天的都在痛苦煎熬着呢。姑娘您就行行好,帮我父亲减缓一些痛苦行吗?医药费我们愿意双倍出。”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是时间问题。
  有些人说医生冷血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她总不可能为了所有人去牺牲掉自己宝贝的时间。
  这个说病危要救,那个说病危要救,她又能有几只手几只脚呢?
  唐希沉声问,“拖不到明天吗?”
  “这口气噎在那边不上不下,一分一秒都是煎熬。我这做儿子的,不忍心再拖他一天。姑娘,就当我求求你了,行吗?”
  唐希想了下后道,“那你等我后面六个号看完再跟你们走。”
  “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