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她后悔了
作者:不道心      更新:2021-01-28 22:21      字数:5428
  她花了心思交了这么多闺蜜,心思可不是白花的!
  她相信自己付出的感情,肯定会得到回报。
  这个巴掌的代价,大得狠!
  李森森回家后就觉得浑身不对劲,身体一直不受控制。
  就说她要吃牛排吧,手里刀子一拿出来,切的不是牛排,而是扎自己左手。
  左手五指大开,刀尖就在五指指缝里不停的来来回回,看得自己疯狂尖叫。
  “不要——什么鬼?”
  “鬼吗?是鬼吗?”
  “不要碰我,求求你们不要碰我!”
  哼!才怪!
  李森森被押坐在化妆台前,手里拿着口红给自己化妆,三千块一只的口红,是魏霖恩买给她的,她可珍惜了,可是这俩只可恶的鬼王八,拿着口红在她脸上不停画圈圈,最后还把口红往她鼻孔里塞,喷了一坨鼻涕在上面。
  接着是眼瘾,点痣,怎么丑怎么搞。
  去衣柜挑衣服,挑了一件最露骨的衣服,拿剪刀剪洞洞,剪好后穿在身上。
  两只鬼王八带着她出去逛街。
  李森森哭着大喊,“不要出去!不要出去——我不要这个样子出去!”
  这一身妆容出门,她绝对能上热搜啊!
  果不其然,她站在马路大街上,四周所有人都在拍她照片,然后疯狂制成表情包。
  “呜呜呜……”
  回到家后,李森森扑去洗手间,拿起剃毛刀,就想割腕自尽。
  但是那手僵在半空中,刀片怎么也划不下去。
  “让我死——让我死吧——我不想活了——”
  哈哈哈哈——
  李森森耳边飘来两个女鬼的恐怖笑声。
  我家小唐叫你早点消失在她视线范围的时候,你早他妈干嘛去了?现在才想死?
  抱歉,来不及了!我们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两只女鬼没有让她受半点伤害,除了,她想尿尿的时候不让她尿,非要她去厨房尿在电饭锅里,拉屎拉在床上等等等等。
  李森森再也忍不住了,她忙喊道,“我知道了!我去认错!我去道歉!可以放过我了吗?”
  早他妈认错不就行了?非要和我们耗?你也配?
  第二天一大早,李森森就真的跪在了当初她打唐希的那个地方。
  这一跪,所有人都惊讶连连。
  小唐不仅医术了得,驯人的能力也了得。
  她说叫她跪,还真就过来跪了?
  唐希看见李森森后,本来想路过不搭理她,铁了心要她跪满十个小时后才放她离开。
  谁知道她刚路过就被李森森抱了个满怀,“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您饶了我吧!”
  唐希抽脚抽不出来,喷哧道,“你不是怀孕了嘛,可别抱得我那么紧,你要是滑胎了还得赖上我。”
  “我没有怀孕。昨天说的都是假的!我真的知道错了。唐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呜呜呜……”
  唐希白眼一翻,“行了,你回去吧。你要和你男人闹分手,那是你和你男人的事,跑到我这儿来耍什么威风?抓不住男人的心,让他变了心,那是你没本事。他变了心,你没能力留住他的人,也是你没本事。你在自己男人面前无能,所以想从我身上找到存在感?那你也要找对人才行!”
  她以为打的是巴掌?
  抱歉,她踢的是铁板。
  脚被自己踢痛了吧,教训吃够了吧。
  李森森回家后,精神失常,神情恍惚,竟然跑去尼姑庵剃度去了。从此遁入佛门,天天敲木鱼才能入睡。
  魏霖恩之前嫌李森森矫作故意用分手来冷淡她,其实目的是想驯化她,让她变得更加百依百顺一些,谁知道等他收到消息的时候,李森森竟然去了尼姑庵,死求活求,她就是不肯再回头。
  魏霖恩伤心极了,他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以前小打小闹,就算闹分手也没见她这么想不开啊。
  这次为什么这么决绝呢?
  魏霖恩跑去找唐希,正好看见唐希和她男友在一起,唐希也是一脸的不高兴,好像两人在吵架的样子。
  魏霖恩走过去打招呼,“唐小姐,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对!”
  魏霖恩看向沈毅行,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又一遍。
  又高又帅,而且感觉还挺有钱的样子,和他差不多的标配。
  女孩子大多都会对这样的男人着迷,这很正常。
  魏霖恩对沈毅行点了点头,“您好,先生和唐小姐在吵什么呢?大老远就听见你们俩嚷嚷声。”
  “哼!”沈毅行头一甩,那坏脾气真的是一堆一堆。
  唐希不停翻白眼,也是一副不肯妥协的表情。
  魏霖恩没资格劝他们,因为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办妥,他就摆着好奇的心态问,“唐小姐,你男朋友在生你什么气?”
  “谁知道他?也不知道哪里不顺他心意了,一过来就摆着一副臭脸给我看。还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烦不烦。”
  魏霖恩轻呼道,“那你准备怎么哄他?”
  “哄他干嘛?等会儿他自己会消停的。就这么冷着吧。”
  魏霖恩急忙说道,“我也是这样对我女朋友的,我就想让她冷静点,别和我太作,我就说分手,但我不是真的要和她分手。可是她现在去尼姑庵出家了。”
  唐希惊讶的看着他,“出家了?”
  “嗯,我怎么劝她回来都不肯。”
  唐希忍不住笑了笑,“哦,是嘛。也不乏是个好归宿,出家就出家了吧。”
  “不是!唐小姐,我是真心喜欢森森的,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她回来?”
  唐希有点烦,“劝什么劝?女人又不是非依靠你们男人才能活下去,她自己一个人也挺好的。她出家是她看破红尘罢了。我才不会去劝她!”
  “唐小姐,我来的时候打听过一些,他们说你欺负过她。她出家,你有一半的责任。”
  说到这儿,沈毅行突然插话道,“魏先生是吧。你口口声声说你喜欢你的女朋友,那你知不知道,在喜欢一个人的道路上,最忌讳说的两个字是什么?”
  “呃?”
  “谈恋爱的时候,分手两个字不能轻易出口,尤其是我们男人。结婚后,离婚两个字不能轻易出口,尤其是我们男人。你不是女人,你没有作的资格,懂不懂?”
  “……”
  “还有,我媳妇儿确实欺负了你的女朋友,但你若真喜欢你女友,我媳妇儿欺负她的时候,你在哪儿?那个时候,她那么绝望,你却没办法成为她的依靠,她现在又何须找你依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