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暴怒
作者:秋味      更新:2022-12-29 09:47      字数:225
  “洪娘子,洪娘子!”莫三丫神色匆匆的跑过来喊道。
  “怎么了?”洪连朔黑亮的双眸看着着急的他问道。
  “洪娘子,快点儿,李双柱他们提着刀要杀出去。”莫三丫急吼吼地说道。
  洪连朔松开洪望岳的手,疾步上前看着莫三丫说道,“要杀谁?怎么回事?”
  “哦!”莫三丫极快速地说道,“王凤鸣和赛貂蝉他们的宣传画,贴到了咱营里来了,将士们看见了,要提刀杀了那些王八蛋。”
  洪连朔闻言提着的心放了下来,深吸一口气道,“走吧!”步履匆匆地朝宣传栏走去。
  “您咋不着急啊!”莫三丫担心地说道,“他们喊打喊杀的。”
  “又不是刀锋向着咱们,你怕啥?”洪连朔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对哦!”莫三丫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儿子,你是跟着去看看,还是去找曹远山?”洪连朔放慢脚步回头看着洪望岳道。
  洪望岳迈着小短腿,追了上来道,“俺跟您去看看。”疾跑了几步,追上了洪连朔,抓着她得手,“走吧!”
  洪连朔拉着儿子到了宣传栏,李双柱他们是双眼猩红,杀气腾腾。
  林南征摆着双手看着他们道,“我说兄弟们冷静,冷静,你们都不知道坏蛋是谁?这要去砍谁呀?”
  “俺找赛貂蝉他们就知道了,那帮子王八蛋,老子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不是东西的玩意儿,怎么能如此的恶毒。”李双柱紧攥着双拳,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找到他们也没用啊!”林南征凤眸看着群情激奋地他们道。
  “咋没用啊!老子将他们大卸八块儿。”李双柱握了握手里的环首刀道。
  “因为……”
  林南征的话还没说完,洪连朔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道,“因为他们已经死了。”
  “洪娘子。”李双柱慌张的不知道该行礼还是先把刀给收起来。
  就在李双柱举棋不定的时候,洪连朔走到他们面前开口道,“把刀先收起来,刀锋是对准自己兄弟的吗?”
  “哦哦!”李双柱闻言慌乱的将刀收回了刀鞘中,“俺绝没有将刀尖对准自家兄弟。”
  哗啦啦……李双柱身后的兵卒将刀收回了刀鞘。
  李双柱掩面那个尴尬哟,打脸来得太快了。
  “说说吧!这么喊打喊杀的要干什么?”洪连朔温和地看着他们说道。
  “洪娘子,您来,您来。”李双柱指着身后的宣传栏道,身后的兄弟们自动让开一条路。
  “您看看那些人该死,千刀万剐都不解气。”李双柱黑着脸怒指着宣传画道。
  “我知道,这些事我让他们画的。”洪连朔目光直视着宣传画道,画的简单、直白非常的有冲击力,难怪他们生气了。
  “您让他们画的。”李双柱无比惊讶地看着她说道,“您干嘛不让俺们去宰了……”
  “他们已经死了。”洪连朔深邃正直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高声喊道,“但是你们要记住这个愤怒,画里的男女只是芸芸众生的一员,还有许多的兄弟、姐妹在遭受同样的苦。”
  “俺们要怎么救还在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们。”李双柱双眸猩红地瞪着洪连朔说道。
  “你手中的刀是干什么的?”洪连朔点点他手中的环首刀。
  “啪……”李双柱双手抱拳眼神坚定地看着她说道,“洪娘子请允许俺杀尽这天下的地主恶霸!”
  “洪娘子。”将士们齐齐拱手请求道。
  “这开弓没有回头箭,出去咱们可就暴露了,迎接咱们的将是狂风暴雨。”洪连朔深邃不见底的双眸一一扫过他们道。
  “俺懂!九死一生。”
  “咱们不打出去,别人也会杀过来,人畜不留。”
  “躲是躲不过去的。”
  “咱们打出去,才能不让人家打到家门口,威胁咱们。”
  “俺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不想死,就只能勇往直前。”
  “您说的斗争,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洪娘子。”李双柱急切地看着她。
  “别急,别急。”洪连朔眸清神正的看着群情激奋的他们道,“打仗是要死人的。”
  “俺知道。”李双柱明亮的眼睛看着她说道,“可俺想救人,就像当初您救俺一样。”M.biquka.com
  “我可没有让你们这么报恩啊!”洪连朔闻言一愣,赶紧说道。
  “您别误会。”李双柱忙解释道,“俺绝对没有这么想。俺就是……”挠挠头,笨嘴拙舌地说道,“怎么说呢?救俺们的时候,您不害怕吗?夷狄人数多,战斗力还强。”
  “俺们知道您厉害,但双拳难敌四手。”
  “不怕死吗?”
  “怕!”洪连朔乌黑的童仁看着他们说道,“很怕!而且我还带着稚子,更怕!”
  “那您当时为什么杀进燕都城呢!”李双柱他们好奇地看着她问道,“咱们跟您可没有任何关系。”
  “我怕的要死,却想竭尽全力的换来他人求生之路。”洪连朔深邃悠远的双眸看着他们坚毅地说道,“虽死而无悔!”
  看着神色动容的他们又道,“别激动啊!别激动,为什么下狠手训练你们,就是想让将士们都全须全尾的回来。”指着西山的方向道,“我可不想你们的名字刻在墓碑上。”
  “洪娘子。”他们带着浓浓的鼻音齐声喊道。
  “古人常:大疫三年!这给咱们积蓄力量的时间。”洪连朔温润如玉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还要三年啊!”李双柱垮着脸看着她着急地说道。
  “谁给你们说三年了。”洪连朔闻言摇头失笑道,“我的意思是,给了咱们充足的训练时间,不至于集合起来,就仓促上阵,那伤亡就大了。”
  “明白,明白。”李双柱忙不迭地点头道,“这年也过完了,离春耕还有些时间,俺们会全力以赴训练的。”
  “这就对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洪连朔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们说道,“看这些就愤怒了,以后的宣传画会让你们更愤怒。”
  “洪娘子,咱们什么时候打出去,解救那些兄弟、姐妹。”李双柱情绪稳定了下来看着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