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钟毓怡然的打算
作者:夏日粉末      更新:2022-12-08 08:21      字数:6211
  “四亿!”夜冷安直接再次提高了价格。
  现在还在继续和她争的就只有钟毓怡然了。所以,她才会直接抬高价格,打算速战速决。而且,看钟毓怡然的样子,似乎也快要到极限了。
  此刻的钟毓怡然在听到了夜冷安的喊价以后,脸上更添上一丝阴霾,她继续抬手喊价,加了一百万。
  现在价格已经升到了四亿,马上就要到她可以承受的价格的底线了。要是继续这样下去,那最后这一株七星花,只怕她是真的拿不下来了。
  一想到这些,她就感到胸口一阵疼痛,甚至还有些呼吸困难。
  一旁的厉一注意到了钟毓怡然的脸色不是很好,连忙开口劝慰道,“怡然小姐,你不要着急,身体要紧。你现在可不能情绪起伏太大,这不利于你的身体恢复。”
  “我没事。”钟毓怡然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厉一,我现在没有办法了,要是拍不下这七星花,那敏儿也不会帮我拿到调养身体的丹药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难道我以后都要继续拖着这残缺的身体生活吗?”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虚弱了一些,可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的身体到底是衰败成什么样了。以前的她,可以到处去旅行,可是做着各种自己喜欢的事情。可是,现在呢!她几乎已经活成林黛玉的模样了,甚至多走几步路,都会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现在她这样的身体,不说配不配得上皇甫瑞凌了。只怕,如果阿姨知道了,就连她以后想要站在皇甫瑞凌的身边都不可能了。
  虽然她利用了阿姨来对付夜冷安,可是她的心里也很清楚。如果她没有办法调养好身体,那么阿姨也一样不会允许她出现在皇甫瑞凌身边的。
  看着倔强的钟毓怡然,厉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冷安和钟毓怡然之间的竞价也越发激烈了。
  最后,钟毓怡然也喊出了自己的底线,“四亿三千万!”
  在喊出了这个价格以后,她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等待着宣判一样。这已经是她的底线了,如果再喊出太高的价格,那么她就无法承受了。如果夜冷安继续加价,那她只怕就真的是要和这七星花擦肩而过了。
  不过,很显然,老天爷并没有站在她的那一边。
  在钟毓怡然的话音落下以后不久,夜冷安就再次喊价了,“四亿三千五百万!”
  当夜冷安的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钟毓怡然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因为这个价格已经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外了。
  随着钟毓怡然的静默,拍卖师也在最后喊话了,“四亿三千五百万一次!”
  “四亿三千五百万两次!”
  随着那拍卖师的声音响起,钟毓怡然睁开了眼睛,眼底闪过一丝恨意,随后直接开口喊价,“四亿五千万!”
  “怡然小姐!”厉一惊呼出声,“你的预算根本就没有这么高。这拍卖会是要马上就付钱的,要是付不出来,可是会被追究责任的。”
  他是和钟毓怡然一起来的,所以他自然很清楚,钟毓怡然的底线究竟在哪里。现在钟毓怡然喊出了这样的高价,要是到时候付不出来钱,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知道。”钟毓怡然眼底全是阴霾,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放心,你难道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吗?这一株七星花,夜冷安志在必得,所以她是一定会加价的。”
  虽然现在她拿不到这七星花了。可是她也不愿意让夜冷安就这么轻易得到七星花,既然夜冷安志在必得,那就让她多花些钱好了。
  听到钟毓怡然的话,厉一不由得皱眉,“怡然小姐,这样做是不是不大好呢?而且,要是让主子知道了,只怕会生气的。”
  现在重要的不是夜冷安,而是主子。虽然喊价的是夜冷安,可是这背后的人可是主子啊!怡然小姐怕是气急了,要不然不会连这样的事情都想不到的。
  果然,在听到了厉一的话以后,钟毓怡然眼底闪过一丝懊悔。显然,刚刚的时候,她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要怎么样给夜冷安添堵。
  另一边的夜冷安,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而是继续开口提高了一千万。
  不知道是因为想通了,还是因为心虚,钟毓怡然没有再提高价格了。
  最后,那七星花以四亿六千万美金的价格成交了。对于这样的成交价格,在场的来宾,大部分人都是感到很震惊的。谁能想到,这一株灵植居然能够拍卖出这么高的价格。这可是今晚拍卖会开始以后,拍卖价格最高的一件拍卖品了。
  此时另外一个包厢内的叶熙媛,此刻的心情更是震惊。她自然是知道拍下这七星花的人是谁了,让她感到震惊的是,夜冷安怎么会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拍下一株植物呢!不过,想到夜冷安背后的人是皇甫瑞凌,又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了。
  不过,想通一切以后,她心中的嫉妒就忍不住再次涌了起来。她不明白,夜冷安究竟有什么好的,能够让皇甫少主为了她一掷千金,用四亿六千万美元的价格,拍下一株花。就算是灵植,那也不值这么高的价格啊!
  当那七星花被送到包厢以后,夜冷安的眼神马上就亮了,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那七星花上。
  看得一旁的皇甫瑞凌都有些嫉妒那一株花了,不过,他并没有让夜冷安察觉出来,而是淡淡地开口道,“要不要先让厉三把花送回古堡那边呢?”
  夜冷安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道,“要不然,我一起跟着回去好了。反正接下来的拍卖品,也没有我想要的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的。”
  其实,如果可以,她现在就想要把那七星花收进自己的随身洞府空间内。不过,皇甫瑞凌和厉三都在这里,她也不好这样做。虽然她觉得自己对于皇甫瑞凌是有些特别的,可是却还是没有弄清楚自己的感情。所以,在皇甫瑞凌的面前,她还是有所保留的。
  要是让厉三一个人把七星花带回去,她也并不放心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她也跟着一起回去。反正拍卖会也接近了尾声,接下来那些所谓的压轴的拍卖品,她也并不感兴趣,所以这个时候回去也是可以的。
  听到夜冷安的话以后,皇甫瑞凌眼底一黯,随即点了点头,开口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回去吧!”
  “你也要回去了?”夜冷安有些诧异,“接下来的拍卖品,你都不看了吗?”
  “没有感兴趣的。”皇甫瑞凌淡淡地开口道,“所以还是一起回吧!”
  皇甫瑞凌都已经这样说了,夜冷安自然也不会拒绝了。毕竟,她也只是个蹭车坐的而已。
  于是,两人很快就离开了。和来时一样,两人的离开也并没有惊动其他人。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还在那拍卖会上。
  “怡然小姐,主子和夜小姐已经离开了,估计他们已经回去了。”
  厉一本来是受到钟毓怡然的指示,去看一下那七星花是不是已经送到夜冷安那里了。没想到,他堪堪看到皇甫瑞凌和夜冷安离开的背影。所以,他马上就回到包厢,报告给钟毓怡然了。
  听到厉一的话以后,钟毓怡然马上就决定了,“那我们现在也回去。”
  此刻,巴黎的一个酒店内——
  叶利和陈婉琴正在享受着晚餐,虽然两人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是在这难得的时候,还是愿意一起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
  叶利的心情看起来很好,不为别的,就为此刻正在参加拍卖会的叶熙媛。
  那个拍卖会,其实要是可以,他也想要进去见识一下的。只可惜,他用了不少的关系,却还是拿不到邀请函。当然,他也想要拜托一下南宫少主的。不过,因为生日宴的后续影响,公司那边的业绩差了不少。还好有南宫少主出手,才挽回了损失,而且还赚了一笔。所以,他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只是,没想到南宫少主会邀请了熙媛去参加拍卖会了。所以,他临时就决定,全家人一起到巴黎旅游过年的。
  再说,比起自己亲自去参加拍卖会,熙媛能够跟着南宫少主去参加拍卖会,更加让他感到高兴。因为,这意味着熙媛和南宫少主的关系更进一步了。
  之前因为生日宴所产生的那些阴霾,此刻已经全部烟消云散了。此刻的他,终于有了一个好心情,要和家人一起在国外过年了。
  在吃完晚餐以后,叶利和陈婉琴也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继续留在那里聊天。
  “也不知道熙媛现在怎么样了?”陈婉琴有些担忧,“她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拍卖会,也不知道习不习惯。”
  “这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叶利端起红酒,喝了一口以后,心情舒畅地开口道,“有南宫少主照顾着她呢!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不过,这可是顶级的拍卖会,据说里面的每一件拍卖品,最后都能拍出天价。要是有机会,还真的是想要去见识一下啊!”
  “会有机会的。”陈婉琴笑着开口道,“这一次就先让熙媛帮你去见识一下吧!说起来,还是熙媛这个女儿省心啊!安云那个孩子,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居然要等到明天才愿意飞过来和我们汇合。当初一起过来,多好啊!”
  “好了,他不是学校临时有事吗?”叶利倒是不大在乎,“他都已经那么大了,还已经参与到了公司的运营当中了,不是小孩子了,你还担心他啊!”
  对于这个儿子,他还是很骄傲的。虽然只是大学生,可是已经在跟着他学习公司的事务了。而且,大概是遗传到了他的经商天赋。儿子在这一方面,还是挺不错的。
  “也不知道学校是有什么事情,”陈婉琴还是忍不住抱怨道,“都快过年了,居然还要把人叫回去的。”
  “这些话,你在这里说说就好了。”叶利叮嘱道,“明天安云来的时候,你就不要抱怨他了。大过年的,别让他不高兴了。”
  “知道了。”陈婉琴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叶利的电话突然响了,接起电话,听到那边的人汇报以后,本来还带着笑容的脸上,此刻已经全是阴霾了。
  对面的陈婉琴看到了,心情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显然不是好事。而且,在隐隐约约中,她还听到了安云的名字。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安云在国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过一会儿,叶利就已经挂了电话,他的脸色一片阴沉,那眼底的风暴说明着此刻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老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不容易等到叶利挂断了电话,陈婉琴马上焦急地开口道,“是不是安云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他现在没事吧?”
  “哼,他能有什么事情啊?”叶利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刚刚维护叶安云的模样了,他冷声开口道,“他好得很呢!现在都已经学会撒谎了,居然欺骗我们说是学校有事,所以才要晚点过来。现在倒是有事了,都进公安局了!”
  如果不是因为进了公安局,需要联系公司法务部那边的律师,只怕直到现在,他都还被蒙在鼓里呢!果然是翅膀硬了,都敢这样骗他了。
  “什么?进了公安局?”一听到叶利的话,陈婉琴差点就要跳起来了,她好不容易按捺住自己的不安,继续开口追问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会突然进了公安局的?还有,他现在怎么样了?还在公安局那里吗?”
  “他没事,法务部已经派了律师去保释他了。”叶利脸上的神情依旧不是很好,“现在应该已经回家了。”
  听到叶利的回答以后,陈婉琴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既然能够回家,那就应该没有受伤,而且,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大事。就是不知道他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都闹到公安局去了。
  “他是没事,可是明天他也来不了巴黎了。”叶利没好气地开口道,“他现在是私闯民宅,事情还没有了结之前,他是不能离开帝都的。”
  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却也是被限制出境的了。
  “唉,那看来我们是要回去了。”陈婉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就是这样有些对不住熙媛了。本来是兴高采烈要带着她一起出国旅游过年的,现在年没过好,马上就又要回去了。”
  “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叶利也是有些无奈,“熙媛那边会理解的,一直以来,她都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而且,安云那边,我们也必须尽快回去处理。”
  陈婉琴点了点头,“那好,我现在就先回去收拾行李。就是不知道,现在这么晚了,还能不能订到明天的机票。”
  “我等一下就让秘书订机票。”叶利开口道,“至于熙媛那边,等她回来再跟她说吧!”
  夜冷安和皇甫瑞凌也回到了古堡,夜冷安在车上的时候,就一直抱着那七星花,生怕被碰坏了。
  在回到了古堡以后,她才把七星花交给了福特管家,让福特管家先把七星花帮她送回房间了。因为去拍卖会的时间有点早,所以她只是吃了一些点心垫垫肚子而已。现在她也有些饿了,正好厨师准备了夜宵。
  不过,就在两人吃着夜宵的时候,钟毓怡然却突然闯了进来。没错,是闯了进来。因为在刚刚的时候,皇甫瑞凌已经下了命令,不让钟毓怡然再来主楼这边了。
  钟毓怡然在回到古堡以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主楼这边,她要找夜冷安。
  现在夜冷安拍下了那七星花,所以她只能求夜冷安了。当然,她也很清楚,夜冷安是不可能把七星花让给她的。所以,她现在想到的办法是,希望夜冷安能够给她一支七星花的枝,然后她想办法找人来移栽,看是不是能成活。
  要是真的可以,那她也有办法和夜敏儿交换了。当然,她不会白要的。那拍卖会上,她没有能拍下七星花,所以那钱自然是没花出去的。她可以给夜冷安钱,正好,夜冷安为了拍下这七星花,也花了不少钱。她这样的做法,正好对双方都有利。
  只是,没想到,在回到古堡以后,她居然连主楼都进不去了。她很清楚,如果不尽早找到夜冷安,说不定夜冷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带着七星花离开了,到时候她想要找人,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而且,回国以后,还有阿姨那边在盯着夜冷安呢!
  所以,即使知道是皇甫瑞凌下的命令,她也顾不上,直接就闯了进去。
  看到突然闯进来的钟毓怡然,皇甫瑞凌脸色一沉,看向一旁的福特,冷冷地开口道,“你这个月的工资扣了。”
  拦不住钟毓怡然,并不是福特的错,而是那些佣人知道钟毓怡然和夫人的关系,所以不敢采取太强硬的手段而已。但是,福特是这古堡的管家,所以他也有管理不善的责任。至于那些佣人要怎么处理,福特心里也已经有了决定了。
  “皇甫大哥,这不是福特管家的错。”钟毓怡然连忙开口解释道,“是我硬是要闯进来的,和他没有关系。”
  她没想到,皇甫瑞凌什么都没有说,却直接处罚了福特管家。这样的行为,就像是一记无形的耳光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一样。因为,这样的表现,已经是在不屑和她说话了。
  而且,她也不想要得罪福特管家。现在她还住在古堡里,得罪了福特管家,对她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皇甫瑞凌连看都没有看钟毓怡然一眼,就好像眼中完全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他只是淡淡地看了福特一眼,“你有没有不满?”
  福特连忙弯下腰,恭敬地开口道,“这都是属下的错,少主的处罚是对的。”
  这样的行为,更是让钟毓怡然的境地变得更加难堪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离开,而是看向夜冷安,脸上勉强勾起一抹笑容,开口道,“夜小姐,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谈一下,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呢?”
  突然被叫到名字,夜冷安还是有些惊讶的,不过她也并没有马上答应,“不好意思,现在不是很方便。”
  虽然不知道钟毓怡然是为了什么事情,可是她不是钟毓怡然的妈,所以没有必要惯着对方。她现在还在吃东西呢!所以,她是不会为了钟毓怡然,而去饿着肚子的。
  显然没想到夜冷安会这样干净利落地拒绝,钟毓怡然脸上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下去了,她继续开口道,“夜小姐,我要和你谈的事情很重要的。我知道,你现在没有时间,但是我可以等你的。”
  “其实,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不如直说吧!”夜冷安也直截了当地开口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等一下我还想要早点休息。所以,如果你的事情真的那么重要,那就现在说出来吧!”
  虽然这样说,可是她觉得,她和钟毓怡然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好聊的吧!而且,估计现在钟毓怡然应该恨死她了吧!毕竟,这七星花,钟毓怡然可是拼尽了全力想要的。现在却落到了她的手里。
  听到夜冷安的话以后,钟毓怡然的脸色不是很好。显然,她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情,就应该两个人坐下来好好讨论一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夜冷安坐在那里吃着东西,而她则是像个仆人一样,在这里呆呆地站着。
  不过,从夜冷安的语气里面,她也听出了对方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她明白,要是现在不说,只怕夜冷安也不会再给她机会可以说出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