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外乡人(求订阅)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272
  两名余烬使徒间的战斗结束的极快。
  既没有造成伤亡,也没损坏什么物件,还没等人去报官,人群便散的一干二净。
  客栈二楼。
  四个人聚在郁珂的房间内。
  阎荆与俞臻分别站在门口两侧,郁珂靠着床头,嘬了口烟枪,目光看向桌旁的壮汉。
  “我是洛津市特事九科主官, 赵乾武,先前与我战斗的那个杂种是近两个月国内出现的头号通缉犯,何建丙,此人原是死刑犯,成为余烬使徒的当晚杀了五名狱警,强行逃狱,随后流窜各地,猎杀余烬使徒,其能力极为阴损, 是个专精于邪法妖术的畜生!”
  将自己的证件放到桌上,赵乾武蓦然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先前是我的问题,我以为只有我们两人执行任务,又怕他在此次事件中得到强化,等出去后越发难以抓捕,这才急着动手,早知道还有你们在,我该等一等......”
  说这话时,赵乾武的目光停留在阎荆身上。
  罗阇的身份资料早已随着山庆市的怪鸟袭击事件传遍整个特事局,他认得后者,心下不免惋惜,要是二对一,他有把握拿下对方。
  “按照你提供的情报, 那家伙在这泾江诡镇里怕是能混得如鱼得水, 偏又是个疯子,被这种人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对接下去的行动极为不利。”
  郁珂望向窗外的雨景,沉声说道。
  火炬给出的任务要求他们至少消灭三头怪异与邪祟,何建丙显然也清楚这一点。
  如果怪异实力强大,一人难以解决,难保他不会在众人战斗的时候偷袭,坐收渔翁之利。
  “现在不是考虑何建丙的时候,完成任务才是关键,异世背景探索需要我们走出去收集情报,待在这也不会有怪异主动送上门来......我们到现在连怪异或邪祟是什么都不知道。”
  阎荆打断另外三人对何建丙的纠结,提醒道,
  “事件背景提及中元鬼节在三天后,显然是在暗示我们随着时间流失,镇内的情况会越发恶劣,必须在前两天就完成除开存活以外的两项任务,如此才能有余裕应对最后一天的危险。”
  在确定中元节当天必然凶险异常的前提下,他们必须在前两天达成一定的目标。
  瞻前顾后到头来只会一事无成。
  能够参与此次事件的无一例外都是余烬使徒中的佼佼者,这些道理自然不必多说。
  “两人一组,以目前所处的客栈为界, 分别前往泾江镇东西两侧探索, 下午一点客栈集合, 有没有问题?”
  赵乾武到底是九科主官,迅速拿定主意,看向另外三人,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说道,
  “途中如果遇见何建丙,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想办法清除掉这个不稳定因素!”
  几人对表,现在是上午九点。
  俞臻与郁珂的能力都偏向于中远程,为了保证战力最大化,最好能分开搭配。
  短暂的商议后,阎荆选择与俞臻一组,另外两人一组。
  阎荆做出选择的原因很简单,阮晓莲曾说过后者民俗传说,符号学等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也正是靠的这份能力才成为山庆大学最年轻的教授。
  直白些说。
  阎荆不需要俞臻多能打,他需要的是后者的头脑。
  离开客栈,撑开伞走上街道,阎荆打量着街道各处情况,忽地转头询问道,
  “既然选择合作,有事商量着来,你觉得接下去该如何行动?”
  “我观察过这座镇子的建筑风格与地理环境,应当是与现世古时的水乡城镇类似,事件背景提及大顺朝和帝王,说明是封建时代,既然如此,这座城镇内必然有官府。”
  这种时候刻意藏拙是跟自己过不去,俞臻显然清楚这一点,取出笔记,边在上边勾画边说道,
  “我们身上的衣服,再加上客栈住处环境,证明火炬提供的身份是贫民,直接上官府探听消息做不到,可以去找官府张贴榜文的地方,在那儿应该能知道近期镇内发生过什么,或许有怪异以及邪祟的相关情报!”
  “嗯,我觉得也是,走吧。”
  听完俞臻的分析,阎荆点点头,直接开始行动。
  留在原地的俞臻皱了皱眉,见阎荆已经走出去一段路,赶忙跟上。
  两人原想走出这条街便找人询问官府的位置,然而才到街口,阎荆便注意到路旁矗立着的木牌。
  吸引两人目光的是告示牌上以红漆记述的内容:
  【外乡人须知】
  一,入得泾江镇,生死自负。
  二,酉时后镇内即成地仙府域,生人务必归家。
  三,得见地仙切勿冲撞,若惊了地仙,驱逐出镇!
  阎荆的目光扫过这三则信息。
  告示牌竖立在这条街的街口,再联想到他们住的客栈房间,看热闹时周围那些人的状态。
  不用想也知道这“外乡人”指的就是阎荆等人。
  问题在于这告示牌的内容未免也太过惊悚!
  阎荆转过身去看街上来往行人,发现他们路过此处根本就没有往这边看的,个个神态自若,回头看向俞臻,正对上她同样惊诧的目光。
  虽说泾江镇内必然存在着某种怪物,但毕竟是属于超自然的事件,阎荆原以为民间百姓对这种事情并不了解,离开客栈时还想着动手要避开人群,免得引来本地官差。
  然而眼前这告示牌呈现出来的却是另一种情况。
  红漆涂抹而成的“生死自负”,“地仙”......
  泾江镇的民众不仅知道镇内有怪物,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乃至将相关的内容堂而皇之的放出来也全然不在乎,甚至于还要将它们当作规则来执行!
  短暂的沉默,阎荆果断拦下身边经过的货郎,开口询问道,
  “这位兄台,我们是初到这泾江镇的外乡人,实在不知这木板上写着的规矩是什么说法......”
  “嘿,这年月,能到咱们的泾江镇来,你们两个也算是走了大运,不过别高兴的太早,我们这可不随便收外乡人。”
  只见这穿着粗布短衣,满脸疲倦的货郎瞥了眼两人,忽地挺了挺胸膛,显出上边别着的一条浅灰色绸带,神情莫名带着几分倨傲,接着说道,
  “咱们镇子里的规矩虽少,但也得仔细遵守,尤其是第二条和第三条,进了镇子,别妄想着沾地仙大人的福气,知道么,尤其是今晚,河伯大人娶亲的大好日子,你们过了酉时要是敢随处乱跑,想着觐见上仙沾福气,被逮到就得滚出泾江镇,再想找这么好的镇子,可就难了!”
  说完话,也不等阎荆再问,货郎扭头就走,仿佛不屑于与他们搭话。
  “我刚才......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阎荆看着远去的货郎。
  他似乎听到有人说泾江镇是极好的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