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悬殊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034
  循光号溯源学派花费海量资源打造,专用于考察异界遗迹的舰船。
  在各方面的强度无疑都要远超眼前这艘东拼西凑出来的沙盗船。
  按理说在提前看破对方的偷袭并予以反击占得先机的情况下,循光号应该抓住机会,以强大的火力直接在中程炮战结束战斗,或者说借机大幅度的削减沙盗船的战力。
  然而为了制造仪式所需的特殊环境,罗瑟毫不犹豫的选择放弃循光号的船体优势,转而强行开始接舷战,他需要狂热的厮杀来刺激所有人的灵魂!
  速度远慢于循光号的沙盗船只能被动的接受。
  事实上这也是盗匪们所期望的局面。
  对这些常年横行于沙海的亡命徒而言。
  比起憋屈的被人轰死在船上,白刃战好歹是个绝地翻盘的机会。
  于是在循光号开始靠近沙盗船时,后者不仅没有退避,反而主动迎了上来。
  嗵~嗵~
  十数颗烟雾弹被抛出,强行制造一片迷雾区,遮掩视线,双方不约而同的停止了炮击,原本喧嚣的战场竟是在此刻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罗瑟与伯恩斯站在队伍的前方,枪械上膛与武器出鞘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中显出几分肃杀。
  雾气渐散。
  两艘船上的战斗部队各自在对方的眼中逐渐清晰。
  溯源学派这边的不论是装备,队形乃至远近程战斗人员的配比都是极为科学,临战前气氛肃穆,所有人都如同机器人一般,等待着罗瑟的指令。
  反观另一边的沙海盗匪们则是一片混乱,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的人高举着武器歇斯底里的叫喊着,试图给敌方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这是沙盗们屡试不爽的法子。
  可如今他们碰见的是为了研究视人体实验为寻常的溯源学派。
  沙盗都不一定会在船舱里装上几十名随时用于实验的活体材料!
  没有任何的战前动员。
  罗瑟双手平举,身前空处陡然凝聚出三枚散发着迷蒙彩光的菱形晶石,右手前伸向前,冷声说道,
  “不留活口,杀!”
  话音落下的同时,两船终于相撞,近百人的大混战瞬间爆发!
  纷飞的枪火弹幕间,战斗甫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
  猩红的血,武器碰撞时飞溅的橙红火花,溯源教派战斗成员与沙盗们颜色各异的制服汇集于一处,构成一幅色彩鲜明的战争画卷。
  不知何时重新回到源塔的阎荆坐在门前,看着这场盛大的表演。
  耳畔的厮杀声一刻不停,扑面而来的喧嚣气浪让人忍不住战栗。
  弱者会在这种氛围内被刺激的浑身战力,而阎荆只能勉力压制体内翻腾不已的战斗欲望。
  两边的战斗力对比格外明显,循光号这边的人不论是士气还是战力,无一例外都要压对面一头,尤其是在高端战力这方面。
  由于普通的战斗员没有出现大面积的伤亡,在捉对厮杀的前提下,沙盗一方面对伯恩斯与罗瑟这两人只能采取多对一的方式。
  这就导致溯源学派的其他超凡者根本无人能限制。
  看着一边倒的局势,阎荆咂了咂嘴,心下庆幸先前没有真的打算跟佩洛特合作。
  原本他还打算找机会上去掺上一脚......
  别误会,阎荆可不是想以医师的身份帮忙,而是准备找机会干掉一批溯源教派的精英,削弱他们的战力,为自己后续的行动做些准备。
  奈何这群沙盗着实不中用。
  现在这局面,阎荆贸然冲上去的结果很可能是直面罗瑟和伯恩斯。
  能不能赢另说。
  一旦同这两个人开战,阎荆再想要从战局内脱身,回归到约书亚的伪装身份将会极为困难。
  “约书亚阁下,您要的治疗药膏......需要我帮您抹在伤口上吗?”
  身后的源塔开门,女学者手里拿着一瓶药膏走到阎荆身后问道。
  “那就拜托你了,先涂这边的伤口,痛感格外强烈。”
  露出右肩的伤口,血洞尚未结痂,血肉外翻的伤口看着格外狰狞,女学者忙不迭的打开药瓶,将其中的药膏抹上伤口。
  阎荆的目光依旧在战场中,只是垂在身侧的右手五指以独特的规律颤动。
  趁着这个机会,他对伯恩斯和罗瑟的战斗方式也是有所了解。
  前者的超凡能力应该是在双腿上,每次发起进攻时双腿必然爆发出极强的气浪,如同出膛炮弹般撞进敌群。
  不仅于此,伯恩斯双臂佩戴的臂甲同样惹眼。
  阎荆怀疑那应该是某种极为特殊的装备,在战斗中溢散出磅礴的能量,时而在他手中变出刀剑,时而化为盾牌抵抗远程攻击,功能极为实用。
  注意力最终还是集中在罗瑟身上。
  他既没有伯恩斯那冲击感极强的进攻方式,也没有神奇的装备,可他的战斗方式却是极为特殊。
  围攻罗瑟的人直到现在都没能凑近他的身边,往往在前冲的过程中,他们就会像是撞上透明的障碍般停滞,紧接着就要面对晶石凝成的各色射线冲击。
  不认识人体血肉还是武器装备,触碰到这些射线的人呈现出各种不同的创伤。
  灼烧,电击,冰冻......
  暗自记下这两人的战斗方式和使用的技巧,眼见得罗瑟有结束战斗的趋势,阎荆当即看向身侧的女学者,垂在身侧的右手逐渐握紧,指尖的影线亦是随之挑动。
  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吩咐,女学者径自起身,向着阎荆点了点头,旋即转身重新返回源塔,而阎荆则迅速离开阶梯,转进船舷一侧的阴影之中。
  几个呼吸间,阎荆便觉得自己的身躯像是覆盖了一层阴影斗篷般变得模糊。
  恰在此时,全身上下没有沾染上哪怕一丝硝烟或血色的罗瑟已从战场返回,全然不顾仍在战斗的船员们,推开源塔大门进入其中。
  不多时,阎荆像是有所察觉,猛地抬头望向源塔后半侧的巨型机械构造。
  伴随着阵阵机括声响。
  它的运作速度不断的加快,蓝灰色的光芒蓬勃绽放。
  阎荆转眼望向战场,各色光点正从散落各处的尸体上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