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蛇骨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096
  船舱过道。
  橘红色的夕阳余晖自窗户投落,细碎灰尘在光束间翻腾。
  戴着手铐的阎荆与暂时达成合作的佩洛特并肩而行。
  两人离开监牢的过程并不复杂。
  循光号上的医师实验新药需要两具活体材料,条件是身强体壮,阎荆这个在两艘断船间“上蹿下跳”的家伙入选再正常不过。
  一如溯源教派的博学者罗瑟时常会进行人体实验,同样是研究项目,医师同样有这方面的权力。
  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押送他们的人正是先前在船舱内杀人的那名士兵。
  仅他一人。
  监牢守卫问起其他负责押送的士兵,这人也只说他们有别的任务。
  阎荆斜睨身旁的佩洛特,又抬眼去看前方神情自若的士兵,心下再次为后者的控制手段感到惊诧。
  先前这士兵在牢里杀人时阎荆就察觉到异常。
  好歹是经过多场恶战的人,他发现士兵在开枪时除开握枪的手臂外,身体的其他部分根本没有相应的动作,这足以证明士兵在当时处于失控状态。
  凭着陆吾金睛,处于灵视状态下的阎荆自是看到了全部的过程。
  只不过他丝毫没打算提及,至少在佩洛特面前,他得是个为了活命不择手段的人。
  “进入医疗室,以最快的速度干掉医师和他的助手,他们的身份能让我们在船上自由活动,为后续的行动做准备。”
  垂头避过迎面走来穿着厨师服的船员,等到没人的地方,佩洛特才开口,接着又补了句,
  “事先提醒你,对方是一名超凡者,服用的魔药应当是偏向于人体变化的‘蛇骨’,能随意改变关节方向,对身体的操控能力极为精准。”
  即便合作是被逼无奈,到了这一步,佩洛特依旧要确认阎荆的“诚意”。
  考察船这类时常需要远航的舰船上的船医有多重要自是不必多说,这是最为合适的投名状。
  如果阎荆动作干脆利索,他自然就能给予其一部分的信任,毕竟连船医都杀了,后续他再也没可能同循光号的人达成合作。
  “呵,了解的还挺详细,看来你确实有计划。”
  阎荆侧身看向佩洛特。
  能够随口报出循光号船医的名字,足以证明后者事先就了解过这艘船的情况。
  这让阎荆越发好奇佩洛特登船究竟想要做什么。
  走到医疗舱室门口,士兵当先敲门,旋即也不等里边应声,直接推门进去。
  舱室的规模不小,五十多平米的区域内,书架,药柜和摆放着各种生物标本罐头的木架占据了过半的空间,仅剩下靠近门的一部分空地上摆放着手术台,床铺以及医疗设备。
  阎荆进门时,舱室内部正有三人围绕着手术台上某种东西忙活着。
  “什么事?”
  其中一个佩戴者机械面具的人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身,言语间带着明显的不满。
  随着位置的移开,手术台上的尸体出现在阎荆眼前,那是一具黢黑干尸,胸膛处却是闪烁着磷光,同先前送入监牢的那人一模一样。
  不用说,肯定又是实验体。
  视线落到另外手术台边托盘中摆放的各种器具。
  这些人即便是死了,依旧还得被解剖,榨干最后的价值。
  “约书亚阁下,这两人是最新的实验体,罗瑟阁下希望由您完成对他们的进一步测试。”
  士兵关上门,反锁,说话的同时绕到两人身前,解开他们手腕处的镣铐。
  紧接着再退到门后,堵住舱门。
  “测试......这两具材料连灵能适配都没完成,能测试什么?”
  约书亚放下手中的钳子,掀开脸上机械面具,显出一张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面庞,颇有些困惑的看向门后开始向前走的两人。
  在他眼里,阎荆与佩洛特就只是“材料”而已。
  屋内的明黄色灯光映照在两具“材料”身上,兜帽投落的阴影遮去他们的面容。
  阎荆迈步向前,肩膀起伏间,健壮的身躯即便是身上的宽松布袍都无法遮掩,双手握拳,骨节分明的手指收紧,“嘎巴~”声格外清脆。
  隐约察觉到氛围有些不对劲的约书亚不由得蹙起眉头,正待开口询问,却见面前那人随手抓起身旁托盘内的手术刀,向前投掷而出。
  裹挟着呼啸风声,手术刀直奔约书亚的面门,而阎荆紧随其后。
  “立刻想办法通知船上的守卫,这里由我拖住......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甩出手中的机械面具撞开手术刀,约书亚沉声说道。
  另外两人惊恐之余,知道大门不通,干脆跑向旁边的舱壁,试图用砸墙的方式引起外边的注意。
  然而他们这边才转过身,阎荆已然飞跃而起,凌空侧身一记鞭腿抽趴下一人,右手摁住另一人的肩膀,将其拉至自己身前。
  扑哧~
  手掌撕裂皮肉,鲜血迸溅而出,有几滴沾在约书亚冷漠的侧脸。
  学徒满脸错愕的看着身前的导师,而后者全然没有犹豫,右臂如波浪般起伏,肩膀一抖,整条臂膀如蜿蜒蛇躯,竟是再度猛冲向前,贯穿学徒的身躯突向后方的阎荆。
  魔药造就超凡者,而超凡者同样有强弱之分。
  约书亚能坐到循光号船医的位置,水平自然不一般。
  只可惜,他面对是阎荆。
  在来时的路上便得到佩洛特提醒的阎荆早有防备,约书亚的手掌带着破碎血肉冲出学徒脊背的同时,阎荆眼疾手快的挥拳砸在他的手腕。
  旋即一巴掌拍在学徒后背,令其尸体扑向约书亚,限制他的行动。
  舱室门后的佩洛特看着屋内一边倒的战斗,惊讶之余对阎荆的来历越发好奇。
  这种级别的超凡者,居然会出现在一艘普通商船上......
  更重要的是这人对循光号的船员下手确实狠辣,约书亚的反应也不像是认得对方。
  难道真像他说的只是因为一个意外?
  “喂,人已经干掉了,接下去该怎么做?”
  阎荆提着约书亚的衣领,拧着眉头看向佩洛特。
  蛇骨的效果是能让人提高对自身的掌控力以及对体内的骨头进行某种程度的改造,而阎荆每一拳都直奔约书亚的头颅或是其他的致命处,根本不给他发挥的机会。
  战斗结束的毫无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