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朔风剑 (求追读!)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207
  朝阳东升。
  灿金色的阳光驱散丛林间残存的阴秽气息。
  某处山坡,休整完毕的上清道众准备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这是丹方和丹药,先前答应过你的。”
  徐禅心将瓷瓶和叠好的纸张交给阎荆,他的双眼仍是通红的,面容憔悴。
  今天早晨才勉强苏醒过来的陆乘风向前一步,额前挂落数缕白发,刚见面时的俊朗青年才过了一个晚上,看上去就像是老了十岁,眉眼间尽是衰颓。
  接连使用血符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可逆的损伤。
  陆乘风递给阎荆一张符箓,上边不是咒文,而是画着一只白鹤。
  “这是我们上清道的白鹤传讯符,可以用五次,阎兄弟,有缘再会。”
  抬手拍了拍阎荆的肩膀,陆乘风没有再多说什么,让徐禅心搀扶着离去。
  只剩下像是刚洗过脸的郑雪蓉,素面在晨光中格外清丽。
  “这是我昨晚与一众师兄弟写的笔记,上边详述厉鬼的各种相关信息,同时罗列出你家乡那头厉鬼来由的各种可能性,应该会对你调查血衣厉鬼有所帮助。”
  干咳了两声,郑雪蓉将笔记和书籍交给阎荆,神情有些局促,像是在纠结着什么,末了又补充道,
  “等你将其消灭,可以来丰都城找我们,对付厉鬼要格外小心.....保重!”
  “保重。”
  阎荆的回应很简单。
  郑雪蓉抿着嘴,最后看了眼阎荆,拱手作揖道别,走出去几步又忍不住回头,顿了顿,等前边的师兄弟们喊她,才转身离开。
  站在山坡高处,阎荆看着上清道众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间。
  未来还能见到他们吗?
  阎荆不知道。
  脑海中止不住的回忆起这不到一天时间内经历的事情。
  人对第一次总是格外在意,更别提是这种极为特殊的第一次。
  现在该是道别的时候了。
  踩着满地棕红落叶走下山坡,阎荆口中哼起轻快小调。
  俄而有山风吹过,棕红色落叶打着旋儿飞转而落。
  那道身影缓行下坡,隐于叶片之后。
  待到叶片落地。
  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
  黑暗的空间内。
  记忆中的画面如旧时的电影,映照在身前,走马灯一般流转。
  魇骑,上清道众,罗阇。
  熟悉的身影浮现。
  那截插进树干的染血断刀,浓雾漫过山神庙。
  苍阳雷撕裂夜空,林间空地上的杏黄旗激活阵法,炼丹炉内燃起青红火焰。
  骑着巨人尸骸的罗阇,深蓝色的雷雨符。
  画面最终定格于凌空跃起,进入虎蛟变状态,仰天咆哮的阎荆。
  光影就此黯淡。
  阎荆伫立在原地,身上的伤势恢复如常,接连鏖战带来的疲倦亦是在眨眼间消散无踪。
  “检测到余烬使徒首次参与单人异世事件,修复身体不收取任何薪火点。”
  任务结算报告如下:
  完成所有事件任务,异世探索进度10%,事件内获得的所有物品已转入使徒空间。
  任务结算评价为......甲等上!
  异世事件奖励加权至230%!
  【奖励一:朔风剑(珍稀)】
  【奖励二:随机抽取一件珍稀品质物品,一份随机品质技能卷轴】
  【奖励三:薪火点*600】
  火炬给出的信息一目了然,不仅没有想象中的复杂程序,简单的甚至有些像是某些功能尚未完善,有的只是最为基础的那部分。
  就像阎荆现在所处的空间,空无一物,只有简短的信息浮现于阎荆身前的面板。
  随着事件任务结算完毕,脑海中的声音逐渐远去。
  这一刻的阎荆如坠深海,身躯被推挤着飘向某处。
  直到意识再度回归。
  耳畔传来颇为熟悉的纯音乐曲调,间或响起的知了嘶鸣格外清晰。
  猛地坐起身。
  卧室内再熟悉不过的景象此刻看来竟是莫名亲切。
  忙不迭的摸出手机,打开界面。
  阎荆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在午夜进入异世事件,而现在屏幕上日期没变,时间似乎也只是往前挪了二十几秒,算上他苏醒后发懵的时间,足以证明进入异世事件所消耗的时间与现世是完全不搭界的!
  仰躺在床上发了会儿呆,拽过被子蒙住头倒数十秒,借此抛开脑海中的混乱思绪。
  掀开被子起身坐到床沿,阎荆想到先前获得的奖励,伸手向前虚握。
  手中倏然一沉,朔风剑显现!
  只要是个男人,对于刀剑类的冷兵器就会抱有特别的好感,阎荆也不例外,更别提手中的这柄珍稀品质的长剑格外“美丽”,仅一眼就彻底征服了阎荆。
  剑长两尺多,剑身呈浅青色,表面勾勒淡色云纹,锋刃在灯光映照下透出森冷寒芒,抬手拂过剑身,阎荆能清楚的感受到上边环绕着的细微风旋,每一次接触都会产生刺痛感。
  心念转动间,朔风剑的相关信息当即浮现于阎荆的脑海。
  【朔风剑(武器)】
  品质:珍稀
  特效:
  【摧甲】:攻击附带穿甲,命中敌人装备时一定几率出现破坏效果。
  【罡风】:攻击附带风属性灵能伤害,命中目标时产生切割效果。
  【游身(主动)】:激活状态下允许持剑者在以自身为中心的三米范围内遥控朔风剑,持续时间二十秒,冷却时间为二十四小时!
  经过两次任务,阎荆逐渐摸索出火炬的奖励规则。
  甲等上的评价足以确保一件珍稀品质的装备,这是当下可以肯定的,而朔风剑的出现对刚得到《皓玄剑经》残卷的阎荆来说无疑是瞌睡了送枕头。
  要知道以阎荆现在的权限,火炬集市里根本就没有像样的武器,这把朔风剑且不论其他,单是最后一项主动技能游身,要是拿出去展示一圈,足以将现在世界上所谓的“神兵利器”爆个底朝天!
  长剑在手,阎荆也不急着去抽取另外两项奖励,反正明天还得坐高铁,有的是时间。
  径直走进客厅,将桌椅拖到一旁,为待会儿的演练留出大片空地。
  转而取出火炬包裹内的剑经玉牌,五指收紧。
  数道灵光从指缝间溢出,融入阎荆眉心,一如先前徒手格斗精通起效时的状态,只是更为庞大的信息量让阎荆的身形倏然凝滞。
  《皓玄剑经》做为未知品质的异物,即便只是残卷,其转化为专精后对阎荆的改造非比寻常。
  驻足静立良久,握持着朔风剑的手掌才有些许颤动。
  木人桩凭空浮现,摆开架势便直扑向阎荆。
  阎荆身上的气势陡然转变,如出鞘利剑般锋锐无匹。
  只见客厅内掠过一道寒芒,暗红色的伤势标记猛然浮现于木人桩的脖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