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入瓮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038
  浓雾在丛林间蔓延。
  伴随着嘶吼声,疾速奔行的阴兽们卷起漫天落叶,身形各异的厉鬼穿梭其间,恐怖的怨气席卷四方,最终又汇聚于一处,涌向前方的某处。
  由于陆乘风几人在山神庙前的战斗中或多或少都受了伤,鲜血的气息成了最好的追踪手段。
  一具骨架极大的人形骷髅趴伏在地,刻满咒文的狭长四肢交错前行,看似极为艰难的动作,速度却是丝毫不比周围的阴兽要慢。
  更别提它身上还坐着一座“肉山”!
  那是体格极度庞大甚至可以说是臃肿的男人,他赤裸着上身,两条镶满宝石的金带于胸前交错而过,两条肥壮的臂膀抓握着血肉生食,不住的送往脖颈上方那颗披头散发的头颅张开的血盆大口中。
  突然间,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向夜空。
  几声闷雷传来,不多时便有一场大雨降临在这山林深处。
  “哼,想以雨水消抹踪迹,未免也太过天真,看来已是穷途末路,不择手段。”
  雨水落在身上,感受到其中隐约浮动的水灵力,肥汉不屑一顾的摇头,语气中满是轻蔑。
  吼~呜~
  阴兽虎狼的咆哮响起,这代表它们已经锁定目标。
  接下去发生的一切都如他所想。
  雨中的山林,五名道士分散站开,直面成群的阴兽厉鬼,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不可忽视的气势,手中剑器更是流光溢转,锋锐逼人。
  双方甫一交战,冲在最前面的阴兽当即被斩成碎块抛落各处,厉鬼更是在符箓的轰击下灰飞烟灭。
  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肥汉脸上丝毫没有因为这些道士的爆发而担忧。
  不久前快被逼上绝路,只能派人以性命断后这些道士如今展现出这般战力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
  真正令他在意的是这些道士身后山林间亮起的青红光芒!
  早在赶来追捕这伙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收到消息,上清道劫取冥器是为了将其彻底毁坏,显然已经提前做好相关的准备。
  他没兴趣跟这些已经注定要被阴兽吞噬的家伙浪费时间,夺回冥器才是最紧要的事情。
  左手握着挂有碎肉的骨棒敲打身下的骸骨,速度再次飙升,而他的这般声势不出意外的引起了上清道士们的注意。
  “以巨人尸骸为坐骑......八部鬼将第六位,铁阎王,罗阇!”
  认出来者身份,陆乘风面色一沉,主动上前高举长剑,咬破左手食指,甩出一道猩红血线,于半空绘出一道符箓,本就只是强撑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颤动,满头黑暗中显出不少白丝。
  以血化符,这是上清道每一位道士的最后手段,不论成功与否,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郑雪蓉的燃鸟,周临的苍阳雷皆是如此,陆乘风也不例外。
  符成的瞬间,平地卷起一道狂风,旋即化成十数道深青色风卷,绞杀陆乘风身前的阴兽,从各个角度将罗阇包围。
  “手段不错,你们上清道这搏命的手段确有几分意思,只可惜......你自个儿玩吧!”
  抛开手中肉团,双掌拍在身下坐骑脊背,体态臃肿的罗阇竟是如同鹏鸟般极为轻巧的腾身而起,直接凭肉身撞开陆乘风制造的风卷,越过山林间的战场,直奔火光所在的方位。
  舍身一搏,结果却连敌人都没有留住,陆乘风盯着前方承受着风卷摧残却依旧屹立,甚至逐渐站起身摆出进攻姿态的骸骨坐骑,脸上却没有丝毫失落,只是回头瞥了眼罗阇,旋即转身再入战场。
  让坐骑留在原地解决那几名道士,罗阇在丛林间如同一颗出膛炮弹,撞碎沿途拦路的树木,石块,将厚重雨幕撕扯的七零八落。
  林地间,以上清道现任掌教为首的三名道士正盘腿分坐于法阵一侧,各自结成法,周身能量涌动,化作光束链接位于中央的巨型炼丹炉。
  炉顶的盖子此时已然消失不见,唯有青红色的炉火在熊熊燃烧,而在这炽热的火焰中,一个青灰色的木匣格外显眼。
  来到此处的罗阇视线几乎是立刻就锁定了它,眼中的狂热不加丝毫掩饰。
  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眼见得冥器正在被摧毁,罗阇不假思索的狂突猛进,甚至无视了附近的三名道士,他知道这些人身处阵中,根本无法阻止自己的行动
  在他看来,从上清道士们布置的防线被自己轻松突破的那一刻开始,他的胜利已然注定。
  几个起落间便来到阵法附近,察觉到入侵,众多杏黄旗尖端立刻激射出灵光,在边缘处凝成一道屏障试图将罗阇阻挡在外。
  “哈~雕虫小技!”
  双臂高举,手掌合握成锤,那看上软榻的肥肉竟是陡然显出金属质感,罗阇此时的姿态与铁匠一般无二,浑身气力集于一处,只一锤,整个屏障便炸开大片裂纹。
  这个法阵本就不是防御性质的,如今赶鸭子上架,效果不如人意是必然的。
  罗阇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昂着头,狂妄神色不加掩饰,随手拍碎摇摇欲坠的屏障,任凭灵能光点在身前飘散。
  当着三名道士的面,一步步走向炼丹炉,径直探手去抓木匣。
  然而就在接触的瞬间,罗阇神情一滞,手掌猛地来回拍打,那木匣竟是如同镜花水月般消散。
  “我的东西呢!”
  狂暴的怒气令罗阇面容陡然狰狞,看着前方的几人,咆哮道。
  “自然不在这,这个法阵,现在是为你准备的。”
  老道长抬起头,神光自双眸透出,周身倏然腾起一抹灿金色流光,双手结成的法印飞速变换,
  “结阵,诛邪!”
  话音落下,另外两名道士亦是倾力配合。
  前一秒看上去还在销毁冥器,实则空无一物的炼丹炉中火焰暴涨,青红色的烈焰逆着风雨而起,化作数条火龙盘旋而落,将罗阇包围在中央,灼烧着他身上的每一寸血肉!
  从一开始,销毁冥器的仪式就没有进行,炼丹炉上的木匣只是障眼法而已。
  等的就是罗阇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