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山魈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2529
  富贵险中求。
  阎荆在鬼面鱼事件中的九死一生,为他换来两件珍稀品质的物品和虎蛟遗泽。
  这次的山魈显然不够水准。
  一手拿着雪糕,一手拿出手机简单搜了下这种生物。
  一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猴科灵长类动物,又名鬼狒狒。
  还有一说则是《山海经·海内经卷》里提到的一种怪物别名:
  ‘南方有赣巨人,人面长臂,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脣蔽其面,因即逃也。’
  想到阮婶在饭前提到的动物园有猴子逃脱,阎荆当即在网上检索广琛市动物园。
  果不其然,挂在最上边的新闻就是一头山魈在运送途中打破木箱逃离。
  也不知怎么的被传成猴子逃脱。
  成年山魈性格暴躁,凶猛好斗,臂力是成年人的三倍左右,而且智商与狒狒相当,属于最聪明的灵长类生物之一。
  这也难怪警方如此紧张。
  只是阎荆仍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要是猎杀寻常山魈都能算任务,各大动物园不得成刷怪点?
  更遑论警察居然在追捕的过程中直接开枪......
  只有一种可能,那头山魈已然不是寻常手段能够解决的存在。
  麻醉枪或是一些捕捉工具对它已经彻底失效!
  从商铺出来,阎荆手里拎着一大袋的生活用品,其中一部分是为了过几天去山庆旅游准备的,小莲报道后会住校,他肯定得到外边找地方住。
  至于这猎杀山魈的任务,阎荆并不打算去完成。
  倒不是说阎荆看不上奖励,蚊子腿再小也是肉,50薪火点都够他再凑一个专精出来,只是现在山魈正处于警察的重点盯防下,更别提还是在闹市区,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
  豢灵鬼面内目前还没有填充灵魂,其能力【千面】也就无法使用。
  这时候跑过去掺一脚,阎荆没有隐藏身份的自信。
  步行穿过斑马线,现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初夏时节的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候,街面上的人流比想象中的还要密集。
  先前的枪声对他们显然没什么影响,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认为那是枪声,只当是哪家小孩在放鞭炮而已。
  这是生活在和平社会的余裕。
  当然,阎荆一路上也听到不少人在聊近期发生的各种超自然事件,偶尔掺杂着几句对他身材的正面评价,还有商量着上来要个微信的,只不过被他提前避开了。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三叔打来的。
  “阿荆,大家等你呢,赶紧来,今晚不醉不归!”
  “马上就到......小莲让我帮她带点东西,你们先吃。”
  说话的间隙,阎荆忽地看见街道右侧的拐角处驶出一辆漆黑的防暴车,车顶警示灯投射出的红蓝光芒在夜幕下煞是惹眼,引得不少人望过去。
  防暴车在街边停稳,右侧车门展开,一队全副武装的武警直奔右后方的巷道。
  没过一会儿,又有一辆救护车赶到现场。
  阎荆看着站在人群中,看着医护人员冲进巷道,不久后又抬着一名伤员出来。
  看情形那人像是已经昏迷过去,只是右臂以诡异的姿态反折,口鼻间满是血渍。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不少路人连声惊呼,阎荆眼里也闪过一抹惊诧。
  看样子他先前的推测没错,那头山魈身上必然发生了某种意外,它已然脱离正常生物的范畴,这才会引起火炬的注意。
  最后望了眼武警小队冲进去的位置,阎荆转身离开。
  凤来楼,三叔请的这顿饭一直喝到半夜。
  阎荆做为大副,自是不可能先走,再加上昨晚的事情,基本每个船员都想过来敬他一杯,三叔年纪大,不能喝太多酒,这就导致他反倒成了被灌最多的那个。
  所幸自身的体质已然经受过改造,哪怕满身的酒气,出了门,晚风一吹照旧清醒过来
  大家都喝了酒,车肯定是不能开了,阎荆拦了辆出租车,同众人打了声招呼返家。
  坐在后座,将车窗放下,吹着夜风的同时打开手机,看了眼自己的账户:余额35万。
  阎荆是今年才当的大副,工资刚涨不久,存款虽然不算多,但他知道从自己成为余烬使徒的那一刻开始,赚钱对他已经不再是难题。
  别的不说,真要是不顾自身安危,单是异物类里的疗伤符箓,随便拿几张出来都能卖出高价。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通知,请滨海区的所有民众注意夜行安全,如遇见身披浅棕色床单的可疑生物,第一时间拨打报警电话,我们会为举报者提供5万元的奖金。”
  车载广播里传出的声音让车内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竖起耳朵。
  司机左右张望,阎荆想的则是那头山魈居然还没被抓住!
  ......
  回到家时已然快到午夜。
  阎荆的住处跟阮家差不多,标准的两室一厅,一百平米左右。
  将手里的东西抛到客厅沙发上,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阎荆也没急着睡觉,而是拉上窗帘,从自身携带的空间内召唤出木人桩,先前在船上实在不方便。
  现在正好试试效果。
  出乎预料的是当阎荆将客厅的桌椅归拢到墙角,召唤出木人桩时,它居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模样,而是一个穿着布衫的无面木人。
  身高与阎荆一般无二,就连体格都有七八分相似。
  更为奇特的是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这木人的动作就没有片刻停顿,而是在客厅内不断的闪转腾挪,做出各种技击动作。
  一旁观看的阎荆哪怕从未练过武,依旧能看出木人练习的无一例外都是三段式攻击。
  它在演练阎王三叠浪在各种姿态下的爆发手段!
  “难怪叫慎独·木人桩,只要技能刻入,便会一刻不停的开始练习。”
  看了几分钟,阎荆有些按捺不住,起身脱去衬衫,开始原地热身。
  客厅的米黄色灯光下,阎荆浑身的精壮肌肉随着各种动作而虬结,线条轮廓分明。
  他正愁没地方测试刚得到的初级近战专精,这无面木人的出现无疑是个惊喜。
  待到身体发热,阎荆双肩一抖,摆出标准的格斗姿态。
  前一秒还在独自练习的无面木人身形顿时一滞,旋即转身朝着他面部就是一拳轰出。
  阎荆眉头一挑,正面迎上。
  很快阎荆就发现这无面木人简直是绝佳的陪练。
  它会主动配合阎荆实验各种格斗套路并做出应对,不仅让阎荆迅速熟悉脑海中的战斗技巧,还能让他在战斗中自主领悟反击的手段。
  更重要的是在练习过程中,不论是阎荆击中无面木人还是反过来,双方都不会出现伤势,而是以象征着伤势程度的不同颜色光标代替。
  【正武】特效让近战专精和技能翻倍的练习效率果然非同凡响。
  可就在阎荆练的兴起之际,窗外却是陡然传来一声闷响!
  嘭~
  阎荆的动作停滞,无面木人瞬间消失。
  这里是十二楼,什么东西会撞上窗户......鸟,蝙蝠?
  靠近窗台,抬手拉开窗帘。
  下一秒,瞳孔倏然收缩!
  只见窗户外,浑身覆盖长毛的硕大身躯正舒张四肢攀附在四面窗框。
  一张宛如鬼魅般的长脸抵在窗上,鲜红的鼻梁两侧是蓝灰色的纵向条纹,透过窗户,它向着阎荆呲牙挑衅,猩红的眼眸死死盯着后者,口中发出沉闷低吼。
  它嗅到了特殊的异兽气息,强烈的威胁感令它凶性大发。
  阎荆注视着外边的怪物,眼底泛起浅金色的光芒,脊背更是在客厅灯光下显出鳞甲光泽。
  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自来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