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鬼面鱼
作者:和平鲨鱼      更新:2022-06-06 19:40      字数:3163
  初夏,黄海某处。
  略显陈旧的船员舱。
  惊雷混着海浪拍击船身的嘈杂声响一刻不停。
  吊灯剧烈摇晃,昏黄灯光不时舱室右侧床头柜上的两摞书籍与相框。
  相框内是一对兄妹站在动物园内的合照。
  五官端正,面容坚毅的青年背着明显与他身材不搭调的粉色书包,手里拎着一袋零食和饮料,在他旁边的是个梳着马尾,手中拿了串棉花糖的小姑娘。
  靠墙摆着张床铺。
  身形健壮的赤膊青年侧身躺着,仿佛正深陷噩梦,眉头紧蹙不说,额前更是沁满冷汗。
  嘭!嘭!嘭!
  有人在外动作急促的拍打舱门,粗着嗓子喊道,
  “阎荆,外头出事了,三叔喊你过去!”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床上的青年便倏然睁眼,猛地坐起身。
  “知道了,马上来。”
  双手猛撮脸颊,振作昏沉的精神,阎荆抓起床头柜上塞在冰水里的饮料,仰脖灌了一大口,闷声自语,
  “第五次,艹,到底哪儿来的声音?”
  轰隆隆~
  又是一声惊雷炸响。
  阎荆不再迟疑,抓起挂在门口的衬衫和塑料雨衣,走出船员室。
  沿着铁梯快步登上甲板上的操控室,迎面看见把持着船舵,套着件花衬衫的中年男人。
  舱室正面的玻璃被雨水浇灌,只能借助高功率的探照灯勉强看见甲板上正有船员固定货物。
  渔船周边是不见边际的汹涌波涛,时常会有浪头撞上船身,海水如帘幕般泼洒而落。
  “老杜,外边什么情况?”
  阎荆穿着雨衣,沉声询问。
  “好像是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人都在船尾的吊杆那儿,你赶紧去看看。”
  在暴风雨中把控船身占据了中年男人全部的注意,头也不回的喊道。
  不干净的东西?
  阎荆有些困惑的看了眼对方,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只得转身打开舱门。
  扑面而来的风雨和越过船舷涌来的海浪一瞬间便将他拉入了另一个世界。
  压了压自己的雨衣兜帽,阎荆脸上丝毫不见惊慌。
  十八岁出海到现在已有六年,他见过太多风浪。
  沿着船舷直奔吊杆所在的位置,借着灯光望船尾的人群。
  “阎哥来了!”
  有人注意到阎荆的到来,当即开口喊了一嗓子。
  人群顿时让开一条通道。
  尽管只有二十四岁,但阎荆凭着一身过硬的海上本事,已是这艘渔船的大副。
  “阿荆,过来看。”
  人群中站着一个两鬓斑白,体格却颇为健硕的老人,高声招呼道。
  郑三山,这艘船的船主。
  因为家中排行老三,所以同辈的喊三哥,小一辈的就是三叔。
  快走几步上前,阎荆看着船尾刚拖上来的网兜,各色海鲜堆积在一起......
  视线掠过某处的瞬间倏然凝固。
  只见鱼虾之间竟是混着一具尸骸,身上还披着一套缠满海草,破烂不堪的铠甲,头盔的面罩已经被掀开,里边的居然不是骨架,而是一具保留大部分皮肉的腐烂尸体!
  看面相,应该是倭国人,头顶的月代头发型很容易辨认。
  可能是因为长时间在水中浸泡的缘故,尸体已然浮肿,尸斑密布,看着尤为恶心。
  “刚才收网时捞到的,真他妈见鬼了。”
  郑三山神情凝重,他们这些在海上混饭吃的,或多或少都有些迷信,像是出海前的祭拜,看个好日子烧香讨吉利都是老规矩了。
  眼下突然捞上来这么具尸体,换谁心里都发怵。
  要知道不论什么尸体,在海里埋这么久,早就该被各种生物啃食的一干二净,剩具骨架都算是罕见的,怎么可能是眼前这般模样?
  众人一时间拿不准该直接扔回去,还是先做些别的处理。
  阎荆知道三叔特地喊自己出来是为了什么。
  他得想办法稳住船员们的心思,毕竟明天还得继续撒网捕鱼。
  “这片海域离倭国不远,可能是几十年前沉过船,这具尸体么......估计是埋在海底,因为今天这大风大浪被重新卷了出来......”
  本想找个理由解释两句,可说到一半见旁边几人脸色都不太对,阎荆看了眼船长,突然升高调子,
  “艹,横竖不过一个小鬼子,咱们怕么,别说就这么具尸体,就是个活的冒出来,老子也能活劈了他,我家老爷子打过仗,从小就告诉我,碰见什么都能怂,唯独小鬼子,谁怂谁王八!”
  说完话,阎荆从旁边摸来一双手套,转身直接抓起铠甲,连带着尸体一起扔出船尾。
  【检测到附近存在‘倭国溺尸’】
  【火炬已点燃,余烬使徒实力评级......‘鶸’】
  【现世常规事件‘鬼面鱼’已激活】
  【此事件为新手事件,无失败惩罚】
  【任务目标:存活至天明】
  【奖励视结算评分发放】
  脑海中骤然出现的声音令阎荆身形一滞,所幸光线昏暗,周围的人并未注意到。
  “他妈的,阎哥说的对,咱们这一帮血性汉子,被个小鬼子尸体吓住,像什么样子?”
  见阎荆做出表率,船员里当即有人附和,再加上尸体已经扔掉,原先凝重的气氛顿时好转。
  “大家各自回岗位,明天下午就返航,到时候我做东,凤来酒店,可劲儿吃!”
  郑三山知道时机到了,果断站出来鼓舞士气。
  在一阵欢呼声中,船上的秩序回归正常。
  “阿荆,把这玩意儿扔了,不吉利。”
  等人群散开,郑三山上前,看着阎荆的手套又说道,
  “嗯。”
  脱掉手套抛进海里,阎荆的神情并没有轻松下来,闷声说道,
  “三叔,我觉得情况不对头,刚才我扔尸体的时候......总之还是让大家小心着点儿,我建议派两个人巡船,这里我来收尾。”
  “有道理,我这就去跟他们说。”
  今晚这事儿确实邪门,郑三山应声前往船头甲板。
  独留在船尾的阎荆见所有人都离开,这才咬着牙低吼道,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能在我耳边说话,滚出来!”
  狂躁的风雨交错于阎荆身侧,无人回应他的质问。
  从这一趟出海的那天开始。
  每天阎荆都会听到耳畔响起的诡异低语。
  不论是清醒还是在睡梦中,这声音都能直达他的脑海,想要探寻却始终听不清。
  然而在刚才触碰到那具尸体后,这些不知来由的声音竟是陡然清晰起来。
  阎荆很想将这些声音当成是自己在海上长时间停留后产生的幻觉。
  只是在他开始动手收拾船尾甲板散落的海鲜过程中,仍是止不住回想这些近乎于提示的语句。
  他在岸上的时候也玩网络游戏,知道事件的意思。
  倭国溺尸。
  从字面上看说的似乎就是刚才捞上来的尸体。
  可后边说的什么“火炬”,“鬼面鱼”又是什么东西?
  拿着工具将鱼虾扫入鱼舱,想归想,阎荆手头的动作不慢。
  没过一会儿,船上的网兜也被阎荆收拢完毕。
  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伸了个懒腰缓解发酸的脊背。
  嗵~嗵~
  正当阎荆打算回船舱之际,船尾突然传来两声闷响。
  在船上待了七八年的阎荆对这声音再熟悉不过。
  螺旋桨停转!
  果不其然,原本还在风浪颠簸中稳定前行的渔船逐渐停滞,刚离开的郑三山察觉到问题,重新回到船尾,得知螺旋桨出问题,抬手捂着额头哀叹一声。
  换做平常时候,螺旋桨出故障并不算是多大的麻烦,不是缠上渔网就是海里别的什么杂物,找两个人拎着刀下去很快就能解决。
  可现在这时候,浪头大到能翻上船舷,一个弄不好就要出大问题。
  “算了,坏就坏吧,等暴风雨过去再想办法......艹,这他妈都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郑三山无奈摇头,本想自我安慰两句,可话到嘴边还是变成了粗话。
  这场暴风雨什么时候能结束谁也不知道。
  如果暴雨下多久就在这停多久,别的不说,鱼舱里的海鲜肯定得出问题。
  更别提按照计划,明天应该还有一场捕捞作业。
  一来一回,损失巨大!
  “三叔,不如先看看情况,要只是缠上东西,倒还好解决,大不了我下去一趟。。”
  阎荆向前一步,沉声说道。
  能在这个年纪当上大副,他自然是有本事在身。
  “你说的对......老七,拿提灯过来!”
  郑三山回头吼了句,没多久就有个瘦高汉子手里拎着盏强光探照灯跑过来。
  阎荆也不废话,直接跳上船尾,靠着外挂的钢梯往下爬了几步,旋即单臂抓着舷梯,整个人像猴子般倾向外边,另一只手拿着探照灯,照向船尾底部螺旋桨的位置。
  明亮的光束投落,风浪起伏间,阎荆很快就看见了船尾海面上浮动的深绿色物体,看着像是渔网或是海藻之类的东西,不由得松了口气,转身向上喊道,
  “三叔,缠了东西,能解决!”
  说完话,阎荆也不打算在外多待,挺身就要上去,可就在他行动之时,视线随着探照灯光束无意间扫过右侧不远的海面。
  视线倏然凝滞。
  只见起伏的海浪间,一张满是肉瘤的狰狞人面正对着自己,那双拳头大小的诡异灰瞳更是散发着墨绿色萤光,在风雨中格外惹眼。
  更别提海面下隐现的庞大黑影......鬼面鱼!
  一股悚然寒意猛地从脊背处腾起。
  阎荆扭头快步向上爬。
  刚回到船尾准备提醒三叔,就听见船头甲板传来几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