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597章 要?!

作者:宁婉颜 | 发布时间:2017-10-13 19:42 |字数:2370

    “卿夜,你上次偷偷嗑药的事情我还记得呢!”云清浅皱了皱眉,抬手便狠狠弹了弹他的额头,“怎么一会儿又变卦了?!”

    “浅儿,非要为夫说得直白些么?!”风卿夜飞扬的剑眉一挑,戏谑之意便已现了,一双勾魂的桃花眼又那么一眨,便觉得魂魄都被勾了去,巴不得把心都掏给他,叫他好好珍惜疼爱自己!

    事实上,云清浅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垂涎之情!

    咽了咽唾沫,小手便抚上了那一双含情目,描摹着弯弯的轮廓,只觉自己化为了一汪水儿,他便是那山间的清风……风过,水留痕。

    她是真的爱着这个男人呵!

    云清浅想着,反正他也瞧不见,便就那么痴痴地望着他,望着望着,两人的眸子都不自觉地染上了别样的意味儿……

    她忽然想起自己还未回答他,便凑到他的耳畔道:“夫君,你说说……怎么个直白法?!”

    姑娘的眼角眉梢皆带着天成的万种风姿,唇一开合,便是吐气如兰,香风扑面。

    风卿夜只觉得一颗心都紧缩了起来,当即翻了身,将她圈在了怀里,长腿制着她,叫姑娘动弹不得。

    “娘子……为夫只是想要你……明白了吗?!”

    耳畔悦耳的声音响起,低沉,沙哑。

    “嗯……不太明白。”云清浅噗嗤一笑,“我只知道……倾华帝君又开始乱撩了!自作自受。”

    “小妖精!”风卿夜钳着她的下巴,攫住那娇花般的菱形唇瓣,像是恨不得将她吞入腹中!

    吻罢,便和衣躺下了,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躺着,抱着,贴着。

    “卿夜,你……”云清浅良久才冒出了这么一句,也不知道他是要还是不要的意思!

    只是那话终究是问不出口,便这么堵在了口中,有些嗔怪地望了过去。

    “来日方长呢。”风卿夜心思一转,打趣道,“莫不是……娘子想得紧?!”

    只可惜,来日方长……却不是他与她的来日。

    他垂眸掩下眼中的暗光。

    “哪有!你老是曲解我的意思!我明明是担心你……”她委屈,又气又急,越是急于解释,便越是说不清楚!

    风卿夜见小姑娘窘迫,也不多加逗弄了,只是温柔摩挲她的小脸儿:“逗你呢,傻丫头,今夜便罢了,恐牵动了伤口。”

    先前的千般撩拨,也不过是为了逗一逗丫头,欣赏一番她的可爱姿态罢了……

    “嗯,好。”云清浅点头,竟然像是松了一口气。

    她已经和云诀洞房过了,如今……身子也不干净,和他亲昵之时,总会心生愧疚!

    有些事情,不是自欺欺人就可以躲过的,发生过了……便抹不去了!

    “睡吧。”云清浅叹了一口气,将所有的遐思都压了下去!

    “浅儿……在想什么?!”风卿夜搂着她的肩膀,见小丫头闷闷不乐,不由心生担忧。

    她抿着唇,眸子里的光芒涌起又暗了下去!

    几经斗争,云清浅终于开口道:“没什么……”

    她和云诀的事情……太复杂。

    沉吟了一阵,眸子渐亮,云清浅突然抱住他的脖颈,柔声轻唤:“师傅……”

    跨越千年的称呼。

    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