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233章 撕破脸

作者:莫南歌 | 发布时间:2018-10-12 17:10 |字数:11555

    一秒记住【乐♂乐 Ww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静依,你怎么知道向北没死?”

    “是欧旭找到向北了吗?”

    “他怎么没告诉我?”

    “向北现在在哪儿?”

    雷蓁蓁在听到身后程婉君的声音时,没第一时间打招呼,而是立刻几步上前,一副迫不及待想知道儿子消息的样子。

    陆夕颜看着雷蓁蓁……

    这演技……

    要不是她早知道雷蓁蓁是知情的,单是这演技,根本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疑心。

    这演技,显然成功迷惑了许静依。

    “你真的不知道欧向北没死?”

    “我当然不知道……”

    雷蓁蓁立刻坚定的回答……

    许静依被人押着,原本疯狂充满戾气看着雷蓁蓁的眼神又突然转向陆夕颜和陆庭川,“陆夕颜,你骗我,你这是想借刀杀人!”

    陆夕颜:“……”

    “怎么回事?”

    程婉君来是满心喜悦……

    此时,看着眼前的情形,脸色慢慢沉下来,扫视一圈,淡声开口,却带着威严。

    “奶奶。”

    开口的是陆夕颜……

    她没有回答许静依,而是在陆庭川的陪同下走到程婉君身边,挽住她的手臂……

    ********

    医阁的休息厅,众人入座。陆夕颜静静的坐着,雷蓁蓁和程婉君的出现,只是把她之后要做的提前到了现在。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只有许静依呆呆的站在休息厅的中间,手中的文件袋落了一地,她的手上握着一叠照片。

    在翻看过后,突然抬起头,手中的照片直接砸向雷蓁蓁……

    “我要杀了你!”

    从坚信不疑再到破灭,又到燃起一丝希望,又再次破灭。

    许静依看着面前从始至终都把她玩弄在掌心的毒妇……

    作为她的一颗棋子,她利用的淋漓尽致。

    包括她身边的人,包括她自己,甚至她肚子里的孩子……

    就连她自己的最后一点价值,她也没放过。

    即便如此,刚刚,她竟然还在诓骗她。

    ……

    许静依自然没再动手的机会,之前程婉君没来,东阁可以隔岸观火。

    但程婉君现在坐在这里……

    许静依再次被押住……

    散落一地的照片,被阿沁捡起来一些,递给了程婉君。

    程婉君伸手接过……

    只要看过,便知道,刚刚雷蓁蓁那些问许静依的话,都是撒谎。

    她为何撒谎?

    向北是她儿子,知道向北没死的消息她理应高兴,隐瞒毫无意义。

    ……

    雷蓁蓁在看到照片时,雷打不动的表情终于有了裂痕。

    看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东阁的人……

    对上陆夕颜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是这样的笑容,每次,她这样的笑容,就是对她的一种蔑视,在看她的笑话。

    他们竟然早就知道!

    也是瞬间明白……

    这是一个局!

    一个引许静依进去的局……

    而最终目的,便是她。

    ……

    从她收到消息,东阁厨房一位日常负责汤的一位厨师,他家的儿子债台高筑……

    欠了一堆赌债,正在四处筹钱。

    这个消息,也是她让管家放给许静依的。

    许静依的确不是个太聪明的人,远远不及她的母亲,但也不是个真的蠢笨到没脑子的人。

    这个消息只要让一心想要报复陆夕颜孩子的许静依知道,疯狂的她,自然会去做。

    成功自然是好……

    买一送一……

    不仅可以弄掉陆夕颜肚子的孩子,还能借陆夕颜的手解决许静依。一箭双雕的她坐收渔翁之利……

    不成功也没关系,

    她也能达到她所求的,借陆夕颜这把刀,解决掉许静依这个已经没用的棋子。

    她的确已是一颗没用的棋子,可不能把宴会上的事情引到她身上,她便不能自己动手去处理这颗棋子。

    陆夕颜是最好的枪手,借她的手再好不过了。

    如她所预期,许静依在知道消息后,立刻把自己的钱筹集出来,送给了那人,并借那人之后,下药。

    并成功。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是一个局。

    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陆夕颜竟然知道她知道向北没死。

    ……

    “母亲,我之前的确是有了向北的消息,但没找到他的人。也是前几天才见到他的人,但向北说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暂时还不能露面……”

    “我刚刚才会……”

    “哈哈哈哈……”

    雷蓁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静依的笑声打断……

    看着立刻能想到另一番说词的雷蓁蓁,她还在试图在老夫人面前把自己摘干净……

    好一个雷蓁蓁……

    真是好计谋……

    机关算尽,在她眼里,她许静依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她的家人,她的孩子的命也都不是命。

    只要能达到她的目的,雷蓁蓁便可以轻易把她们推出去。

    妈妈是这样……

    她的孩子是这样……

    她自己,也是这样。

    许静依冷冷看着她。

    “静依。”

    雷蓁蓁回头就看到许静依脸上鱼死网破的表情……

    对上雷蓁蓁的眼神,许静依冷冷一笑……

    目光转向程婉君,“老夫人……”

    “静依,你不要伤心过度的胡言乱语。你有什么话回南阁慢慢和我说,我会给你做主。”

    “呵。”

    许静依冷冷一笑……

    “雷蓁蓁,我这还没说你怎就知道我是胡言乱语……还是,你心虚在怕……”

    “我怕什么?”

    雷蓁蓁立刻出声反驳……

    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有半点心虚。

    “你是我南阁的人,我自然有管教你的义务,我只是担心你在这里胡言乱语,惹得母亲不高兴。”

    “噢?是吗?”

    许静依再次冷笑……

    “我还以为你怕我把你躲在背后做的那些龌龊肮脏的事情说出来呢?”

    “静依!”

    雷蓁蓁厉声打断许静依的话,对南阁的护卫吩咐道,“把少奶奶送回南阁,让她好好休息。”

    “母亲,我先回南阁,向北的事情,我稍后再向你说明。”

    “站住!”

    程婉君在雷蓁蓁雷厉风行要带走许静依时,出声。

    “母亲,静依失去孩子伤心过度,疯言疯语的,我怕会说出惹你不高兴的言辞……”

    “还没说,怎知是疯言疯语,又怎知,会惹我不高兴。”

    “母亲!”

    程婉君堵住了雷蓁蓁,对她说,“坐下。”

    雷蓁蓁只能再次坐下……

    看着许静依!

    眼底有着警告威胁!

    呵!

    许静依在心底冷笑……

    威胁?

    警告?

    她如今还有什么是能被雷蓁蓁拿来威胁的?

    “你想说什么?”

    程婉君看着许静依,面色凝重的沉声开口。

    ……

    事情已到这一步,雷蓁蓁也是冷静了下来。

    如其他人一样看着许静依,面色沉静,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

    许静依在说到孩子的时候,终是忍不住再次落下泪来。

    她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在太平间里看到她无缘来到这世上的孩子是那一刻锥心刺骨的疼……

    她悔……

    悔自己没有早早发现,自己腹中的孩子已对她的重要性。

    悔直到失去才后悔,没有好好的用爱好好的呵护他。

    越是悔……

    越是恨让她失去宝宝的人。

    那一刻,她已经忘记这个孩子的初衷是什么,忘记了她一直以来只是利用他,她只知道,失去了很痛,失去了很悔……

    她只想要为宝宝讨一个公道……

    “老夫人……我自知做错很多事情,走到今天,是我的报应。但报应,也该报应在我的身上,我的孩子是无辜的。”

    “他是一条鲜活的小生命,而雷蓁蓁,如此心狠手辣,为了栽赃给陆夕颜,利用至宝不成,竟然用我孩子的命!”

    “他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出生了!却被雷蓁蓁这个毒妇害的胎死腹中!老夫人,这们的毒妇,为了权利,她无所之极。”

    “今天,她利用我对陆夕颜的孩子下手不成,为了达到她的目的,她也不会就此收手……”

    “老夫人,此等毒妇,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

    程婉君听着,至宝的事情,她存过疑心,听到也没那么震惊。

    真正让她惊的是许静依说的,雷蓁蓁推她下楼,诬陷alice……

    一计不成……

    机关算尽的让许静依相信是alice害死了她的孩子,借她的手来动alice腹中的孩子……

    “雷蓁蓁!”

    程婉君怒极……

    厉声开口……

    反观雷蓁蓁,却是冷静之极。

    对上程婉君冰冷的目光,她却是轻轻勾唇一笑,很淡,“母亲,都是没有证据的推论罢了,您也信?”

    “我刚刚已经说过,静依失去孩子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会胡言乱语惹你不高兴,你看,现在可不就是应了我的话,让你不高兴了。”

    “她自己滚下楼梯,当时指着说是alice推的,这会儿又说我推的……”

    一听雷蓁蓁在真相都摊在眼前后,她还能如此云淡风轻的推脱!

    情绪立刻再次激动起来,双眼像是要立刻杀了雷蓁蓁般,狠狠的瞪着她,“雷蓁蓁,就是你推的!就是你知道欧向北没死,我这个孩子对你没有用处,你才会设计我的孩子!”

    “当时二楼只有我们三个人,陆夕颜已经证明不可能是她,不是她,除了你还有谁?”

    ……

    “结论不是早就出来了吗?你自己啊……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是你自己失足滑下楼梯,却反口冤枉alice不是吗?你现在走出去,随便问一个人,都会给你这个答案……”

    ……

    “静依,你失去孩子我心疼你,处处照顾着你,而你,也不知道是真的失去孩子太痛苦了,还是被有心人蛊惑洗脑了……你竟然诬陷我!”

    “以前只知农夫与蛇……如今,亲身做了一次农夫……从你身上我得到一个教训。人啊,还真是不能太好心。”

    雷蓁蓁轻轻摇头,一副好心被人反咬一口的无奈表情……

    “你……”

    许静依满心愤慨,可根本就靠近不了雷蓁蓁,南阁的人阻拦着。

    她只能把目光转向陆夕颜和陆庭川,这两个她曾经恨入骨,就是因为他们才把自己一步步逼走到这一步……

    可如今,她却只能依靠这两个人,帮着她……

    “陆夕颜,你不是很聪明吗?拿证据啊,拿出证据啊……现在你都知道了,那些都是雷蓁蓁做的,你拿出证据啊!”

    陆夕颜没有说话……

    如果有证据,她早拿出来交给奶奶,让奶奶处置了。

    可,她没有。

    就算在场的人都知道,就是雷蓁蓁。

    可是没证据。

    不管是至宝,还是许静依孩子,甚至这一次。

    雷蓁蓁都把自己撇的很干净……

    唯一至宝的事情,柳晴已经在监狱里折磨的疯疯癫癫了……

    已经过了这么久,再把这件事情翻出来,柳晴不管说不说得出来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

    高夫人只会觉得,他们欧家东南两阁内斗,利用她儿子……

    “母亲,这样没凭没据如此诬陷当家主母的人,我们南阁容不得。怎么处置,我没有意见。”

    雷蓁蓁慢慢起身……

    如今这张纸戳破了,她再装也没什么意思了。

    还不如,直接撕开。

    “还有,东阁今天上演的这一出精彩的借刀杀人……无非是想要定我南阁的罪,容不得我南阁的心思昭然若揭。”

    “原本,我还想着,如母亲你说的,欧家是一体,东阁南阁一起管理我也是乐见的……”

    “但东阁既已容不下我南阁,我南阁也不会任东阁如此欺在头上。母亲,我知道欧家一向主张以和为贵,我也一直遵从着。”

    “所以,为了做到欧家的家规,对于试图破坏家规的人,我是零容忍。”

    “母亲,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把东阁管理的服装收回来。这一块,南阁也会做的很好,我想这样东阁应该也会安分了……”

    “也是该午睡的时间了,母亲,我就先走一步了。”

    雷蓁蓁一番话,已是把她一直藏在背后的心思直接撕开在台面上。

    现在,她已无所畏惧。

    向北没死,直接可以压住那些人的嘴。

    而陆夕颜,不过是手上的一个小小私人品牌,她想要对付,轻而易举。

    她早有谋算,不仅仅能最快速度让她倒下,把东阁踢出去。

    还能重拾服装这一块,做好,让家族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第1,2,3,4更,今天更新结束,明天见。ps: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