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穷鬼四人组
作者:月漠      更新:2022-12-08 10:29      字数:2161
  简禹梁蒙转过脸去,白越又扯了扯,往里看了看。
  “艾山,我现在不得不怀疑,艾婶到底是自缢,还是被你打死的。”白越之前是不想管闲事的,但现在这种情况,艾婶最后一步至少赢了,她肯定会把艾金枝带走。
  但她心里不舒服,艾婶不必用命相逼的,若是和她说了这情况,她也会一起把艾婶带走。
  天下可怜人多,一个个都帮是帮不过来的。但是乡里乡亲的,能帮忙的她肯定不会拒绝。
  她已经不是初去京城自身难保的白越,安置一个艾金枝,再多安置一个艾婶并不算什么。
  艾山也不知是害怕,还是心虚,被白越一说差点跳起来。
  “你可别血口喷人。”艾山道:“跟我可没关系,我吃了饭就在外面和金枝说话,大家都看着她进去的。等说完话,进去她就这样了……”
  艾山说着,冲艾金枝吼:“是不是这样,你快说。”
  艾金枝点点头。
  白越叹口气。
  她其实也并不是说,是艾山掐死了妻子,但让一个人常年生活在担惊受怕中,一次又一次地施压,让她失去活下去的勇气,这和害死有什么区别呢?
  简禹摸了摸白越的头。
  他知道白越不高兴,白越的正义感其实比谁都强,看不惯的事情越多,无能为力的感觉就越强,若是不能自我舒缓,钻进牛角尖里去,就不好了。
  “行了,既然你认为你妻子是被害死,那就报官吧。”简禹道。
  “徐飞扬,去找官府的人过来接手,让他们好好审,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要是这点小事儿都判不清楚,就往上报,呈到大理寺去。”
  徐飞扬应着:“是。”
  简禹顿了顿:“算了,让他们报到刑部去吧,免得说我包庇自家人。”
  大理寺判大理寺卿未婚妻的案子,那肯定有人是不服的,难免风言风语。
  送去给米子涵就好了,米子涵审白越的案子,肯定格外认真,格外上心。会用一万分的心思揣摩白越的意思。
  一听要报官,艾家反而不干了。
  “等下,等下。”艾山连忙叫住徐飞扬。
  徐飞扬站住看他。
  “还有什么事,要跟我一起去吗,我动作快你可能追不上。”徐飞扬不耐烦道:“大半夜的有话快说。”
  “别,别报官。”艾山道:“都是乡亲,可以商量的。”
  白越好笑:“你想怎么商量?”
  艾山其实早就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说罢了。只是没料到白越和预想中的态度不一样,所以他一直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说。
  现在这个机会也不合适,但是不说不行了,要是官府来了,就真一个子儿也捞不到了,说不定还要去蹲两天牢房。
  艾山先拉一下近乎。
  “都是乡里乡亲的,你爹还给我看过病,大家关系也算不错,虽然你现在不生活在村里,我做长辈的,那……那也该要有长辈的样子。”
  白越很想呸,但是跟这种人呸是浪费精力。
  等他接着说。
  艾山又道:“我知道你婶子吧,其实也不是你害的。说不定是下午在你那,看着你如今过得好,对比一下自己的日子,感觉心里不痛快,这才想不开。”
  这个理由真完美。
  “都是你婶子自己的问题,叔也不怪你。只是家里穷,给你婶子办后事,也要不少钱。”
  艾山心里有点不确定,看了白越一眼。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你要是方便,就多少给点,让我们给你婶子风风光光办个后事,这事情,也就过去了。”捌戒仲文网
  说到底,是为了要钱。
  白越软一分,他就多要一分。
  白越强一分,他就少要一分。
  但白越岂是能吃亏还受气的主。至今为止,还无人能从她手里不情不愿地弄去一两银子,十分的会过日子。
  白越笑道:“那你说吧,要多少。”
  艾山颤巍巍伸出一根手指头,有些不确定:“给这个数就行。”
  一两十两太少,一千两估计他也不敢要,差不多就是一百两吧。
  白越爽快道:“一百两是吧?”
  “是是是。”艾山见白越一点儿不将一百两放在眼里的样子,大喜若望。
  一百两银子啊,对现在的白越来说是不算什么了,但是就算简府里的小姐一个月才五两月钱,对普通人家来说,真是省吃俭用够一辈子了。
  他报出这个数字的时候心里十分忐忑,害怕要多了白越不给,又害怕白越给得太爽快,他后悔要少了。
  白越无比自然地对简禹伸手。
  简禹愣了愣,没掏钱,反问道:“你身上没钱吗?”
  白越也愣住,茫然看他。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好像两个穿着打扮气场都特别富豪的人,进了店放了一通大话,掏钱的时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蔫了。
  简禹虚弱解释道:“刚才换了衣服,没想着晚上要出来,就没带钱……”
  本想着今天累了一天,洗澡吃饭就睡觉了,谁睡觉的时候,还在怀里揣几块银子啊,不硌得慌吗?
  “我只有这个……”白越随身带这个荷包,但里面只有十两八两的碎银子。
  确实是这么晚了,都没有准备要花钱。
  于是气场两米八的豪门未婚夫妻二人组,总共就凑出了三十五两银子。
  梁蒙和徐飞扬实在见不得主人如此寒酸,也上前纷纷帮忙,主仆四人一共凑出了七十八两。
  幸亏白川已经回去休息了,要不然的话肯定要被气死。明天一早说不定就会传出白家在外面其实混得很惨,衣锦还乡只是打肿脸充胖子的流言蜚语。
  就连艾山一时都有点摸不准,他们到底是故意的呢,还是真没钱,莫非自己看走眼了?
  “白小姐。”艾金枝看不下去,轻声道:“我娘的事情,其实跟你没……关系……”
  话没说完,就被艾山打断。
  “要你多嘴。”艾山扬手就要打艾金枝,艾金枝一缩,梁蒙往前走了一步,挡在两人之前。
  “别吵,就七十八两了。”白越拿着凑了一包的碎银子:“要不要,不要就没了。”